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吃橄榄菜,在汕头澄海。那润滑的舌感与美味,让我觉得新奇——都知道吃咸菜是为了那份酸酸的爽脆,橄榄菜却是另开了一席,只要你吃了第一口,接下来就是欲罢不能。

让我欲罢不能的除了橄榄菜,还有读书时的记忆。那时认识一个叫微的潮汕女孩,她是潮汕菜的拥趸。我们在一起谈得最多的是韩江、潮剧、潮绣,还有那些藏在心底的小吃。

每种潮汕小菜都各具特色,但在我眼里,橄榄菜是体现了中和之美,俗雅兼备。一碗粥、一碟菜、一盘卤水,做早餐或晚餐都可以。但是,如果推选简餐的话,我首选白粥和橄榄菜。潮汕白粥口感温厚,是粥,也是饭。

白粥老少咸宜,夏日,一碗白粥可以消暑解热;冬天,喝上一碗滚烫的白粥,足以抵御寒冷和孤单。这时,瞅着白粥,最想吃的是橄榄菜。油滑的橄榄菜凸显白粥的清香,又增加食者的气力,因橄榄菜油多味重,又使粥多了层香味。

读研时,我们隔三岔五去师大北门吃饭。说是吃饭,其实是冲着那颗粒饱满的潮汕粥和润滑的橄榄菜。一大盆白粥被我们扫荡而空,有种风卷残云的意思,小瓶装的橄榄菜也快要见底了,我们边喝着浓酽的单枞茶,边聊着现时的家常与未来的打算。门外的榕树一动不动,时光仿佛就此止步——那一刻,是我对粥和橄榄菜最美好的印象。

后来,我们硕士毕业,微去了广西小城柳州任教,就此别过。分手不难,见面也不易。相见亦无事,不来常思君。我们通电话时,经常提到的还是校园附近的潮汕白粥和橄榄菜,舌尖上的美味附着了美好的时光。如今朋友天各一方,我自己已很少去吃白粥和橄榄菜。有时,只留住念想,亦很好。

如今,越来越忙碌,生活也多了繁琐,少了情趣。去年暑假,一行人去揭西,踩着乡村的土路,有人指着一棵树,曰“橄榄树”,就是“不要问我从哪里来”的橄榄树,又让我想起橄榄菜……如果我在乡下有块地,我一定会种几棵橄榄树,闲时坐在树下,回想青春岁月里与朋友喝白粥、吃橄榄菜的那份真情。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从前我们这里,婚丧嫁娶,红喜事,白喜事,都是人生大事,举家会族,操劳好几天才搞得定。说结婚。去女方家抬嫁妆、“打折返”第一天,敲锣打鼓,唢呐呜哇,鞭炮砰啪,将新娘子接回来“...

爱酒之人,大概一生只钟情于一种酒。 他们天生对味道敏感,喜欢遍寻天下的好酒,也凡美酒都值得痛饮、值得品茗。爱好会时有不专,有时一阵嗜辣,一阵嗜苦。然而留给各地美酒的是“欣赏”...

一连好几天,他都梦见了同一株树。一株需要数人合抱的大树,像泰山一样稳稳地压在地平线上,叫人想起人类祖父的形象。但即便是梦中,他也清楚,那不是一株真实的树,而是抽象的树、艺术...

在北京,张晓刚的工作室与我的住处隔了一条宽阔的马路,我在窗口可以看到他工作室的屋顶,但是无法确定众多屋顶里哪个屋顶下有他的身影。在他工作室的窗口也可以清楚看到我住的公寓大楼...

上小学开始写作文。写作文从记叙文开始。然后便是记一次春游,记一次运动会,记最难忘的一件事……下乡十年,好不容易恢复高考,已经二十八岁,坐在考场上,发下来的语文考卷,作文考题...

小时候,住在祖母的木房子里,板窗一关,俨然一个深幽的洞穴。屋外阳光煌煌、人声喧嚷,里面暗无天日。当一间屋子没了光,一切言行举止也便失去参照和意义。 那是小伙伴的家,我只去过一...

一 绿,垂挂下来,铺展开来,浓结起来,自高处向低处,自一点向四面八方,自平面向立体,自眼前向纵深,自春向夏秋冬,泼泼辣辣,毫无遮掩,毫无保留,不遗余力,周而复始。随着盛大的绿...

大雪过后,腌了一刀肉,五花连带一根肋排。菜市最贵的黑猪肉,一刀斩下,百余元。店家根据比例抹了盐,我拾回家又抹了一层花椒,放不锈钢盆内密封,搁北窗空调外机上,静置一周后,挂出...

编者按 故乡历来是被认为是一个作家的文学出发地和精神归宿地,倒映在作品的字里行间。纪录片《文学的故乡》导演张同道说过:“每位作家都背负着自己的大地河山、草木四季。故乡是作家出...

我的买书经历,最早可以追溯到小学一年级时,不过更准确地说,那时买的书是学名叫连环画的小人书。 小时候,前门大街的南头末端,离天桥路口不远的马路西边,天桥菜市场的北边,有一家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