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青海湖悠着一湖蓝莹莹的水,也悠着我和爱人的新婚甜蜜。

四年前的秋天,我和爱人带着新婚之后的甜美,来到魂牵梦绕的青海湖畔。大巴车行驶在去往青海湖的路上,两边尽是一望无际的草原。青绿色都已解甲归田,枯黄此时正兴风作浪。草原上最不缺少雄鹰,它在天空滑翔,像天神一样,审视着草原上的一切生灵。

有时会看到穿着紫红色僧袍的喇嘛,矫健地行走在大地上,眼神里充满了坚定,绝无一丝惆怅和悲痛。他们的脚下或许能踩出如沐梵音的声音,能倾诉追寻信仰的虔诚。有时会看到牦牛和羊群注目苍穹,或是为即将逝去的牧草超度,抑或是为脚踩的大地悲歌。它们目光深邃,身体笔直,风是披风,云是王冠,它们仿佛就是高原的王。有时也会看到在风中浮动的经幡,像是在无端吟唱着高原上的经文,为苍生祈福。你可能会听到,又有可能会被忽略。正如有人说,心若落于莲花之上,哪里能得不到宝座。所以无需过多纠缠,只要心中响起梵音,耳边尽是对信仰的追寻。不要悲伤,不要心急,起风的日子里需要镇静,欢喜的时光将会来临。

来到青海湖的时候,昏黄的太阳像一枚蛋黄,夹在云层和水面之间,倾泻而下的黄晕亲吻着辽阔的湖面。此时青海湖畔怒放的花是逊色的,疯长的草木更不值得一提。当青海湖的神秘面纱被掀开的一刹那,我不禁惊讶地感叹着,这难道不就是我一直苦苦追寻的世外桃源和人间净土吗?这儿不就是可以让心灵流放的地方吗?不就是可以让灵魂洗礼的圣地吗?我惊喜万分地双手合十,感谢上天馈赠,感谢不期而遇。

秋天的青海湖风韵透彻,万千情思全都随着清波徐徐荡漾。唐诗里说“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此时的青海湖不需要浓妆淡抹,她沉静、内敛、大气、又不乏醇厚的内涵。她的高贵中带有质朴,她的质朴中带有不俗,她是住在瑶池仙境的西王母女神,她是高原上的美丽女神卓玛姑娘……

如果用一句诗来形容青海湖的天然美,那肯定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走进青海湖畔,一定会被满眼的蓝迷惑,会让你分不清湖面和蓝天到底谁胜了半分?这份蓝,是上天毫无底线地馈赠,会在人的眼波里肆意泛滥,尽情涌动。如果是闭上眼,湖面的风会给你带来蓝色的美梦,波动的浪花会给你传来蓝色的声音。青海湖的水源自雪山冰川,清澈透明,像上天安放在凡间的一面明镜,只供天仙侍弄妆容。水清得能看见湖底的游鱼细沙、水草石子。它们在水底优雅闲适,独守一方安宁。湖面静得被风轻佻玩弄,摇曳生姿,荡起层层涟漪,一圈一圈地芳心荡漾。

如果用一句诗来形容青海湖的神秘美,那肯定是“青云不识杨生面,海上仙游不可见。”传说一千多年前,唐朝的文成公主远嫁吐藩王。临走前,唐王送给她一面日月宝镜。唐王给文成公主叮嘱说:“想家的时候,照照镜子,就能看到家乡。”文成公主何尝不会日思夜想自己的家乡,但她深知自己带着使命远嫁吐蕃,在大义与亲情之间,她毅然决然地扔掉了日月宝镜。为了不受牵绊,大义凛然地斩断了这缕乡愁。却没想到当日月宝镜被玉手抛落之后,摇身一变,竟然变成了青海湖。青海湖满载古老而又神秘的传说,荡漾着文成公主百转千回的离愁,久久回环在人间。清朝雍正年间,大将军年羹尧挂帅到青海湖地区平定叛乱,雍正帝诏封“灵显宣威青海湖”,此后的每年秋八月都会有八大活佛共同主持的神圣的祭海活动。御赐神位,万民无不信奉,八大活佛领诵梵经,场面无不令人震撼。

