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坪坝是重庆最“老”的城区之一,山城的地貌在这里呈现得淋漓尽致。如果顺着一条高低起伏的无名路走下去,则可能进入一片陌生街巷。这里热闹呵,人来人往,打蒸笼、磨菜刀、卖剪刀的都有,最常见的是火锅店——下午5点,几位大姐在店门口麻利儿地拾掇海椒、花椒、蒜瓣。

二十年前,我初来乍到,听说山城最好吃的东西就隐身在这样的市井街巷里。傍晚6点,老火锅融合着浓厚牛油的香气,流溢在巷子和角落。经典的重庆火锅到底属于共享的美食,独食则有些落寞,所以我常常四处寻找山城里一个人也能享用的美食。街道的转角或不起眼的小巷深处,隐藏着能调动山城人真正味觉的小吃——小面。

小面是发源于重庆街头巷尾的一款特色面食。没有臊子的素小面调味料丰富,一碗面条全凭调料来提味儿——大红袍花椒、辣椒油、豆瓣酱、甜面酱、猪油、大葱、生姜、大蒜、盐、白糖、芝麻酱、酱油、香油、碎米芽菜、熟花生米、榨菜等近二十种。有臊子的则是杂酱面、牛肉面、肥肠面、酸菜肉丝面等。一碗重庆小面麻辣当先,面条筋道,汤鲜而味醇。来来往往的食客们往那露天搁着的凳子上一坐,痴心等着。就像此刻我在巷角的小店,等待那碗属于我的小面。不多时,一碗热腾腾、红艳艳的面条就被跑堂小妹搁在临时搭的桌子上。

有人开着轿车跑了几公里来吃面,却赶上桌满了,又着急,就直接从小妹手里接过面,从旁边抽来一个塑料凳,直接坐下端碗吃。据说,那人在这小店里吃了十多年的素小面,从一个年轻推销员到上市公司高层,爱到骨子里的,始终是这简单的一口。

“调料就是那些,面条看起来也差不多。但是调料怎么配,比例如何,怎么炒制,门道多得很,连制面条各家都有自己的‘秘方’,所以味道才有高下之分呀!”小面店的经营者告诉食客们:“我是土生土长的重庆人,四岁就吃素小面。要我说,最地道的小面还得是只加调味佐料和菜叶的素小面。”

她十三岁就跟着父亲学手艺。在她看来,如今的各色臊子小面,就像今天的繁华世道:大块的红烧牛肉、豌豆肉末组合的“杂酱”、泡椒炒制的鸡杂,丰富多彩,琳琅满目。时代向前,她合着客人胃口,做得一手好臊子——红烧牛肉一定要选牛腩或牛腱子来制作,牛腩表面带有一层筋以及油花,牛腱子要选表面布满花纹的,烧够火候的牛肉在麻辣红汤浸润下软糯又适口。豌杂面,看似简简单单,面条上一勺软烂的耙豌豆,一勺炒制好的肉酱,再浇一勺油辣椒。事实上,这种臊子的制作,要从豌豆提前一天的浸泡开始,每个细节上下足功夫。鸡杂则必须新鲜,拿陈年泡菜坛里的野山椒、红海椒大火炒制。

“其实呀,有没有‘秘方’在其次,关键是咱老百姓喜不喜欢你这个味道。”一位正在用餐的大伯说。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想起来就很美好 1. 日光自屋顶打下,透过天窗,方方正正一柱,两抱粗,像硕大的时针,随着日头,从西往东走。上午在西,下午在东,不声不响,慢慢地走。注意看时,感觉不到它在走动。一眼...

四 临 晋 大 堂 一 山西是一个地上文物大省。在全国所遗留的为数不多的元代建筑,山西拥有的数目之多,无与伦比。元代的古戏台遗迹,全部在晋南这一片。而元代的大堂,仅剩三座,全部在山...

房子也像缺乏营养,普遍矮小、窄狭,丑陋不堪。 省城下来的知青,打村头经过,就说房子像没有发起来的馒头。话不中听,却在理。进自家门,或者外出串个门,很少有不低头就能进去的,哪次...

不管情不情愿,梦还是回来了。 真佩服这玩意儿“不为尧存,不为桀亡”的秉性,而且好像除了接纳,别无选择。在鹊鸟们争先恐后的聒噪中睁开眼睛,一宿梦频,累得人要死要活。盥洗,吞药,...

仲秋时节,正是大泽山葡萄成熟上市的日子,邻居朋友和大泽山有业务关系,适值假期,于是顺便和朋友一道,五人相约到向往已久的大泽山一游,看看大泽山上的奇峰异景,品品大泽山葡萄的醇...

开头的话 我最初介绍弄相山,是于一元主编的《文学星空报》1995年6月第四版《神秘的森林旅游》上有弄相山一节的介绍,其实,这也是我初识弄相山。那时我为了写这篇文章,匆匆到地坪乡政府...

浯溪三绝 浯溪在祁阳,城西南五里外,湘江东岸。浯溪本无名,普通小溪,因元结的命名而有名,因元结而著名。 2005年国庆,慕名赶到浯溪。如今的浯溪,是座美丽园林,有两万多平方米。入内...

大河长歌 邢体兴 在中国的版图上,以秦岭淮河为界,划为南方与北方。南方繁华秀丽,以温婉示人;北方沉稳浑厚,以壮阔著称。自古以来,人们又把北方的黄河流域称作中华民族的摇篮,不无...

活泼的兔年到来,过年的氛围先集中在朋友圈了。腊肉、风鱼、咸鸡高挂朋友圈,杀鸡烹羊的技巧通过视频比个高下。一个朋友在另一个朋友家门前一字排开五桶新酿米酒,得到的回赠是用橘皮和...

大约是大学里的第一个秋天,久已未至的双安商场还是一个逛街的选择,母亲给我买了一件桃红色的长款开襟毛衣,腰间的带子后来常年和衣服分居两地。在这个商场买的另一身儿是一条天蓝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