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陈家铺的时候已是下午,初冬时节的浙江丽水,了无寒意,天虽然阴着,却无风,细雨蒙蒙,疏而缓,显得有些羞涩含蓄,雾霭中断断续续地飘落几缕雨丝,如烟如尘,似有还无,缠缠绵绵。

浙江丽水松阳县的古村落遍布全境,保留下来国家级的古村就有近百个,我看过的几处,建筑风格大体一致,黄泥夯实的土墙,灰瓦铺就的屋顶,古旧质朴,色彩分明,许多村庄依山而建,呈阶梯状依次铺开,逐渐升高,层次感强,观赏效果绝佳。若是在晴天,阳光照射下的村落,在山腰一片葱绿背景衬托下,青瓦黄墙,熠熠生辉,那景色如同挂在眼前的油画,浓墨重彩,灿烂夺目。可惜我到陈家铺的时候是个阴天,阴天有阴天的好,云雾缭绕,细雨如丝,或浓或淡,飘忽不定。团团雾气弥漫在视线尽头,四外景物如薄纱遮面,亦真亦幻,别有一番韵致。

陈家铺是镶嵌在山坳中的古村落,海拔只有八百米左右,三面环山,下临深谷,依山而建,高低起伏,错落有致。建村的历史有六百多年,村子不大,房屋百余间,村民四百多人。前些年,因交通不便,经济落后,村民外出打工或迁居者多,村里留下来守护祖屋的以老年人为主。村子依山就势,上下落差不大,一二百米左右,石阶筑成的村道,高低纵横,洁净整齐,连接着一座座古屋旧宅。村口处有一座仿古的牌坊式广告屏,飞檐翘角,木质做旧的窗框内安装着彩色显示屏,里面循环播放着陈家铺的历史现状、风情风光。由村口前行数十米,岔口处的木质路标指示着村里的主要景点:古道祠堂老民居和书店民宿工作室等等。村子纯粹是浙西南山区普通民居,由于村民一度流失,陈家铺曾经沦为“空心村”,老屋旧宅仍旧,而主人多已离乡背井,全村人口最少时不足百人。房子需要人住,需要人养,长期闲置其破败的速度就会加剧。陈家铺在旧屋改造时,为发展旅游经济,吸收了一些民营实体及作家艺术家进驻古村,为保护原始村落注入了活力,也提升了陈家铺的文化品位。

在偏僻的山居小村,竟然还有一处优雅高端的平民书局,这是著名的先锋书店利用村子原礼堂改建的特色书店。整座建筑,外檐保留了古村传统的建筑风貌,黄墙灰瓦木门窗,古朴厚重,素雅自然,与山村民居的整体风格和谐统一,融为一体,而内部则进行了重新的规划设计,在保留原有两层木结构空间的基础上,进行了局部扩建改造,面对峡谷的外墙设置了落地景窗,增加了观景平台,使内部空间与外部环境有机结合,窗外的山峦、梯田、绿树、白云,通过窗、台尽收眼底。店内的装饰陈列,则充满了现代时尚的文化气息。进入屋内,两米高的书架摆满的各种图书达两万多种,展台是精致的文创产品及松阳地方手工艺术品。人们坐在临近山景的落地窗前,手拿一册心仪的图书,喝着清茶或咖啡,眼望外面的青山秀水、白云绿树,真是心旷神怡,好不惬意。

陈家铺坐落在风景优美的山崖上,保留了传统民居,但要想吸引客人、留住客人,光靠这些老房子是不够的,引进平民书局是一个很好的创意,将民居活化利用,书店建在悬崖边,游客身在云雾中,人们停下脚步、放松心情,在大自然中享受时光的安宁与悠闲,在阅读休息中感受文化的魅力与熏陶,实在是人生难得的体验。

景区景点的商店以卖地方土特产品为主,古街古村建书店的实不多见。在平民书店,我有些疑惑,出门在外的游客大多来去匆匆,能在旅途中静下心来看书买书的少之又少。在与工作人员的闲聊中,我了解到,书店除了卖书,也成为人们休闲观景的场所,文创产品及咖啡茶点也是他们的主要收益。听后释然。我留意了一下,临窗的座椅上大多是年轻人,他们在此小憩、消费、观景、阅读,享受的是优雅环境,体验的是文化氛围,坐拥云海伴书香,青山环抱与梦行。人们追求的诗和远方,不就是这种放松悠闲的理想状态吗?