如果用一句诗来形容青海湖的壮观美,那肯定是“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当一个人站在浩浩淼淼的青海湖畔,周围人再多,你的内心竟然毫无波澜。身后是广袤的草原,眼前是浩瀚的湖面,你只能静静地与青海湖对视,或者交流,或者沉思……你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她广阔的胸怀震撼,为什么会被她静默的质朴锤击……内心的情感像火山爆发一样猛烈,但又被深邃悠远的湖水击溃。你的那些轻狂,在青海湖面前都会柔弱得不堪一击。咆哮亦是徒劳,抱怨更无缘由,你的所有情绪都会被眼前的湖水兼容并收,然后你会安静下来,恍然间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醒了,青海湖依然对你淡然一笑。此时你会为你的情绪而感到自不量力,你会为你的挑剔而感到怀疑人生,你会为你的无知而感到羞愧万分。

如果用一句诗来形容青海湖的意境美,那肯定是“白云碧海映天蓝,满目金光醉众峦。”青海湖美得像一幅水墨画,无论看哪里,都是绝美的风景。云在水中游,鱼在天上飞,如此美景,只能在这里拥有。秋天的青海湖,是色彩欢腾的季节。夕阳红和天空蓝缠绵悱恻,暮云灰和泥沙黄嬉戏追逐,浪花白和湖水青深情缱绻……纵然是手中有画笔,盒中有染料,任由丹青高手纵情挑染,也难以极尽如此意境。

青海湖水天上来,会惊叹在如此苍茫的高原之上,竟然会有这样一片神圣的水域。那一湖水碧波万顷,那一湖蓝温柔淡雅,裹挟着高原上特有的灵韵,特有的气质,像极了高原上的小姑娘的那双水灵无尘、质朴纯真的眼眸。那一双深情眼眸,欢喜着幸福的光泽,看不到任何杂念和俗尘。

对于青海湖,你无需感慨她是被大海遗失的孩儿,更无需担心她柔弱不堪,或者随时会被自东而西流入的倒淌河抛弃。有人说,青海湖是高原上的精灵,是躺在地球表面的一颗泪珠,是镶嵌在雪山之间的一颗蓝宝石,是噙在情人眼里的一滴多情的泪水。站在青海湖畔,看青海湖风情万种,听高原的风尽情呢喃。和爱人一起享受那“相忘于江湖”的无穷诗意,更是最美好的幸福时光。

听一听青海湖畔的风,尽是盈盈的浪漫。此时,你会摒弃所有,听不到都市里的喧嚣,听不见功名的烦恼,听不见人心的狡诈,听不见追逐的虚荣……和爱人静默在湖边,任由清风温柔拂面。把所有的心事都交出去,把所有的纷扰都留在这里,留在照片里的尽是温情满满。

掬一把青海湖的水,尽是不曾见过的清澈。轻尝一口湖水,淡淡的咸味,不涩不腥,能品出千年历史的遗言,能品出风土人文的韵味,能品出信徒匍匐叩拜的虔诚。这其中的百千滋味蕴含了多少千古往事、多少驼铃梵音……你可能会惊叹青海湖轻足于山尖与雪花之上,悄然于历史与时间之中。虽然湖水不善言谈,但是当你感受到湖水中氤氲着马背上的牧歌,抑或是转经筒吱吖作响的灵音,你又怎能不会对青海湖肃然起敬?

看一眼青海湖的飞鸟,尽是不期而遇的惬意。白色的飞鸟成群结队在空中盘旋,有时俯冲湖面,有时扶摇直上,让平静的青海湖多了些许灵动,多了些许风情。偶尔发出一声鸣叫,仿若天籁之音,穿云裂石一般响彻天际,又或许是那顺时针转经时念出的六字真言“嗡嘛呢叭咩吽”,那是在为世人祈福。尽情地仰望那些飞鸟吧,让自由溢满眼眸,让舒坦溢满身心。

