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的脚步越来越急促,似乎赶不上人们年关的步履匆匆。两者心情却相似,迫不及待、满心欢喜。小城阿勒泰青河县的库兰和丈夫刚完成转场,又投入另一场“战斗”——全家总动员、齐上阵,羊肉馅的饺子已备好,马肠、风干肉已备足,他们等着乡亲们从四面八方聚拢,边聊共同心头好——马术,边辞壬寅年、迎癸卯年。

风萧萧、雪茫茫,天地间两相望!自古以来,游牧民族亲历挑战极寒天气下的身体机能之极限。转场的长途跋涉,不只负重于牛羊马驼,对于血肉之躯的人而言,更是用顽强而鲜活的生命力绘就了千年的生命赞歌。特殊地理环境造就了冰雪阿勒泰,冬季,头顶西伯利亚流窜南下的极寒旋涡,出其不意地刷存在感,似是在时刻提醒人们——大自然有着广博的胸襟和不容挑衅的威严!

库兰一家赶在一场接一场的暴风雪来袭之前抵达冬窝子,安顿好牛羊马。她多看了几眼草料棚,比房子还高的干草让其悬着的心终于落下。大半个月以来,库兰看着丈夫忙前忙后,大圆脸削尖了,忙忙碌碌后终于有了一个安心的结果。哪怕只是一碗热腾腾的奶茶,丈夫都会回以柔和的眼神,而这也足以占满、温暖库兰的心房。

库兰在冬窝子的家离小路很近,连日来,周边陆陆续续停满了各种型号、大小的车辆。来者不仅仅是村民、乡邻和族人,还是他俩的徒弟。早年因获得殊荣,库兰成为“姑娘追”的非遗传承人。盛名之下,乡里乡亲趁着过年,抓紧时间向师傅讨教,希望库兰多多分享经验和心得。马术运动是游牧民族安身立命的技能,也是融入基因里的密码。人人都会的技能水涨船高、天外有天,高手之中找高手。库兰在徒弟们、尤其在女徒弟眼中,就是那个比天高的高手。

调皮徒弟爱抖机灵。“师母,你是不是因为喜欢师父,才把马术练得这么好?”“哈哈……”性格爽朗的库兰随即笑出了声。烈马能脚底生风、一马当先,除了马匹剽悍外,马背上的主人至关重要。打小库兰就喜欢往马背上爬,爬多了熟能生巧,仿佛与生俱来与马有着未了的前世缘分。再烈的马,只要在库兰的鞭子下都能服服帖帖,唯库兰马首是瞻。20多年前,库兰参加地区承办的“姑娘追”比赛,竞技对手就是现在的老公。一场马术竞技比赛,戏剧性地演绎成为相亲大会,全体观众既是参与者,也是爱情的见证者。回首往事,库兰嘴角微微上扬,女人的幸福全都写在脸上。一场马术角逐、一段爱情的确证,一个回眸、一个微笑,既是追姑娘,也是姑娘追……爱情的路上,没有输赢,只有相濡以沫、分甘同味!

有关“姑娘追”的传说,则是另一个库兰版本的爱情故事。相传很久很久以前,一对恋人准备喜结连理。男子的父亲为儿子挑选了一匹千里马;女子的父亲听闻后,不甘示弱、暗中较劲,想趁机夸耀自己的良驹,特意给前来接亲的男子指了一条反路,并扬言,如果男子能追上女子,当天就成亲!两人立即翻身上马。男子追上女子,女子知晓父亲的心思,灵机一动,提出男子在前面跑,自己在其后追赶。这样一来,追姑娘变成了姑娘追。发生如此戏剧化的转变,女子机灵地想出应变的对策,主要原因是两人心心相印,爱情的魔力发生了化学反应,引发了戏剧性变化。

徒弟们听完库兰的介绍,更深刻地理解了“姑娘追”的内涵。无论是传说,还是现实版,爱情这一亘古不变的母题是哈萨克民族传统的马上体育、娱乐活动的精髓,也是人类命运共同体不可或缺的精神通约。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今日立春。凌晨四时许,田雁宁辞世。早起见他儿子来讯息,我只回了几个字:“田男,任叔叔为你爸伤心。”悲尽哀绝,一片空白,无法多言。 雁宁,于达州市开江长大,年少习文,文学影响广...

1 我家屋后有一棵柳树,树身粗大,三个成年人手牵手都合围不了,树影婆娑,阴翳蔽日,在我的老家非常显眼。说实话,像这么粗大的柳树,十里八乡都难得一见。 春来柳叶渐渐生出,一根根细...

在冬天,没有什么比一碗热粥来得更温暖熨帖。别的食物虽然可以填饱肚子,但不如粥让人瞬间觉得周身温暖。热汤虽然也可御寒,但远不如热粥踏实。粥,既可果腹又可御寒,既可养胃又有利养...

一 今年夏天,参加中国作协组织的一个文学活动,有机会去了浙江临安。 临安是杭州的一个区,位于杭州西部。我对临安的第一印象是,除了其区府所在的区域外,大部分地区和四川的山区很相...

一 住过多年的地方称为“老院”,这是天津的风土人情。恋旧的天津人喜欢经常回老院探望,哪怕见不到老邻居、也没有熟悉的人,固执得还是要经常回去,在生活过的地方走一走、看一看,在回...

早就听说引黄灌区打渔张这个地方,一直没有机会前往。最近终于目睹它的芳容。 打渔张闸区的来由,有一个耐人寻味的故事。打渔张最初是黄河岸边的一个小村庄,本来不在滨州境内,而是在东...

从前我们这里,婚丧嫁娶,红喜事,白喜事,都是人生大事,举家会族,操劳好几天才搞得定。说结婚。去女方家抬嫁妆、“打折返”第一天,敲锣打鼓,唢呐呜哇,鞭炮砰啪,将新娘子接回来“...

爱酒之人,大概一生只钟情于一种酒。 他们天生对味道敏感,喜欢遍寻天下的好酒,也凡美酒都值得痛饮、值得品茗。爱好会时有不专,有时一阵嗜辣,一阵嗜苦。然而留给各地美酒的是“欣赏”...

一连好几天,他都梦见了同一株树。一株需要数人合抱的大树,像泰山一样稳稳地压在地平线上,叫人想起人类祖父的形象。但即便是梦中,他也清楚,那不是一株真实的树,而是抽象的树、艺术...

在北京,张晓刚的工作室与我的住处隔了一条宽阔的马路,我在窗口可以看到他工作室的屋顶,但是无法确定众多屋顶里哪个屋顶下有他的身影。在他工作室的窗口也可以清楚看到我住的公寓大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