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乐清市岭村村干部郑贤孟的带领下来到野夫西路11号,这是一座三合院式传统建筑,门台外墙上挂着“郑野夫故居”的牌子。故居整体格局依然保存,还可见雕工精细的石础和厚重光滑的青石阶。

1909年,野夫降生在这座老宅。野夫姓郑,幼年时取名毓英。父亲郑绶卿精通医术,开设药铺,生意兴隆。野夫从小衣食无忧,年少时上过几年私塾,此后父亲送他到乐清县立第一高等小学读书,取学名邵虔,早早接触到新文艺和进步思想。1928年,野夫得到父亲支持,背起包袱离开市岭村,坐船前往上海。野夫离开后,很少回老家。在将近一个世纪里,野夫故居跟随时代的变迁,更换了诸多主人。

野夫到了上海,得到已在上海立足的表兄蔡雷渊的帮助,到中华艺术大学深造,学习西洋画。此校创办时间虽不到两年,却聚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青年,拥有众多名师,校长为陈望道,教务长为夏衍,是当时上海进步文化的大本营。此时野夫读到了由“朝花社”选印的《艺苑朝花》,接触到外国画家的木刻作品,大开眼界,激发了他浓厚的兴趣,他也开始了木刻创作。关于野夫,最为后人津津乐道的,恐

怕就是他与鲁迅的关系。1930年2月21日和3月9日,鲁迅两次到中华艺术大学演讲,两人由此建立了亲密的师生情谊。

1931年8月,鲁迅自费举办暑期木刻讲习会,组织学生观摩各国画家的版画,野夫是学员。1932年5月,野夫与江丰等发起成立春地美术研究所,8月与顾鸿干等发起成立野风画会,鲁迅均有捐款,并应邀讲演。野夫作为中国左翼美术家联盟的主要成员,经常与友人灵活地开展各类革命美术活动,举办木刻作品展览会,鲁迅不仅前往参观,且购买作品以示支持。

野夫从1933年开始给鲁迅寄自己的木刻作品,不断得到指导。《黎明》表现了一个清洁工人在大都市的黎明中劳作的场景,鲁迅的评价是“构图活泼、光暗分明”。《水灾》共有二十幅,画风模仿比利时画家麦绥莱勒的风格,过多运用黑白块面对照。鲁迅回信指出:作为大众美术的木刻画,应从中国古代木刻绣像图的线描方法入手,不能专去模仿生硬的黑白对照……这封信有1500多字,写满五页纸,是鲁迅给野夫信札中最长的一封。野夫认真反思后开始了新的探索,之后创作的木刻连环画《卖盐》,更多地融入了传统的线条手法,阴阳线条交织出现,大大提高了表现力。

鲁迅收藏有野夫的许多幅木刻作品,如《搏斗》《宣传》《流浪少女日记封面插图》。1934年3月,鲁迅和宋庆龄收集的木刻和绘画作品在法国巴黎展出,鲁迅给野夫写信说,“在所收集的作品之中,我又选了一回,一共五十八幅”,其中野夫的作品就有六幅。1935年元旦,全国木刻联合展览会在北平举行,展出作品四百多幅,其中一百来幅是鲁迅收集的,野夫有十一幅作品参展,鲁迅给野夫的一次回信中,提到这次展览是“开始向旧艺术猛冲”。

1936年10月2日,野夫参与筹备的第二回全国木刻展览会在上海顺利展出。10月8日是展览的最后一天,下午三时许,鲁迅来到会场,在场的青年一拥前去,围住了他。展览会后的第十一天,19日,鲁迅在上海逝世。野夫在悲痛中创作木刻《鲁迅精神不死》。在鲁迅的诸多肖像画中,野夫创作的这一幅极具个性和美感。鲁迅面含微笑,一手夹着香烟,一手握着钢笔,一股内在的坚毅和热忱油然凸显于姿态中。野夫正式使用“野夫”之名,要从

1937年他筹备第三回全国木刻展览会说起。当时,抗日战争全面爆发,野夫离开了上海,到了香港,而后回到家乡乐清。9月,乐清县城区战时青年团成立,野夫和王鸣皋负责组织话剧宣传队、木刻小组和油画小组等,主编抗战刊物《砥柱》。1938年,野夫和王良俭一起成立春野木刻研究会。这时的野夫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担任中共地下党的县团部特支书记。不久,野夫被捕入狱,经营救出狱后,为逃避追捕,正式使用“野夫”这一笔名。他转赴丽水、云和、上饶、崇安等地,与同道不辞辛劳,成立七七版画研究会、浙江战时木刻研究社和木刻函授班,创办木刻用品社、中国木刻用品合作工厂等,继续以发展木刻为己任,艰辛创业、接力奋斗,投身抗日救亡活动和统一战线工作。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今日立春。凌晨四时许,田雁宁辞世。早起见他儿子来讯息,我只回了几个字:“田男,任叔叔为你爸伤心。”悲尽哀绝,一片空白,无法多言。 雁宁,于达州市开江长大,年少习文,文学影响广...

1 我家屋后有一棵柳树,树身粗大,三个成年人手牵手都合围不了,树影婆娑,阴翳蔽日,在我的老家非常显眼。说实话,像这么粗大的柳树,十里八乡都难得一见。 春来柳叶渐渐生出,一根根细...

在冬天,没有什么比一碗热粥来得更温暖熨帖。别的食物虽然可以填饱肚子,但不如粥让人瞬间觉得周身温暖。热汤虽然也可御寒,但远不如热粥踏实。粥,既可果腹又可御寒,既可养胃又有利养...

一 今年夏天,参加中国作协组织的一个文学活动,有机会去了浙江临安。 临安是杭州的一个区,位于杭州西部。我对临安的第一印象是,除了其区府所在的区域外,大部分地区和四川的山区很相...

一 住过多年的地方称为“老院”,这是天津的风土人情。恋旧的天津人喜欢经常回老院探望,哪怕见不到老邻居、也没有熟悉的人,固执得还是要经常回去,在生活过的地方走一走、看一看,在回...

早就听说引黄灌区打渔张这个地方,一直没有机会前往。最近终于目睹它的芳容。 打渔张闸区的来由,有一个耐人寻味的故事。打渔张最初是黄河岸边的一个小村庄,本来不在滨州境内,而是在东...

从前我们这里,婚丧嫁娶,红喜事,白喜事,都是人生大事,举家会族,操劳好几天才搞得定。说结婚。去女方家抬嫁妆、“打折返”第一天,敲锣打鼓,唢呐呜哇,鞭炮砰啪,将新娘子接回来“...

爱酒之人,大概一生只钟情于一种酒。 他们天生对味道敏感,喜欢遍寻天下的好酒,也凡美酒都值得痛饮、值得品茗。爱好会时有不专,有时一阵嗜辣,一阵嗜苦。然而留给各地美酒的是“欣赏”...

一连好几天,他都梦见了同一株树。一株需要数人合抱的大树,像泰山一样稳稳地压在地平线上,叫人想起人类祖父的形象。但即便是梦中,他也清楚,那不是一株真实的树,而是抽象的树、艺术...

在北京,张晓刚的工作室与我的住处隔了一条宽阔的马路,我在窗口可以看到他工作室的屋顶,但是无法确定众多屋顶里哪个屋顶下有他的身影。在他工作室的窗口也可以清楚看到我住的公寓大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