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旦首都安曼大大小小的街道两边,密密麻麻、摩肩接踵挤满两三层的浅色民居,在十月的阳光下反射着柔和的象牙白色调。这座随着山坡起伏的城市,好像被一张泛旧的有浓郁阿拉伯城市图案的巨大飞毯覆盖着。一眼望去,无数门窗错落有致,整个城市犹如无边无际、美丽壮观的蜂巢,整洁而有序。民居屋顶平台上,无不安放着硕大的圆形水箱,差不多的大小和形状,让人想起一场雨后森林里一夜之间冒出来的白蘑菇。水本来就是人类最基本的需求,与其他地方比,这里的水资源更为稀缺。

车子经过一条上坡路,一棵棵枝头绽放着紫红花儿的小树,静静地依偎在一栋栋民居门前。城市相关管理部门,或者这些民居的主人,一定是用珍贵的水细心浇灌这些小树。有了这些小树,这座城市顿时多了一些诗情画意。在那些不缺少绿树和鲜花的城市,不会有如此联想。也不全是因为这些开满鲜花的小树,因为安曼本来就是洁净的、静谧的。也许正是这些挂满鲜花的小树,在单调的街巷里多出的这些色彩,让你想起古罗马时期等历史节点上,这座城市曾经的繁华。

这种反差,在约旦处处都可以感受得到。到了死海,这种反差更为强烈。

地理教科书告诉人们,阿拉伯半岛有个死海,水面海拔-430米,为陆地上海拔最低处。当有一天真的站在它的跟前时,却有远胜梦幻的感觉。

安曼到死海有半天车程。出安曼不久,迎面扑来的山坡上是郁郁葱葱的林地和果园,还有山谷里碧绿的水库,水中倒影层层叠叠,浓淡相宜。若不是亲眼所见,不会相信这是阿拉伯半岛的风光。尽管出了绿意盎然的山谷,更多的是寸草不生的戈壁滩。在戈壁滩,车窗外的不远处,贝都因人赶着土黄色的羊群,悠然自得,漂泊四方。据说看到他们,需要好运气。果园林地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转眼间便是无边无际的荒芜苍凉,一个拐弯就让人恍若隔世。

当车子行驶在漫长的下坡路时,意味着就要进入约旦裂谷,离死海不远了。阵阵热浪扑面而来,路边忽然出现一片田园风光,田垄纵横,鸟语花香,不禁想屏息倾听那徐风过处的田园牧歌。这片苍翠欲滴,自然让远道而来的客人起疑,何来如此充沛的淡水?不由得不知不觉地睁大眼睛,去寻找水的踪迹,比如沟渠、水井。但茂密的农作物里,水的神秘影子是无处可寻的。深深吸一口这世外桃源里的空气吧,温润而甘甜。水在哪里?水是在大地深处,就像地球母亲慷慨的乳汁吗?

这幅田园风光,是死海为远道而来的客人铺开的绿色地毯。这好像是刻意制造一种强烈对比,以衬托死海的了无生机。到达一个豪华的旅游宾馆,穿过宾馆大厅,出后门,绕过一个很大的组合式游泳池,走下一段长长的台阶,就来到了死海边。台阶两边,大片沙土泛着一层薄薄的白盐花,如果不是如此炎热,一定会让人联想到刚刚下了一场小雪。远处散落着孤零零几丛灌木,暗淡的灰绿色,懒得叙说荒凉和寂寥。午后的骄阳炙烤着沙土,试着赤脚踩在上面,瞬间觉得沙子下面就是燃烧的炭火。走不了几步,赶紧套上鞋子。燠热之中,空气好像很黏稠,如凝固一般。越是需要风儿吹拂,越是感觉不到一丝丝的风儿。

水面上无风无浪,一潭死水,一望无边。没有船舶鸣笛航行,连小小的帆影也毫无踪影。是今天赶巧了,还是平时就是如此?这无疑为死海提供了一个名副其实的佐证。对岸的高山,裹着淡蓝色的雾气,昏昏欲睡。仔细一看,山峦是青色的,这大概很接近中国古诗里的远山黛色。岸那边是以色列、巴勒斯坦,这片古老的土地有讲不完的故事,不管讲的是遥远的从前,还是近在咫尺的昨天。死海这个巨大的内陆湖泊,盐的含量是普通海水的8.6倍,当然不能用于灌溉,更不能饮用,这在缺水的阿拉伯半岛尤为让人惋惜。最深达到近400米、南北长达80多公里的死海中,据说连一条鱼虾都没有。这或许会使初来乍到的游人产生这样的幻觉,以为到了另一个星球。不过,岸边有农业,有矿产,还有旅游业。岸边高档旅游饭店里,那些穿着花花绿绿的外国游客,像从天上掉下来的。这一片浩瀚的水面,在干旱炎热的中东内陆,其生态价值已经不可估量。尽管每年水位在缓慢下降,它仍然是阿拉伯半岛上一颗巨大的蓝色宝石,在我们这个地球上独一无二。

