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日颇为烦闷。年关将至,应是满心欢喜的,但我却无法应付这崩裂的愁绪。

不知为何,人们对阳历的年算不上重视,都更盼着除夕漫天烟火带来的年味。在我记忆里,这座小城从未在元旦响起烟花声,除夕亦是。于是我常常到乡下去过年,在田野间肆意奔跑,与好友守岁,观赏那零点被渲染缤纷色彩的天空。烟花腾空而升,迸发出属于它的独特韵美时,世界是静止的。都说美好都是短暂的。但我以为,一切美好都定格在最美的那一刻,而那一刻即为永恒。只有在那刹那的永恒中,我才觉得我是自由的。

今年与往年迥然不同。这座小城对烟花的管控松了许多,许是封控三年,人们想感受下热闹气息罢。似是大病初愈后的狂欢,这几日不乏听见无时无刻不在的爆炸声。如此喜庆的声音,我定是愿意听见的。但遗憾的是我未真正见到烟花。跨年夜,我望着熙攘的人群,三五的浑科打岔,而我却不知自己去向。我是这样的,很多时候漫无目的地走。河岸有许多人在放小型烟花,身边人问我要不要去看看。不知是哪来的伤春悲秋,望了望颓靡的天色与满街的霓虹华灯,再看如黑镜的水面与岸上喷射出的火花。我仅淡淡摇了摇头便返回家中。我反问自己,是否是我自己不喜欢,答案是否定的,我向往绚丽的火色,但我喜欢说算了。

这一年的这几天,我的心情属实算不上好。这座小城的夜晚不属于我。新年,世界是喧嚣的,满街都是热闹。我常走着看。看路上依偎的情侣、看团聚幸福的一家人、看挚友的闲逛、再看路边跪下乞讨的老人。而这些喧嚣都不属于我,但我应该是自由的。我独自坐在公交车上往家的方向行驶,看人间百色。看老人饭后散步的闲适,看小朋友们在路边争前恐后抢最后一根烟花。我也想放烟花。我没有问它出自哪,我想,总会遇到的。

今日的天气很好。白天不觉得有什么,但暮色将近,便油然而生一种孤独。夜晚温度下降,终归还是冬天的。和身边人走过长街,斑马线处有人在吆喝着卖烟花,他问我是否想要,我迟疑了一秒,也许是觉跨年过去那么多天,我早已错过自己想放的时间了。又或许是深觉没必要,我照旧摇头。于是与身边人在商场小坐。分别时,天色已黑尽。推开商场大门的瞬间,寒风窜过我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如刀刮般锋利。我没有着急打车回家,而是向回走着。耳边又响起烟花爆喜欢啊的声音,我寻着声音方向看过去。眼神恍惚,误将从树枝与建筑物透过的光认作火花。那灯光当真有烟火的扑朔。

不觉已走回路边吆喝卖烟花的地方。我驻足,只看着。也许是想到什么,走上前向老板询问价格。我提着两板不同的烟花打上了车。我没有急着看手机,将眼神放在车窗外的景色,这座城一如我印象中的那样,那样不华丽但温馨,每一片风景都有它不一样的韵味,但却有了些细微变化。大到店面大屏幕的投影,小到街道装潢,一片喜庆的颜色。我想,人应该开心点。

回到家中,我拿了两根仙女棒坐在楼道。我缓缓将它点燃,火花霎时绽放。我看着手中在燃烧的仙女棒却无一丝高兴之意,我平静的看它燃烧殆尽。楼道恢复黑暗。以为是时间太短没有尽兴,又点了一根。看着它一点一点地燃烧完全。我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平静的走回家门。我思考着这一切。

也许,我想要的从来不是烟花。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站在“生态眼”观鸟台上,前面是一片宽阔的滩涂。 这片棕黄色的滩涂位处黄海之滨的江苏盐城,是有名的黄尖湿地。在漫长时间里涌退的潮汐,留下如同扇形匍匐伸展的湿地,有一种天生且袤阔...

我写过一篇题为《天钥桥路十年》的文章,明面上写的是2004至2014这十年间在天钥桥路上逛吃的经历,实质上写的是“一种告别”。因为写告别,难免要升华情感,升华完毕,我自认为,这一梦十...

叶浅韵,云南宣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第六届主席团成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海外版》等,获《十月》文学奖、《收获》...

龙是什么?《说文》上说,“龙,鳞虫之长。能幽能明,能细能巨,能短能长;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小时候不知道这样的话,但想象里的龙正是这样的。神秘,强大,兴云布雨,幻变无穷...

王亚彬,国家一级演员、青年舞蹈家、北京舞蹈学院青年舞团主要演员。北京舞协副主席,亚彬舞影工作室艺术总监。习舞三十四年,五次登上央视春晚,六个月内两次登上伦敦赛德勒之井的舞台...

1 古船的彩绘已黯淡无光。在海水和泥沙的侵蚀之下,出土的船板只剩焦木,水的作用居然与火相似,同样带来燃烧的痕迹。油彩的绚丽难以持久,那是海上的烟花,热闹过后便归于黑暗。 有些船...

今年的立春抢了春节的跑道,提早半个月来到人间。假期里的气温又十分友好,有那么两天飙升至二十摄氏度,绕着公园骑自行车或快走的人们穿一件T恤仍然汗流浃背,几个花季女孩并排而来,或...

在海口的骑楼老街,不时会遇到一种鹧鸪茶。干茶是一颗一颗乒乓球大小,用绳子绑成串,挂在售货车的显眼处。售价也极廉,一颗不过一块钱。如果客人愿意坐下来,主人则会很热情地为你沏上...

清晨,远山和朝阳还在相拥而眠,山野村庄一片浓墨。 我和福红并肩行走,路不平,还崎岖,天天走脚下倒也不趔趄。鸡鸣、犬吠、鹅叫、流水哗啦啦……三两颗星星在天边眨着眼睛,朦朦胧胧,...

大年初九,我忽然想包饺子,独自,静静地包饺子。跑去菜市场,果然有荠菜,买了,兴冲冲拿回来,向家人宣布我要包荠菜馅饺子。 除夕前一天,我去买荠菜,竟然没找到,摊主们像商量好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