那是一个有雨的下午。雨很稀松平常的,一点两点,一忽儿有一忽儿没的,云还是不敞开。风却凉了,拂在脸上,已经有些寒意了。路上的行人也不拿伞,速速地走着,小巷的屋檐下,也贴着很多避雨的人。路上的风景,有些像一幅泼墨太重的水彩画,怎么看都欠缺一些灵动。心像广州深秋一样寂寞的时候,我想起了酒。酒是上天赐与孤独的朋友,只要孤独的人还没有彻底的闭上眼睛,酒便是知己。

有时候,我喜欢到附近的一个酒楼喝茶,我不忍心让洁净的孤独受伤,茶是一只温柔的手,不疼不痒的伴着寂寞。花与茶应是女人的选择,可因我对温柔长久的向往,想领一份茶的平静与淡泊,在手指与温婉的茶杯柔柔的接触中,让心中那份久远的渴望缓缓坠入无望,然后一夜酣睡,醒来的时候,依然如昨天那般精神的看着遍地灿烂的阳光。那一个酒店我去了很多次,不知不觉成了常客。正当我把它当作朋友的时候,服务员在一次结帐中硬要收我服务费,感觉受到了欺诈,对它所怀的信心,在我结帐的瞬间崩塌。你把它当作是最好朋友的时候它却当你什么都不是。发誓再也不踏进那装修得辉煌的门,在我的认识里,它有多气派它就有多龌龊。

沉浸于一隅的时候,朋友约我去某吧店消遣,其实亦与酒有关。广州城里有许多孤独的人,表面上虽然处于风光的装裹里,可内心却如水中一萍,漂着,寻觅永远都不可能寻觅到的岸。孤独的人是高洁的,按照“相对论”来说,有多高洁的人就有多肮脏,那种无处释放的肮脏,如电脑里的文件扔进了垃圾桶,永远的删除了,对于肮脏的理解,如对高洁的向往,那我跟他就是朋友了。

可那个晚上我却被一朵花所震慑,让逐渐麻木的心恢复了一些知觉,我还是一个人,所有器官都健全都健康的一个人。发觉到这些的时候,我的心逐渐感动,并变得柔软起来。那一朵花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正如我对那些如花女人一样的不理解。那是一朵装饰用的花,正如我们的生命装饰这个世界一样,它装饰着菜盘。美好的东西是不易发现的,一旦发现,就能让人深有感触,并念念不忘。

花无叶,一朵孤独的花。紫色代表了它的高贵,鲜嫩代表了它的脆弱,纯纯的晶莹就是它的生命。我拿下来托在掌心的时候,我无以言说,只是专注的看着它的花瓣,它的蕊,旁若无人。如果我的人生只有一次祝福,我会把仅有的一次祝福献给它。生命是短暂的,即使很多人在很多理由的状况自由挥霍着,但仍改变不了生命的短暂。它美丽着,在灯光里发出淡雅的光辉,如少女纯纯的嫣红,如情人热爱中的眼眸。我的心颤了,如果它可以融进我的心魂,我愿意带走它。这是多么美丽的生命,在人们的熟视无睹中,撑开一只如玉般的手掌,谁取走它的一片指甲,都是在破坏一份完美。

我举起酒杯,为它的命运,为它的清纯,干杯。

如果有什么可以锲入我的生命的话,我想首先就是它,孤独于绝境的花。

为一朵花干杯,我的心思如雪般透明洁净。

孤独是什么?就是一朵花嘛,一朵被人放进盘子,而又让人不肯下箸的花朵。

属于花的,是孤独者的目光和柔柔情怀,只有柔情和怜爱,才能让握酒杯的人把心思置于酒外,才能感悟,一朵花,就是一个孤独的灵魂,因此而干杯。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从前我们这里,婚丧嫁娶,红喜事,白喜事,都是人生大事,举家会族,操劳好几天才搞得定。说结婚。去女方家抬嫁妆、“打折返”第一天,敲锣打鼓,唢呐呜哇,鞭炮砰啪,将新娘子接回来“...

爱酒之人,大概一生只钟情于一种酒。 他们天生对味道敏感,喜欢遍寻天下的好酒,也凡美酒都值得痛饮、值得品茗。爱好会时有不专,有时一阵嗜辣,一阵嗜苦。然而留给各地美酒的是“欣赏”...

一连好几天,他都梦见了同一株树。一株需要数人合抱的大树,像泰山一样稳稳地压在地平线上,叫人想起人类祖父的形象。但即便是梦中,他也清楚,那不是一株真实的树,而是抽象的树、艺术...

在北京,张晓刚的工作室与我的住处隔了一条宽阔的马路,我在窗口可以看到他工作室的屋顶,但是无法确定众多屋顶里哪个屋顶下有他的身影。在他工作室的窗口也可以清楚看到我住的公寓大楼...

上小学开始写作文。写作文从记叙文开始。然后便是记一次春游,记一次运动会,记最难忘的一件事……下乡十年,好不容易恢复高考,已经二十八岁,坐在考场上,发下来的语文考卷,作文考题...

小时候,住在祖母的木房子里,板窗一关,俨然一个深幽的洞穴。屋外阳光煌煌、人声喧嚷,里面暗无天日。当一间屋子没了光,一切言行举止也便失去参照和意义。 那是小伙伴的家,我只去过一...

一 绿,垂挂下来,铺展开来,浓结起来,自高处向低处,自一点向四面八方,自平面向立体,自眼前向纵深,自春向夏秋冬,泼泼辣辣,毫无遮掩,毫无保留,不遗余力,周而复始。随着盛大的绿...

大雪过后,腌了一刀肉,五花连带一根肋排。菜市最贵的黑猪肉,一刀斩下,百余元。店家根据比例抹了盐,我拾回家又抹了一层花椒,放不锈钢盆内密封,搁北窗空调外机上,静置一周后,挂出...

编者按 故乡历来是被认为是一个作家的文学出发地和精神归宿地,倒映在作品的字里行间。纪录片《文学的故乡》导演张同道说过:“每位作家都背负着自己的大地河山、草木四季。故乡是作家出...

我的买书经历,最早可以追溯到小学一年级时,不过更准确地说,那时买的书是学名叫连环画的小人书。 小时候,前门大街的南头末端,离天桥路口不远的马路西边,天桥菜市场的北边,有一家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