我们这一行中,有个地方旅游部门的官员。即使不知底细,也不会猜错他的身份。只有他今天是一身休闲装,老大不小的还穿着短袖花衬衣、米色短西装裤、长棉白袜、色彩斑斓的旅游鞋,时髦的墨镜扣在与墨镜一样颜色的黝黑的脸上。他一见到死海,本来就快的语速更快了,像机械表秒针的急促声响。鱼儿就这么遇到水,他恨不得马上扑腾到死海里。大家劝他,天气如此之热,陌生之地,万一中暑什么的,难有应对之策。死海好像有一种不祥的心理暗示。当然他是听不进去的,换了泳裤就下了海。他大概是为此做足了功课,有备而来,或者本来就见多识广,如此一般乃家常便饭。他在死海放平身体,仰卧在水面,边示范边不慌不忙地讲解。他提高嗓门大声地说,不能翻身俯卧,否则凭一己之力是翻不过身来的,后果可想而知。大家觉得,这有点儿危言耸听了,恨不得让他俯卧看看,又怕真出个意外怎么办,也就不激他了。看来他真是逮住了难得的机会,意犹未尽,还站在水浅处,几乎把黑乎乎的泥巴抹遍全身,只剩下眼睛、嘴巴,还煞有介事地在胸膛两侧画了几道像骷髅的肋骨,逗得大家笑得快倒不过气儿来。中国人的朗朗笑声,打破了死海边的沉寂。

旅游部门官员毕竟是内行,他以不容置疑的专业口吻说,眼前的死海和安曼城里的文物古迹、杰拉什古城这三个旅游点,足以打造一条对于中国人极具吸引力的旅游线路。他敢打赌,只要开通一条直达航线,只要可以畅快地使用银联卡,只要宾馆里添置电开水壶,不计其数的中国人,特别是他所在的那个地方的中国人,就会源源不断地来到死海,以各种各样的舒服或不舒服的姿势,躺在浮力满满的水面,手里捧着手机自拍或他拍,开心地发微信。

这个旅游部门官员所说的,也许是对的。有吸引力就有旅游。什么是吸引力呢?差异性审美是也。这里面有此地与彼地的差异,不同文化内核的风土人情,不同历史的起承转合,不同地理环境的千姿百态,总是充满吸引力。也有此地本身的各种差异,比如死海如此巨大的湖泊与当地淡水资源缺乏的反差,如此缺水与人们为了生活情趣和诗情画意舍得用水的对照,一望无垠的苍凉与肥沃谷地苍翠连天的落差。差异性审美,正是旅游魅力所在,由此吸引着异地的人们千里迢迢而来,只要被它表层魅力吸引着走进去,更多深层次的东西便会让你深陷其中、流连忘返,获得更多的精神愉悦。

一个民族,一个区域,历史、地理、文化、经济等等是一个完整的链条。旅游业使它们如此紧密地环环相扣,在有限的时空里展示其深沉厚重和绚丽多彩。哪怕仅仅关注其中的一个环节,其内涵之丰富也会超乎想象。如果依然觉得它索然无味,那一定是因为你离它还不够近,心与它贴得还不够紧。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从前我们这里,婚丧嫁娶,红喜事,白喜事,都是人生大事,举家会族,操劳好几天才搞得定。说结婚。去女方家抬嫁妆、“打折返”第一天,敲锣打鼓,唢呐呜哇,鞭炮砰啪,将新娘子接回来“...

爱酒之人,大概一生只钟情于一种酒。 他们天生对味道敏感,喜欢遍寻天下的好酒,也凡美酒都值得痛饮、值得品茗。爱好会时有不专,有时一阵嗜辣,一阵嗜苦。然而留给各地美酒的是“欣赏”...

一连好几天,他都梦见了同一株树。一株需要数人合抱的大树,像泰山一样稳稳地压在地平线上,叫人想起人类祖父的形象。但即便是梦中,他也清楚,那不是一株真实的树,而是抽象的树、艺术...

在北京,张晓刚的工作室与我的住处隔了一条宽阔的马路,我在窗口可以看到他工作室的屋顶,但是无法确定众多屋顶里哪个屋顶下有他的身影。在他工作室的窗口也可以清楚看到我住的公寓大楼...

上小学开始写作文。写作文从记叙文开始。然后便是记一次春游,记一次运动会,记最难忘的一件事……下乡十年,好不容易恢复高考,已经二十八岁,坐在考场上,发下来的语文考卷,作文考题...

小时候,住在祖母的木房子里,板窗一关,俨然一个深幽的洞穴。屋外阳光煌煌、人声喧嚷,里面暗无天日。当一间屋子没了光,一切言行举止也便失去参照和意义。 那是小伙伴的家,我只去过一...

一 绿,垂挂下来,铺展开来,浓结起来,自高处向低处,自一点向四面八方,自平面向立体,自眼前向纵深,自春向夏秋冬,泼泼辣辣,毫无遮掩,毫无保留,不遗余力,周而复始。随着盛大的绿...

大雪过后,腌了一刀肉,五花连带一根肋排。菜市最贵的黑猪肉,一刀斩下,百余元。店家根据比例抹了盐,我拾回家又抹了一层花椒,放不锈钢盆内密封,搁北窗空调外机上,静置一周后,挂出...

编者按 故乡历来是被认为是一个作家的文学出发地和精神归宿地,倒映在作品的字里行间。纪录片《文学的故乡》导演张同道说过:“每位作家都背负着自己的大地河山、草木四季。故乡是作家出...

我的买书经历,最早可以追溯到小学一年级时,不过更准确地说,那时买的书是学名叫连环画的小人书。 小时候,前门大街的南头末端,离天桥路口不远的马路西边,天桥菜市场的北边,有一家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