陈家铺之所以在松阳的古村落中出类拔萃,注重特色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松阳有江南秘境之称,全县的古村星罗棋布,村子都不大,基本上都是普通民居,既没有雕梁画栋的名人故居,也缺少远近闻名的名胜古迹,陈家铺如果光靠这些泥土瓦房搞旅游开发,内容难免单调雷同,与其他古村相比不占优势,他们在复兴乡村、拯救老屋的行动中,借助了外来资金的注入,除了灵活变通地吸引了一些作家艺术家来村里租房居住,还在村里打造了一些高端的特色民宿。

飞鸟集──一个与泰戈尔诗集同名的时尚民宿,就是其中的代表,是融现代与古典为一体的高档客店。民宿利用村里原有建筑,重新进行设计改造,外面保留了原汁原味的传统风貌,内部则全部是现代装修。设施齐全,功能完备,在考虑人们住宿舒适度的同时,充分强化了民居的观赏效果,置身其中,透过玻璃窗夜望星空、昼观山景,如鸟入林,回归自然。

村口下方则是新建的云夕共享度假村,这是一座四层的现代建筑,主要墙体为米黄色涂料,间以黑色屋顶与围栏,总体风格趋同村中古屋。经木质廊桥进入大厅,透过两侧玻璃落地窗尽览窗外景色。宽敞的大厅时尚现代,营造出一种雅致祥和的气氛。

夜宿云夕,山村静得像空气凝固了一般,习惯了喧嚣城市生活,我在这样静谧的夜晚竟有一种耳鸣的感觉。我起身走到露台,木质地板上摆放着黑色铁艺桌椅。我坐下,悠闲地望着不远处沉入梦乡的陈家铺,橘黄色的灯光微弱稀疏,星星点点,衬托出小村的幽静与安宁。

云夕是一家高端度假村,与山水共享,与自然共享,还有共享的厨房、洗衣房等公共空间。可惜我只住了一个晚上,对其“共享”缺乏体验,只觉得内部设施与星级酒店不相上下。让我感兴趣的是,屋外的装饰、露台的护栏与外墙,全部用灰黑色的棕绳编就,纵横交织,排列有序,尤其是护栏,棕绳之间微小的缝隙透过光线,有如黑白木刻的感觉,疏密相间,明快凝重。松阳山民过去有搓棕绳、用棕绳的传统,度假村大量使用棕绳进行装饰,留存了当地的历史记忆和文化符号,融入了松阳地方特色的手工技艺,使其建筑与山村的古屋黛瓦谐调一致,相得益彰。

一夜无梦,睡得格外沉实。黎明即起,没有庭院可扫,我信步往村里走走。村道不宽,绵延起伏,曲曲折折。此时的村庄尚在睡梦中,万籁俱静,只有一两声鸡鸣狗吠和袅袅炊烟,为晨曦中的村庄带来一点生气。我徜徉在狭窄的村道上,看云起云落,听雨丝淅淅沥沥,山上的雾气在一点点升腾、飘移,一串串晶莹剔透的雨滴,在挣脱屋瓦的羁绊,“滴答滴答”慢慢地落在石板路上。眼前的陈家铺,正如一幅美丽的乡村画卷徐徐展开,那种动态之美、朦胧之美、宁静之美,实在是令人心醉神迷。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从前我们这里,婚丧嫁娶,红喜事,白喜事,都是人生大事,举家会族,操劳好几天才搞得定。说结婚。去女方家抬嫁妆、“打折返”第一天,敲锣打鼓,唢呐呜哇,鞭炮砰啪,将新娘子接回来“...

爱酒之人,大概一生只钟情于一种酒。 他们天生对味道敏感,喜欢遍寻天下的好酒,也凡美酒都值得痛饮、值得品茗。爱好会时有不专,有时一阵嗜辣,一阵嗜苦。然而留给各地美酒的是“欣赏”...

一连好几天,他都梦见了同一株树。一株需要数人合抱的大树,像泰山一样稳稳地压在地平线上,叫人想起人类祖父的形象。但即便是梦中,他也清楚,那不是一株真实的树,而是抽象的树、艺术...

在北京,张晓刚的工作室与我的住处隔了一条宽阔的马路,我在窗口可以看到他工作室的屋顶,但是无法确定众多屋顶里哪个屋顶下有他的身影。在他工作室的窗口也可以清楚看到我住的公寓大楼...

上小学开始写作文。写作文从记叙文开始。然后便是记一次春游,记一次运动会,记最难忘的一件事……下乡十年,好不容易恢复高考,已经二十八岁,坐在考场上,发下来的语文考卷,作文考题...

小时候,住在祖母的木房子里,板窗一关,俨然一个深幽的洞穴。屋外阳光煌煌、人声喧嚷,里面暗无天日。当一间屋子没了光,一切言行举止也便失去参照和意义。 那是小伙伴的家,我只去过一...

一 绿,垂挂下来,铺展开来,浓结起来,自高处向低处,自一点向四面八方,自平面向立体,自眼前向纵深,自春向夏秋冬,泼泼辣辣,毫无遮掩,毫无保留,不遗余力,周而复始。随着盛大的绿...

大雪过后,腌了一刀肉,五花连带一根肋排。菜市最贵的黑猪肉,一刀斩下,百余元。店家根据比例抹了盐,我拾回家又抹了一层花椒,放不锈钢盆内密封,搁北窗空调外机上,静置一周后,挂出...

编者按 故乡历来是被认为是一个作家的文学出发地和精神归宿地,倒映在作品的字里行间。纪录片《文学的故乡》导演张同道说过:“每位作家都背负着自己的大地河山、草木四季。故乡是作家出...

我的买书经历,最早可以追溯到小学一年级时,不过更准确地说,那时买的书是学名叫连环画的小人书。 小时候,前门大街的南头末端,离天桥路口不远的马路西边,天桥菜市场的北边,有一家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