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薯者,红薯也!叫蜜薯不叫红薯,说明它品质上已经有了新的跨越。其次还因为红薯这种再普通不过的食品,记载着我们一方百姓的沧桑之变。这个沧桑之变的地方就是我的家乡兰考。

在兰考,红薯是载入兰考发展编年史的一种特色食品。早在上世纪60年代,红薯在我们兰考是看家主粮。老百姓有句俗语:“红薯片,红薯馍,离开红薯不能活。”那时候,一年红薯半年粮,也就是说,这半年吃的都是煮红薯,另外半年同样也离不开红薯,红薯片晒干磨成粉,然后用它或做窝窝头,或下粉条当菜,或用红薯粉做成面条。花样不管怎么翻新,一年到头还是红薯。

1963年前后,我在县中学读书,上学需要带干粮,背上一袋子红薯就是一个星期。校方负责为学生把红薯蒸熟。每当下课后,每个学生到大食堂领自己标了记号的蒸熟的红薯网袋,然后配以咸菜辣椒作菜,便是一顿饭。县委书记焦裕禄跟我们一样吃红薯。他儿子焦国庆乃我同窗,课余去过他家,印象最深的,是他家案子上那筐刚刚蒸熟的红薯。国家困难时期,百姓都体谅,国家也不易啊。

1969年深秋的一天晚上,第二天我就要穿上军装当兵走了,没想到故乡最重要的送别礼,还是关于红薯的事:晚上要下红薯粉条,这是件大事。

那时候,一个村子里,没什么手工作坊,唯一一个可以称得上手工作坊的,便是我们几户人家合起来开的下粉条的小粉坊。这可是周围三里五村都羡慕的行当。

下粉前,须先把新红薯洗净晾干,而后切成薄片再打成糊浆状,这都是妇女孩子们干的。最后一关是壮劳力承担,要下粉条。烧开了水,弄一个很大的葫芦漏瓢,让浆状的糊浆从瓢里漏下,一瓢足有七八斤,一边敲打一边漏出长线,长线直接落进烧开的沸水中,三五分钟煮后,捞出来就是长长的红薯成品粉条。晾晒之后,便是商品。一方百姓,这便是“名牌”副食。对于整个工艺来说,最为庄重的环节便是这最后一关,“揣粉面”和“下粉条”。

临参军这天,恰好就是这下粉条的日子。这一天,精壮劳力几乎都要到场,因为这要出大力的。其中最为重要的环节就是“揣粉面”。那些已经磨好的红薯粉必须搅合均匀,搅合均匀才有高质量的粉条,才能卖出好价钱,也才能赢得好口碑。

几个赤膊上身的汉子,面对一个1米高的大缸挥动胳膊,喊着号子,动作整齐地搅动大缸里百十斤重的红薯面粉。父老们有节奏的号子声,和着粉面搅动的声响,显得神圣而庄严,那情景,很像长江三峡的船工,男子汉的伟大劳动,似乎那一刻得到充分展现。

就这样,我度过了在故乡的最后一个晚上,第二天便穿上军装,告别了父老亲朋。

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过了50年后,依然离不开红薯话题。如今的兰考,红薯还是那些红薯,土地还是那方土地,而红薯却已经做成了品牌。不同的是,红薯已经不是乡亲们的看家主粮,变成了扬名四海的特色农产品。

从去年开始,老家的乡亲不断地要我回家,说一定要回家看看老家的红薯。开始,企业家出身的好友杨培淦说,回来看看吧,会让你惊喜。我笑了,吃红薯长大,红薯还能不知道,那有什么惊喜的?

直到后来,乡亲们把那些精包装的写着“兰考蜜薯”等特有标志的红薯寄到了北京,我才惊讶这个巨大的变化。

秋色渐浓,正是红薯收获时节,我回家看红薯。

应了豫剧《朝阳沟》那句唱词:“满眼的好风景,看也看不够”。兰考红薯种植渐成气候,沿途放眼望去,碧绿的红薯连片成方,到处都在做红薯文章。让我无法想到的是,小红薯竟然被老乡们做出了大文章。如今的红薯,再也不是过去一年红薯半年粮了,这是真正的地标性特色产品,是驰名全国的特色产品。

县委领导十分热情,说你回家一趟,一定要多看看,他亲自给开了一个必看的名单,比如柳林的现代化新村典范何寨,以做“五农好酱”名扬全国的代庄,还有把兰考泡桐做成乐器誉满全球的音乐小镇等等,这一切都让我这个外出半个世纪的老兵感到惊讶,不过我最想知道的还是红薯。这个在过去当作救命粮的产品,居然能够做成一个超乎想象的特色品牌。

要讲做强做大,在兰考数得着的还是杨培淦的“裕禄情蜜薯”,杨培淦的“兰考蜜薯”干脆以焦裕禄命名,因为焦裕禄在兰考的奋斗,就是为了改变兰考面貌,那是他们那一代人的兰考梦啊。杨培淦曾经有多年的经商经验,如今他把主要精力用来经营兰考蜜薯,计划明年种植3000亩以上。为了解决储藏问题,让客户一年四季都能吃到新鲜如初的蜜薯,他开发研制的现代化大型薯窖,可以储藏百万千万斤鲜薯,一个具有更大规模前景更远大的未来就要实现。

杨培淦告诉我,不是所有地方的红薯都能做成品牌的。兰考红薯之所以好,得益于它的区位优势。兰考地处黄河古道的黄金地段,土壤以沙壤土为主,土层深厚,极富有机质,透水性能好,而红薯最为适宜的生存条件恰恰这里全具备,土太粘或者土层太薄,都长不出兰考这样的红薯。