望一眼青海湖的水面,尽是难以遇见的神奇。你可能会纠结,是湖亦是海,是海亦是湖的难题,这又何尝不是看山看水的三重境界呢?静默的湖水轻轻拍打着岸边,也许轻唱着:她不是一滴水,也不是一声轻叹,她是转经筒的福音,是生命的波澜……你无法猜到一眼望不到边的湖面是如何和天际纠缠呢喃,你只能看见她完美地和蓝天融合在一起。她远衔群山,近拥蓝天,倒映雪山,荡漾白云……她的大度能容得下千秋万壑,能倾听世人倾诉。她的脱俗能静卧山间,能爱风霜雪寒。她从容、她清幽、她灵韵、她超凡,还有什么能比这更神奇?

那些“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的孤寂,那些“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天晴”的浩瀚,那些“空山梵呗音,水月影俱沉”的宁静,那些“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的凄凉……此刻都聚拢在青海湖,随着圈圈涟漪诗意盈盈,时而静处,时而涟漪,泛起的浪花涤荡着文人的气韵,拍岸的水声响彻着将士的豪情。静无止境,动无止境,还有多少灵魂在来的路上?如果你有幸站在这里,怎能不被青海湖的诗意倾心俘虏?

也许文字再多,也道不尽青海湖的诗意,倒不如简单明了地说一句:“壮哉,青海湖!”

诗意青海湖,美在不言中。现在的我们要珍惜青海湖的诗意,更要保护青海湖的诗意。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想起来就很美好 1. 日光自屋顶打下,透过天窗,方方正正一柱,两抱粗,像硕大的时针,随着日头,从西往东走。上午在西,下午在东,不声不响,慢慢地走。注意看时,感觉不到它在走动。一眼...

四 临 晋 大 堂 一 山西是一个地上文物大省。在全国所遗留的为数不多的元代建筑,山西拥有的数目之多,无与伦比。元代的古戏台遗迹,全部在晋南这一片。而元代的大堂,仅剩三座,全部在山...

房子也像缺乏营养,普遍矮小、窄狭,丑陋不堪。 省城下来的知青,打村头经过,就说房子像没有发起来的馒头。话不中听,却在理。进自家门,或者外出串个门,很少有不低头就能进去的,哪次...

不管情不情愿,梦还是回来了。 真佩服这玩意儿“不为尧存,不为桀亡”的秉性,而且好像除了接纳,别无选择。在鹊鸟们争先恐后的聒噪中睁开眼睛,一宿梦频,累得人要死要活。盥洗,吞药,...

仲秋时节,正是大泽山葡萄成熟上市的日子,邻居朋友和大泽山有业务关系,适值假期,于是顺便和朋友一道,五人相约到向往已久的大泽山一游,看看大泽山上的奇峰异景,品品大泽山葡萄的醇...

开头的话 我最初介绍弄相山,是于一元主编的《文学星空报》1995年6月第四版《神秘的森林旅游》上有弄相山一节的介绍,其实,这也是我初识弄相山。那时我为了写这篇文章,匆匆到地坪乡政府...

浯溪三绝 浯溪在祁阳,城西南五里外,湘江东岸。浯溪本无名,普通小溪,因元结的命名而有名,因元结而著名。 2005年国庆,慕名赶到浯溪。如今的浯溪,是座美丽园林,有两万多平方米。入内...

大河长歌 邢体兴 在中国的版图上,以秦岭淮河为界,划为南方与北方。南方繁华秀丽,以温婉示人;北方沉稳浑厚,以壮阔著称。自古以来,人们又把北方的黄河流域称作中华民族的摇篮,不无...

活泼的兔年到来,过年的氛围先集中在朋友圈了。腊肉、风鱼、咸鸡高挂朋友圈,杀鸡烹羊的技巧通过视频比个高下。一个朋友在另一个朋友家门前一字排开五桶新酿米酒,得到的回赠是用橘皮和...

大约是大学里的第一个秋天,久已未至的双安商场还是一个逛街的选择,母亲给我买了一件桃红色的长款开襟毛衣,腰间的带子后来常年和衣服分居两地。在这个商场买的另一身儿是一条天蓝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