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甘肃的定西是一座“绿城”,外地人可能会不信。但在定西生活工作了快四十年的我,可以自豪地说,现在的定西正在变成黄土高原上一座四季有绿的绿色之城与生态之城。

上世纪80年代,曾有人这样描绘定西:“广袤雄浑的黄土高原腹地,贫瘠枯荒的陇中旱塬,坐落着一个贫困的古城——定西。”前段时间,一位黑龙江的画家来到定西,他感慨地说:“我与定西结缘已经二十八年了,清楚地记得1994年第一次来定西,对定西的印象是定西真小,真荒凉。一座城里没有几条街,街上没有几辆车,街道也灰蒙蒙的,树也没有几棵。定西,如今绿色越来越多,城市越来越美,真是大变样了!”

我是定西人,土生土长,见证着定西的发展变化。对定西,我有着深厚的感情;对定西,我怀抱着无限的希望。

定西的绿,要说历史性的变迁,得从上世纪80年代“三西”(甘肃定西、河西,宁夏西海固)建设说起。当时的扶贫开发就涵盖了以山水田林路综合治理为主要内容的生态建设。城市的行道树、绿化带也是题中应有之义。定西为数不多的主要街道,比如中华路、交通路、永定路,都栽植了槐树、柳树、柏树、杨树等树种。2003年,定西撤地设市后,又建设了定西新城。

党的十八大以后,定西市委、市政府把“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切切实实落实到城市建设上,打造了一座宜居城市,让定西更加美起来、绿起来、舒适起来。

水是定西人的命根子,当定西人看到清亮亮的河水在流淌时,难掩心中的激动和兴奋。定西穿城而过有三条河流:东河、西河和官川河。这三条河以前都是季节河,只有在夏秋季下暴雨的时候,才可见浑浊的泥水。现在呢?西河长流着清澈的洮河水。引洮工程让定西人喝上了甜水,也分流出一部分生态用水,用以滋润干渴的定西河道。东河则穿定西城的南部而过,两岸的滨河大道平整宽敞,绿化带高低有序,人行道上经常有市民漫步其中,悠闲自得。西河与东河从气象桥开始汇成官川河,蜿蜒曲折,游走新城。一川河水,波光潋滟,倒映着蓝天白云,倒映着高楼大厦。

现在的定西有了定西湖,那可是一片特别大的水面,静静地躺在定西新城的怀抱中。夏日里,湖的四面柳树成荫,湖中荷花盛开,湖水里还散布着丛丛簇簇的芦苇。随着这一大片人工湖的出现,南方常见的白鹭来了,绿头鸭、黑头鸭,以及许多叫不上名字的水鸟也来了。生态环境的改善,让定西湖备受市民欢迎,人们都爱到定西湖畔游玩、跑步。湖边不远处还有一条官川河沿线景观带,那也是定西人休闲散步的好去处。

定西的公园也多了。以前在老城区只有一个玉湖公园,公园不大,有点亭台楼阁,但显得水面很小。现在新建了生态园、凤鸣公园、渭水公园,改造提升了西岩山省级森林公园。街道边、小区外的罅隙空间,也被充分利用起来,建起了十几个街头小公园,种植了花木,布置了凳椅,供人们休憩小坐。公园多了,人们就近休憩、锻炼的地方也多了。

曾经破败荒凉的大碱沟与小碱沟,进行了河道治理,变成了生态文化公园。定西八景、定西凤凰城的传说、定西建城故事等,被雕刻成画儿,镶嵌在公园的护墙上,为这座城市增添了文化内涵。

还得说一说金华林、福州林、青岛林。三座城市派来了工程师,带来了资金,怀着对定西人民的深情厚谊,在定西城市北部建起了金华林,在南山石羊岭建起了福州林,在东山建起了青岛林。云杉侧柏齐上,刺槐杨树交加。青山巍巍,绿树茁壮,友情长存,绿意盎然。

定西的树种真是多起来了。云杉、白皮松、北京栾树、构树、五角枫等许多市民们没见过的树种,如今遍布新城区的各个公园与各条街道。数不清的灌木花卉落户园林,让定西四季有绿、三季花开。春天最迷人的是丁香、迎春、连翘、贴梗海棠,整座定西城都香气弥漫。夏季有黄刺玫、黄花绣线菊、红瑞木竞相绽放。秋季呢,各种树叶都变黄了、变红了,高高低低,密密麻麻,绿黄红相间,色彩斑斓。冬天,云杉、白皮松、油松迎冬傲寒,给定西增添了绿意与生机。好美的定西,黄土高原上的绿色新城,也是我最爱的家园。

昔日的定西,贫穷荒凉尘土满眼;今日的定西,活力迸发如绿色满园。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想起来就很美好 1. 日光自屋顶打下,透过天窗,方方正正一柱,两抱粗,像硕大的时针,随着日头,从西往东走。上午在西,下午在东,不声不响,慢慢地走。注意看时,感觉不到它在走动。一眼...

四 临 晋 大 堂 一 山西是一个地上文物大省。在全国所遗留的为数不多的元代建筑,山西拥有的数目之多,无与伦比。元代的古戏台遗迹,全部在晋南这一片。而元代的大堂,仅剩三座,全部在山...

房子也像缺乏营养,普遍矮小、窄狭,丑陋不堪。 省城下来的知青,打村头经过,就说房子像没有发起来的馒头。话不中听,却在理。进自家门,或者外出串个门,很少有不低头就能进去的,哪次...

不管情不情愿,梦还是回来了。 真佩服这玩意儿“不为尧存,不为桀亡”的秉性,而且好像除了接纳,别无选择。在鹊鸟们争先恐后的聒噪中睁开眼睛,一宿梦频,累得人要死要活。盥洗,吞药,...

仲秋时节,正是大泽山葡萄成熟上市的日子,邻居朋友和大泽山有业务关系,适值假期,于是顺便和朋友一道,五人相约到向往已久的大泽山一游,看看大泽山上的奇峰异景,品品大泽山葡萄的醇...

开头的话 我最初介绍弄相山,是于一元主编的《文学星空报》1995年6月第四版《神秘的森林旅游》上有弄相山一节的介绍,其实,这也是我初识弄相山。那时我为了写这篇文章,匆匆到地坪乡政府...

浯溪三绝 浯溪在祁阳,城西南五里外,湘江东岸。浯溪本无名,普通小溪,因元结的命名而有名,因元结而著名。 2005年国庆,慕名赶到浯溪。如今的浯溪,是座美丽园林,有两万多平方米。入内...

大河长歌 邢体兴 在中国的版图上,以秦岭淮河为界,划为南方与北方。南方繁华秀丽,以温婉示人;北方沉稳浑厚,以壮阔著称。自古以来,人们又把北方的黄河流域称作中华民族的摇篮,不无...

活泼的兔年到来,过年的氛围先集中在朋友圈了。腊肉、风鱼、咸鸡高挂朋友圈,杀鸡烹羊的技巧通过视频比个高下。一个朋友在另一个朋友家门前一字排开五桶新酿米酒,得到的回赠是用橘皮和...

大约是大学里的第一个秋天,久已未至的双安商场还是一个逛街的选择,母亲给我买了一件桃红色的长款开襟毛衣,腰间的带子后来常年和衣服分居两地。在这个商场买的另一身儿是一条天蓝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