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历8月15日,夏季末伏,秋季即将到来,这炎热的夏天将快要与我们告别,即将进入一个新的开始。我站在顶楼,感受着吹刮的风,安静的仰望即将失去颜色的天空,它快要被乌云压倒了。

现在,我坐在顶楼上,我在等一场只有夏季里才有的雨的样貌出现。这是夏季里最后一场雨的降临。我默默的等着……天空的乌云早已经沿着浩瀚的大气层正慢慢的往下压。风在我耳边预示着,刮的铁皮声声作响,眼前的土地已经开始变得湿润了少许。天空的乌云已快要把整个蓝天压的喘不过气来了。我就这样守着它,等候着。

第一滴雨珠降临了,它轻柔的滴在了我的左腿上。随即,数千颗雨珠粉粉的在眼前完美降落,我呆呆的望着他们。我感觉到它们带给我的不是预示我立刻撤退的消息,而是一种恋恋不舍的悲情。他们各自齐落在我的身体上;顺着我的左腿的肌肤、透过表皮层穿过真皮层,沿着各层皮肤细胞、刻入我体内的软组织里。然后…它把一滴眼泪留在了我的体内,并缓慢的躺下来,变成数万颗金黄色粒子般,飘向了那朵前来接他回家的白云;那金黄色的粒子在我眼前的模样是那般的无暇而美好!这一刻,我的心脏加快了它运行的速度,我的身体不自主地控制我的手臂,想要去抓住他,然后将他拥入怀抱里……给他力量,我心中深有千言万语想倾诉给这颗受委屈的幼小的心灵……

当这一刻出现,我是多么的希望时光就这样静止在这刹那之中,我想就这般紧紧的拥抱着他,赋予他无限的温暖和希望,或许这希望很是渺小迷茫,但是请一定要去接受他的渺小和迷茫,因为无论怎样,至少他还是充满着渺小的希望与温暖的阳光。

在这个时候,雨下的大了许多,雷声也在耳边若有若无的回响,他的气势和威严很是庞大,但是他很悲伤,天空的乌云下的很是沮丧,在这一刻,仿佛雨声不在成为我们口中所说的雨声,而是不舍的沮丧掺杂在雨声之中。不断的哭泣,不断而不舍。

雨下的更大了,哗啦啦的雨声连绵不断,这无不映射出他对此刻的留恋与牵挂,他恐怕他离开以后会没有人精心照看它,心中的思念也只能这样成为思念。每一滴雨珠完美落下,只能就这样浸湿在地面上,几分钟以后,他们将被烈日晒为潮湿的印象,然而…这也将就此成为他们留给夏天最后的痕迹,也将在这里与夏天做最后的告别。明年,他们还将继续在老地方重逢相见,最后,这也是这场罕见的大雨与我最后的告别。或许明年……或许明年的明年…又或许在未来,这场罕见的大雨将再次重新绽放他那极具活泼的生命力。我期望他的到来,到那时,我将再次拥抱他在怀里;宽慰他、抚慰他的幼小的心灵、给予他无穷的温暖和一种安静的呵护、对他叙述我这些年的经历和时光。如果他还将要离开,我也只能再和他告别,然后……我还将继续等候他的到来,盼着与他再次重逢,相遇。

现在是北京时间晚上十二点刻。我一个人独自傻傻呆呆的站在阳台上观赏着窗外的夜色。这场罕见的大雨现在已经没有声音了。雨停了,也走了,夜空无比的安静,在我耳边盘旋的只是雨后房梁上滴水落地的声音了。我来到顶楼,用眼睛目视着雨后,地面上雨水的痕迹,周围也无比安静。我沉着气,不敢发声,不敢说话,不忍心吵着眼前的景象,只是安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没敢有任何动作和声响,就这样一直默默的站着;守着、看着、听着、嗅着、感受着……

这一切,仿佛犹如岁月一般,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就如同没有发生过一般。这瞬间走的可真快,而我们就是当中瞬间里的过客,我们看看时间,时间也对视着我们,没有任何声响,没有任何消息,而我们只能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感受着。走的真快,流的急促,想着也消沉,看着也冷漠。愿你旅途顺利、愿你前途光明、愿你永远风华正茂,愿你积极温暖动人。愿你年轻;愿你心中充满着伟大的希望、我会一直在,一直等到你我再次重逢,这一切都将再次重演。我们是一路上的风,愿你永恒,热泪盈眶。

