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草,学名白茅,有:丝茅草、丝茅根、甜根、甜根草等多名。时珍曰∶茅叶如矛, 故谓之茅。人们习惯称它为茅草,家乡人称它为“丫”。

茅草耐旱,多生于山坡、田野。茅草属多年生草本,高1.5米左右。刚出土时,像竹笋,十分尖锐。叶舌干膜质,钝头,长约1毫米;叶茎较短,圆形;叶片线形或线状披针形,先端渐尖,基部渐狭,中部宽,顶部尖,有锯齿。花白色,花序圆锥柱状,长5-20厘米,分枝短缩密集。花期为5-6月。根茎白色,匍匐横走,根茎被鳞片包住。

茅草,比一般草坚硬,不容易腐烂,黎家人常用它盖房子,能遮风挡雨两三年。黎族人从古到今住的是茅草屋,就是用茅草盖的。茅草对黎族人来说非常重要,是黎族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植物

家乡人家家户户都有自己的一块茅草地,它如同稻田一样重要。

秋天,家乡人忙完田里的活后,便开始忙茅草地里的活。他们像收割稻谷一样,把茅草一把一把割下,晒干后,扎成一捆捆,挑回家存放。然后,用火把割剩下的茅草头烧掉,说是茅草头被火烧后,明年会长出更茂盛的茅草。家乡人把茅草存放好,等到第二年的五月或六月,雨季来临之前,用竹片把茅草一小束一小束地编成3米长茅草条,然后把屋顶上的旧茅草拆下,换上新的茅草,这样雨季来了就不会漏雨了。

家乡人盖屋顶的劳动场面,可热闹了。一家人盖,全村人来帮忙。盖房屋顶的活是男人的活,他们有的在屋顶上,有的在地上,有说有笑,乐呵呵的。屋顶上的人负责把茅草条绑在屋顶的木棍上,地下的人负责把茅草条递上给屋顶上的人。负责递茅草条的人,拿着一根两头尖的长竹竿,往茅草条一扎,顶得老高老高的,摇摇晃晃地朝屋顶上递去,屋顶上的人起身接住茅草条,有时茅草条没递上去,掉在地上,大家哈哈笑了起来。有时茅草条没被屋顶上的人接住,滑落地上,大家也哈哈笑了起来。就这样,盖茅屋劳动,在一片笑声中完成。递茅草条的活,可不是容易的活,矮小或力气小的人都干不来。

我从小到大割茅草。小时候,我与母亲一起割,或与姐姐和妹妹一起割茅草,用来盖屋顶。茅草两边如锯齿一般锐利,把人的手割成一条一条深深的痕来,而且很痒。割茅草时,我没少挨过茅草叶的割伤。

茅草能用来盖房,茅草根能辱药,能治很多病。

茅草根,也称白茅根。有凉血止血,清热解毒等功效。白茅草根作用是很多,还可以用来治疗吐血,尿血水肿,黄疸。呕吐,咳嗽等。同时对治疗急性传染病,肝炎也有一定的效果。李时珍《本草纲目》:“白茅根,甘能除伏热,利小便,故能止诸血,哕逆,喘急,消渴,治黄疸水肿,乃良物也。”﹔《中药大辞典》:“凉血,止血,清热,利尿。治热病烦渴,吐血,衄血,肺热喘急,胃热哕逆,淋病,小便不利,水肿,黄疸。”茅草根作用还远远不止这些,它的用处之大是不可估量的,我们无人不得到茅草根的好处,不受茅草的恩惠。

