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草,学名白茅,有:丝茅草、丝茅根、甜根、甜根草等多名。时珍曰∶茅叶如矛, 故谓之茅。人们习惯称它为茅草,家乡人称它为“丫”。

茅草耐旱,多生于山坡、田野。茅草属多年生草本,高1.5米左右。刚出土时,像竹笋,十分尖锐。叶舌干膜质,钝头,长约1毫米;叶茎较短,圆形;叶片线形或线状披针形,先端渐尖,基部渐狭,中部宽,顶部尖,有锯齿。花白色,花序圆锥柱状,长5-20厘米,分枝短缩密集。花期为5-6月。根茎白色,匍匐横走,根茎被鳞片包住。

茅草,比一般草坚硬,不容易腐烂,黎家人常用它盖房子,能遮风挡雨两三年。黎族人从古到今住的是茅草屋,就是用茅草盖的。茅草对黎族人来说非常重要,是黎族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植物

家乡人家家户户都有自己的一块茅草地,它如同稻田一样重要。

秋天,家乡人忙完田里的活后,便开始忙茅草地里的活。他们像收割稻谷一样,把茅草一把一把割下,晒干后,扎成一捆捆,挑回家存放。然后,用火把割剩下的茅草头烧掉,说是茅草头被火烧后,明年会长出更茂盛的茅草。家乡人把茅草存放好,等到第二年的五月或六月,雨季来临之前,用竹片把茅草一小束一小束地编成3米长茅草条,然后把屋顶上的旧茅草拆下,换上新的茅草,这样雨季来了就不会漏雨了。

家乡人盖屋顶的劳动场面,可热闹了。一家人盖,全村人来帮忙。盖房屋顶的活是男人的活,他们有的在屋顶上,有的在地上,有说有笑,乐呵呵的。屋顶上的人负责把茅草条绑在屋顶的木棍上,地下的人负责把茅草条递上给屋顶上的人。负责递茅草条的人,拿着一根两头尖的长竹竿,往茅草条一扎,顶得老高老高的,摇摇晃晃地朝屋顶上递去,屋顶上的人起身接住茅草条,有时茅草条没递上去,掉在地上,大家哈哈笑了起来。有时茅草条没被屋顶上的人接住,滑落地上,大家也哈哈笑了起来。就这样,盖茅屋劳动,在一片笑声中完成。递茅草条的活,可不是容易的活,矮小或力气小的人都干不来。

我从小到大割茅草。小时候,我与母亲一起割,或与姐姐和妹妹一起割茅草,用来盖屋顶。茅草两边如锯齿一般锐利,把人的手割成一条一条深深的痕来,而且很痒。割茅草时,我没少挨过茅草叶的割伤。

茅草能用来盖房,茅草根能辱药,能治很多病。

茅草根,也称白茅根。有凉血止血,清热解毒等功效。白茅草根作用是很多,还可以用来治疗吐血,尿血水肿,黄疸。呕吐,咳嗽等。同时对治疗急性传染病,肝炎也有一定的效果。李时珍《本草纲目》:“白茅根,甘能除伏热,利小便,故能止诸血,哕逆,喘急,消渴,治黄疸水肿,乃良物也。”﹔《中药大辞典》:“凉血,止血,清热,利尿。治热病烦渴,吐血,衄血,肺热喘急,胃热哕逆,淋病,小便不利,水肿,黄疸。”茅草根作用还远远不止这些,它的用处之大是不可估量的,我们无人不得到茅草根的好处,不受茅草的恩惠。