兰考蜜薯之所以受到广泛赞誉,就是因为它这特殊的地域优势。这种在兰考沙地生产的红薯,不论生吃、烤吃、蒸吃、煮吃都能尽享美味。

兰考蜜薯之所以名气越来越大,是因为这种红薯含微量元素高于其它红薯品种,维生素A、B、C、E等也都优于一般品种,淀粉含量每百克小于16克。它对于美容保健、净化血管、预防三高、延年益寿等都是极佳食品。

去年在北京遇见一个兰考老乡,他告诉我另外一件事,让我颇感惊奇。他说他现在回兰考也开始栽红薯,不过不是为了收获红薯,而是为了要红薯叶。他神秘地说:所有叶子都出口日本啊。他说他在北京认识一个日本商人,称红薯叶子价值要高于红薯,价钱也高,因为科学研究证明,红薯叶子具有软化血管和预防癌症的特殊功效,在日本极受推崇。另外,这个日本人还从本国带来一种种植方法,非常适宜在兰考推广,那就是让红薯深深埋入地下,而后就只长叶子不长红薯,这样可以大量收获红薯叶。按照市场价格,其收入要比红薯高了很多。如此算来,关于红薯的大文章越做思路越开阔。

兰考乡亲是懂得感恩的。焦裕禄毕生致力于让百姓过上好日子,如今兰考一年一小变,三年一大变,正在朝着更美好的未来不断发展。所以,杨培淦给自己的公司也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感恩薯业有限公司,感什么恩?感谢党的恩,感谢焦裕禄那一辈共产党人的恩,也是兰考百姓对焦裕禄那一代人的思念之情。

回到北京以后,与曾经在欧洲做过多个国家大使、现在专门负责中欧地标产品准入的沈如祥大使闲聊,他说,我国向海外出口特别是向欧洲出口的地标产品,足有上百种之多,这些具有地标意义的产品,一旦被中欧双方确认批准,便可以享受免检和大批量输出。我便谈起“兰考蜜薯”这个颇具地标意义的产品,问是不是也可以作为一种推荐品牌呢?他听后表现出极大兴趣,并且听了我的详细介绍。他提出,适当时候要去兰考考察。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兰考蜜薯上了欧洲人的餐桌,成为国际知名地标品牌,那我们的兰考蜜薯就不再只是扬名华夏,而是真正走向海外了。

写到这儿,想到豫剧《七品芝麻官》一句著名的唱词:“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种红薯”,我看可以改一改:“当官为民谋幸福,也可回家种红薯”。朋友们,到兰考一起吃红薯,种红薯,卖红薯,怎么样?红薯,如今是兰考百姓的幸福路。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晌午,村街排起了扎龙灯的长队。四角方窗的花灯扎在一块两米长的木板上,木板与木板用一根可作把手的木棍穿洞栓实,绑上红布,喜庆映眼。一板接一板的花灯,延绵140余米,犹如一座横跨河...

今日立春。凌晨四时许,田雁宁辞世。早起见他儿子来讯息,我只回了几个字:“田男,任叔叔为你爸伤心。”悲尽哀绝,一片空白,无法多言。 雁宁,于达州市开江长大,年少习文,文学影响广...

1 我家屋后有一棵柳树,树身粗大,三个成年人手牵手都合围不了,树影婆娑,阴翳蔽日,在我的老家非常显眼。说实话,像这么粗大的柳树,十里八乡都难得一见。 春来柳叶渐渐生出,一根根细...

在冬天,没有什么比一碗热粥来得更温暖熨帖。别的食物虽然可以填饱肚子,但不如粥让人瞬间觉得周身温暖。热汤虽然也可御寒,但远不如热粥踏实。粥,既可果腹又可御寒,既可养胃又有利养...

一 今年夏天,参加中国作协组织的一个文学活动,有机会去了浙江临安。 临安是杭州的一个区,位于杭州西部。我对临安的第一印象是,除了其区府所在的区域外,大部分地区和四川的山区很相...

一 住过多年的地方称为“老院”,这是天津的风土人情。恋旧的天津人喜欢经常回老院探望,哪怕见不到老邻居、也没有熟悉的人,固执得还是要经常回去,在生活过的地方走一走、看一看,在回...

早就听说引黄灌区打渔张这个地方,一直没有机会前往。最近终于目睹它的芳容。 打渔张闸区的来由,有一个耐人寻味的故事。打渔张最初是黄河岸边的一个小村庄,本来不在滨州境内,而是在东...

从前我们这里,婚丧嫁娶,红喜事,白喜事,都是人生大事,举家会族,操劳好几天才搞得定。说结婚。去女方家抬嫁妆、“打折返”第一天,敲锣打鼓,唢呐呜哇,鞭炮砰啪,将新娘子接回来“...

爱酒之人,大概一生只钟情于一种酒。 他们天生对味道敏感,喜欢遍寻天下的好酒,也凡美酒都值得痛饮、值得品茗。爱好会时有不专,有时一阵嗜辣,一阵嗜苦。然而留给各地美酒的是“欣赏”...

一连好几天,他都梦见了同一株树。一株需要数人合抱的大树,像泰山一样稳稳地压在地平线上,叫人想起人类祖父的形象。但即便是梦中,他也清楚,那不是一株真实的树,而是抽象的树、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