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一天下午,放学回家的路上,我看见路边的草丛里,长着许多蘑菇,可把我乐坏了。那时候能吃上一顿蘑菇汤,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每天放学回家我总是在胶林里寻找蘑菇,希望能采到一点蘑菇,美美的吃一顿蘑菇汤。我高兴地摘了一书包的蘑菇,带回家。很晚才从地里干活回家的母亲,看见家里有蘑菇,就把蘑菇煮给全家人吃。全家人很久没吃蘑菇了,都抢着吃。生长在野外的蘑菇,有的有毒不能吃,如果不认真和仔细辨认,或不懂辨认,就会采到有毒的蘑菇。我不懂什么样的蘑菇有毒,什么样的蘑菇没有毒,所以,那天我摘的是有毒的蘑菇。全家人吃蘑菇后中毒,又拉肚子,又呕吐。幸好母亲不舍得把蘑菇煮完,只煮了一半,留一半。全家每人只吃到一点毒蘑菇,所有才没出人命。但有又拉又吐,把全家人都拉脱水。父亲和母亲拉得没力气去干活,姐姐和妹妹拉得没力气上学。父亲每天到村头挖茅草根回来煮水,给全家人喝,全家人渴了几天茅草根的水,才止泻,止吐,全家人才没事。现在我想起这事都害怕,在医疗条件差的那时候,如果不是父亲挖的茅草根,后果不堪设想。

虽然现在医疗条件好了,但家乡人仍然喜欢挖茅草根煮水喝,只不过喝法多了,讲究了。有的人在茅草根水里加蜂蜜,喝起来香甜甜的﹔有的人在茅草根水里加蜂蜜,再放到冰箱里冻。冻后的蜂蜜茅草根水,喝起来甜蜜、凉爽,特别酷暑时,喝冰冻茅草根水,那可是透心的凉。

我喜欢茅草根原来的味道,那是黎山的味道。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中午时分,天坛西北侧的双环亭和双方亭,是北京老人的天下。特别是到了冬天,这里暖阳高照,视野开阔,不少老人坐在走廊的长条椅子上,老猫一样,懒洋洋地晒太阳,吃东西,冲盹儿,或眯...

十余年前,也是初春时节,我在学校公告栏里看到一个花道教室的广告。花道老师是与我同一个学院的师兄,练习地点在农学部东侧小巷的木楼内,我走过去很方便,于是就写邮件报了名。那段时...

一个秋日,我们又一次走进颐和园。 走的是东门,仁寿殿门前的龙、凤和麒麟,依然守卫在那里。几株古老的金桂树正在开花,香气满园。这种香味甚是特别,异于丁香,也异于金叶女贞,一口吸...

贴年画,迎新春。那些年岁,每逢新春之际,家中总会张贴新的年画,以求吉祥如意、五谷丰登。年画,这种植根于人间烟火的艺术,朴实而又有温度,不仅装点了人们节日的喜庆,而且寄托着人...

“我是‘坐家’”,我的一位作家朋友曾自谦道,这不禁使我留意起了作家们的座椅。“不著一字,尽得风流——现代作家书房展”是中国现代文学馆的常设展,一桌一椅一方几,一人一灯一卷书...

兔年是我的本命年,到龙年终于可以说,已平静度过。传统的力量不可忽视,记得开年时,总觉得这一年要谨慎些、仔细些,自我暗示不经意就成了自律的枷锁。冒险的事情不敢做,太远的地方不...

江南年糕这一美食在江浙一带已流传两千多年,且俨然成为春节的时令食品。每年进入腊月,掸新、打年糕、做米酒、贴春联、吃年夜饭、放鞭炮、走亲戚等接踵而至,日子里天天渲染着浓郁的过...

父亲去世后,我将母亲接来身边生活,如今小半年了。我从小跟着爷爷奶奶,后来上大学,十五六岁就离开了家,我与母亲真正一起生活的时间并不长。我在城里住的是高层楼房,电梯入户,搬来...

我的家乡山东即墨,是一座有着悠久历史的古城。我在家乡读书时,即墨县(今青岛市即墨区)尚属于烟台地区,1978年改属青岛市。在我心中,即墨、烟台、青岛乃至整个胶东半岛都是我的故乡。...

过年,是我们中华民族最盛大的传统节日,在我豫北的老家,这个节日被称为“年下”。 一进入农历的腊月,肉眼可见的村里的小孩子脸上都洋溢着喜庆,因为这不仅代表他们即将进入“撒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