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一天下午,放学回家的路上,我看见路边的草丛里,长着许多蘑菇,可把我乐坏了。那时候能吃上一顿蘑菇汤,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每天放学回家我总是在胶林里寻找蘑菇,希望能采到一点蘑菇,美美的吃一顿蘑菇汤。我高兴地摘了一书包的蘑菇,带回家。很晚才从地里干活回家的母亲,看见家里有蘑菇,就把蘑菇煮给全家人吃。全家人很久没吃蘑菇了,都抢着吃。生长在野外的蘑菇,有的有毒不能吃,如果不认真和仔细辨认,或不懂辨认,就会采到有毒的蘑菇。我不懂什么样的蘑菇有毒,什么样的蘑菇没有毒,所以,那天我摘的是有毒的蘑菇。全家人吃蘑菇后中毒,又拉肚子,又呕吐。幸好母亲不舍得把蘑菇煮完,只煮了一半,留一半。全家每人只吃到一点毒蘑菇,所有才没出人命。但有又拉又吐,把全家人都拉脱水。父亲和母亲拉得没力气去干活,姐姐和妹妹拉得没力气上学。父亲每天到村头挖茅草根回来煮水,给全家人喝,全家人渴了几天茅草根的水,才止泻,止吐,全家人才没事。现在我想起这事都害怕,在医疗条件差的那时候,如果不是父亲挖的茅草根,后果不堪设想。

虽然现在医疗条件好了,但家乡人仍然喜欢挖茅草根煮水喝,只不过喝法多了,讲究了。有的人在茅草根水里加蜂蜜,喝起来香甜甜的﹔有的人在茅草根水里加蜂蜜,再放到冰箱里冻。冻后的蜂蜜茅草根水,喝起来甜蜜、凉爽,特别酷暑时,喝冰冻茅草根水,那可是透心的凉。

我喜欢茅草根原来的味道,那是黎山的味道。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想起来就很美好 1. 日光自屋顶打下,透过天窗,方方正正一柱,两抱粗,像硕大的时针,随着日头,从西往东走。上午在西,下午在东,不声不响,慢慢地走。注意看时,感觉不到它在走动。一眼...

四 临 晋 大 堂 一 山西是一个地上文物大省。在全国所遗留的为数不多的元代建筑,山西拥有的数目之多,无与伦比。元代的古戏台遗迹,全部在晋南这一片。而元代的大堂,仅剩三座,全部在山...

房子也像缺乏营养,普遍矮小、窄狭,丑陋不堪。 省城下来的知青,打村头经过,就说房子像没有发起来的馒头。话不中听,却在理。进自家门,或者外出串个门,很少有不低头就能进去的,哪次...

不管情不情愿,梦还是回来了。 真佩服这玩意儿“不为尧存,不为桀亡”的秉性,而且好像除了接纳,别无选择。在鹊鸟们争先恐后的聒噪中睁开眼睛,一宿梦频,累得人要死要活。盥洗,吞药,...

仲秋时节,正是大泽山葡萄成熟上市的日子,邻居朋友和大泽山有业务关系,适值假期,于是顺便和朋友一道,五人相约到向往已久的大泽山一游,看看大泽山上的奇峰异景,品品大泽山葡萄的醇...

开头的话 我最初介绍弄相山,是于一元主编的《文学星空报》1995年6月第四版《神秘的森林旅游》上有弄相山一节的介绍,其实,这也是我初识弄相山。那时我为了写这篇文章,匆匆到地坪乡政府...

浯溪三绝 浯溪在祁阳,城西南五里外,湘江东岸。浯溪本无名,普通小溪,因元结的命名而有名,因元结而著名。 2005年国庆,慕名赶到浯溪。如今的浯溪,是座美丽园林,有两万多平方米。入内...

大河长歌 邢体兴 在中国的版图上,以秦岭淮河为界,划为南方与北方。南方繁华秀丽,以温婉示人;北方沉稳浑厚,以壮阔著称。自古以来,人们又把北方的黄河流域称作中华民族的摇篮,不无...

活泼的兔年到来,过年的氛围先集中在朋友圈了。腊肉、风鱼、咸鸡高挂朋友圈,杀鸡烹羊的技巧通过视频比个高下。一个朋友在另一个朋友家门前一字排开五桶新酿米酒,得到的回赠是用橘皮和...

大约是大学里的第一个秋天,久已未至的双安商场还是一个逛街的选择,母亲给我买了一件桃红色的长款开襟毛衣,腰间的带子后来常年和衣服分居两地。在这个商场买的另一身儿是一条天蓝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