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有种说法:“关内与关外的雪花,是不一样的。”这话说得非常聪明,雪花和树叶一样,没有两片雪花是完全相同的。毕竟在空中飘落的曲线不同,形成的结晶体就会有细微的差异。

但是,每朵雪花形状又是相同的。都是六角形,冰粒在空中飘落过程中一律形成六方晶体。因此,又称“未央花”“六出”等。

说关内、关外雪花不同的本意,是讲关外雪花比关内的雪花大。“燕山雪花大如席”是王安石的夸张,不过,也确实见过巴掌大的雪饼和馒头大小的雪团,从空中密密麻麻地砸向地面。

上世纪末的一个深秋,时任总后勤部嫩江基地副政委的肖文吉大校,陪我察看基地全貌。早晨五时起床,尽兴地在黑土地上跑了一天,翻越小兴安岭余脉,横穿黑龙江北部,直到中俄边境。可算在一个更广阔的背景下,对黑土地又多了一些了解。

地球上有三块黑土地:一块在乌克兰,使之成为“欧洲粮仓”;另一块在北美洲,使美国成为世界粮食出口大国;第三块就在中国东北,即松花江与嫩江平原。见惯了黄土与红土的人,常以为松嫩平原上铺了一层黑粪。翻开的黑土,松软,湿润,在阳光下闪着亮光,如同挂了一层油脂。

殊不知,有这片肥沃广袤的黑土地,才会孕育出盛大的绿色。

奇怪,世界三大块黑土地都分布在北纬45度以上的寒冷地带。这说明,寒冷是形成黑土地的一个重要条件,经过寒冷孕育出来的绿才辉煌壮阔。大自然是公平的,它让南方温暖多雨四季常青,也让北方一些不毛之地,甚至莽莽沙漠之下埋藏着石油。一些光秃秃的大山里,却埋着宝藏,比如山西的煤,辽宁的铁等等。

黑土地是大自然对人类的厚赐,嫩江基地没有辜负这片黑土地。在千里旷野,如果突然看见几座孤零零的楼房,那便是基地下属的一座农场或一个中队的所在地。楼房边,一定还有四个银光闪闪的粮食烘干塔,并排挺立,直插云霄,如同上了发射架的巨型火箭。

割豆的、晒豆的、装豆的、运豆的……一幅秋满人世间的兴旺景象,呈现在眼前。

当然,少不了顽强的绿色,仍留在针叶松的枝头,或者成片占据着某处的山岗,或者像围墙挺立在路的两旁,随着路起伏蜿蜒。坐在吉普车里,望着前面的路,有时像驼峰,有时直立起来,像通天的胡同。待走到跟前,路仍旧是平的,是路两旁交替变化的各种树林,使黑土地上的路,变得生动而神秘了。

晚上,再次翻越小兴安岭,急匆匆地赶往基地。突然,天降大雪,四周一片漆黑,唯有车灯吃力地照出前面的一小片雪景:关里的人难以见到这么大的雪。雪花稠密地在空中结成一个个雪团或雪饼,大如拳头,扁长的如手掌,不是从天空飘落下来,而是从旁边的黑暗中弹射出来。一团接一团,一团赶一团,旋转着,推进着,拧成千万条粗粗的雪绳,似永远也扯不断、拉不完。

吉普车仿佛已经被这些雪绳缠住,车轮经常打滑,只得慢慢爬行。而雪团不停地射来,最后,竟成了雪砖、雪枪与雪球。吉普车头前的灯光,如张开的大口,以与雪团迸射相同的速度,吞食着这些冰冷、可怕的东西……

农历刚进九月,序属“三秋”,东北的嫩江基地,居然飘下如此大雪。

肖文吉告诉我,从现在起,一直到明年阳历五月,大雪不化。大雪覆盖,正可以保护墒情,地里的水分不蒸发,雪水本身又富有养分。显然,这就是寒冷的妙处啊。

黑土地用多半年的时间做准备,积蓄力量,迎接新的绿色。这绿色怎么会不强大,不充满生机呀?

当时,驻守基地的部队正在冬训,孰料,广袤的黑土地也在冬训,全是为了来年新鲜、明艳的绿色。

即将离开嫩江基地时,当地送给我一袋黑土。这是非常珍贵的礼物。家里有近十盆花木,来年春天倒盆换土,肯定给每个盆里都撒上一把黑土,愿花木也长出嫩江基地那样的挚情绿色。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晌午,村街排起了扎龙灯的长队。四角方窗的花灯扎在一块两米长的木板上,木板与木板用一根可作把手的木棍穿洞栓实,绑上红布,喜庆映眼。一板接一板的花灯,延绵140余米,犹如一座横跨河...

今日立春。凌晨四时许,田雁宁辞世。早起见他儿子来讯息,我只回了几个字:“田男,任叔叔为你爸伤心。”悲尽哀绝,一片空白,无法多言。 雁宁,于达州市开江长大,年少习文,文学影响广...

1 我家屋后有一棵柳树,树身粗大,三个成年人手牵手都合围不了,树影婆娑,阴翳蔽日,在我的老家非常显眼。说实话,像这么粗大的柳树,十里八乡都难得一见。 春来柳叶渐渐生出,一根根细...

在冬天,没有什么比一碗热粥来得更温暖熨帖。别的食物虽然可以填饱肚子,但不如粥让人瞬间觉得周身温暖。热汤虽然也可御寒,但远不如热粥踏实。粥,既可果腹又可御寒,既可养胃又有利养...

一 今年夏天,参加中国作协组织的一个文学活动,有机会去了浙江临安。 临安是杭州的一个区,位于杭州西部。我对临安的第一印象是,除了其区府所在的区域外,大部分地区和四川的山区很相...

一 住过多年的地方称为“老院”,这是天津的风土人情。恋旧的天津人喜欢经常回老院探望,哪怕见不到老邻居、也没有熟悉的人,固执得还是要经常回去,在生活过的地方走一走、看一看,在回...

早就听说引黄灌区打渔张这个地方,一直没有机会前往。最近终于目睹它的芳容。 打渔张闸区的来由,有一个耐人寻味的故事。打渔张最初是黄河岸边的一个小村庄,本来不在滨州境内,而是在东...

从前我们这里,婚丧嫁娶,红喜事,白喜事,都是人生大事,举家会族,操劳好几天才搞得定。说结婚。去女方家抬嫁妆、“打折返”第一天,敲锣打鼓,唢呐呜哇,鞭炮砰啪,将新娘子接回来“...

爱酒之人,大概一生只钟情于一种酒。 他们天生对味道敏感,喜欢遍寻天下的好酒,也凡美酒都值得痛饮、值得品茗。爱好会时有不专,有时一阵嗜辣,一阵嗜苦。然而留给各地美酒的是“欣赏”...

一连好几天,他都梦见了同一株树。一株需要数人合抱的大树,像泰山一样稳稳地压在地平线上,叫人想起人类祖父的形象。但即便是梦中,他也清楚,那不是一株真实的树,而是抽象的树、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