八月下旬,阳历8月23号,夏季处暑。即为‘出暑’,是炎热天气离开的意思。这将标志着炎热的天已快要到头了,夏天的炎热渐渐消散,秋季即将到来的消息。当我们在面对眼前的事物或情境时,也许我们会感到悲伤;消极、不堪入目、烦躁不安、忐忑不定、又或者说…我们又很坦然,等诸如此类的感受。但当他悄无声息;默默无然、甚至不辞而别的时候,我相信,我们每个人心中或多或少都会有点小不舍的感觉在头脑里盘旋不定吧…当然,自己是深有这种体会的。无论怎样,只要与之相处足够长时间,随之而来那便就是一钟深刻感情的刻录 。所以…我恳求诚恳,诚挚。情慢慢静下来思考,请珍惜吧。请珍惜吧……

文章写到这里,告别告到这里。我需要表达的,倾诉的,也要快诉说完了。

过了今晚,就只能等到明年的重逢了。谢谢你,夏天!

愿明年的你,更佳朝气蓬勃。我们是站到一起的花草,希望你到来的时候,能继续带着那般婆娑的姿态,温暖动人的神情,和那靓丽的面孔,呈现在大世界的眼前。

亲爱的夏天,深爱的雨,后会有期。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晌午,村街排起了扎龙灯的长队。四角方窗的花灯扎在一块两米长的木板上,木板与木板用一根可作把手的木棍穿洞栓实,绑上红布,喜庆映眼。一板接一板的花灯,延绵140余米,犹如一座横跨河...

今日立春。凌晨四时许,田雁宁辞世。早起见他儿子来讯息,我只回了几个字:“田男,任叔叔为你爸伤心。”悲尽哀绝,一片空白,无法多言。 雁宁,于达州市开江长大,年少习文,文学影响广...

1 我家屋后有一棵柳树,树身粗大,三个成年人手牵手都合围不了,树影婆娑,阴翳蔽日,在我的老家非常显眼。说实话,像这么粗大的柳树,十里八乡都难得一见。 春来柳叶渐渐生出,一根根细...

在冬天,没有什么比一碗热粥来得更温暖熨帖。别的食物虽然可以填饱肚子,但不如粥让人瞬间觉得周身温暖。热汤虽然也可御寒,但远不如热粥踏实。粥,既可果腹又可御寒,既可养胃又有利养...

一 今年夏天,参加中国作协组织的一个文学活动,有机会去了浙江临安。 临安是杭州的一个区,位于杭州西部。我对临安的第一印象是,除了其区府所在的区域外,大部分地区和四川的山区很相...

一 住过多年的地方称为“老院”,这是天津的风土人情。恋旧的天津人喜欢经常回老院探望,哪怕见不到老邻居、也没有熟悉的人,固执得还是要经常回去,在生活过的地方走一走、看一看,在回...

早就听说引黄灌区打渔张这个地方,一直没有机会前往。最近终于目睹它的芳容。 打渔张闸区的来由,有一个耐人寻味的故事。打渔张最初是黄河岸边的一个小村庄,本来不在滨州境内,而是在东...

从前我们这里,婚丧嫁娶,红喜事,白喜事,都是人生大事,举家会族,操劳好几天才搞得定。说结婚。去女方家抬嫁妆、“打折返”第一天,敲锣打鼓,唢呐呜哇,鞭炮砰啪,将新娘子接回来“...

爱酒之人,大概一生只钟情于一种酒。 他们天生对味道敏感,喜欢遍寻天下的好酒,也凡美酒都值得痛饮、值得品茗。爱好会时有不专,有时一阵嗜辣,一阵嗜苦。然而留给各地美酒的是“欣赏”...

一连好几天,他都梦见了同一株树。一株需要数人合抱的大树,像泰山一样稳稳地压在地平线上,叫人想起人类祖父的形象。但即便是梦中,他也清楚,那不是一株真实的树,而是抽象的树、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