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鸭到底是什么样的鸟?

春夏两季,生态是热烈奔放的,鄱阳湖区有数不完的惊艳,单说到湖上去垂钓,也都有腥味盎然破费一壶老酒的世景,青鸭鸟怎么唱盛唱衰,都没有人理会。

到深秋过后,乃至年节到来之前,情况就不一样,夜空里有青鸭飞过,一声两声,屋子里听风的人心一缩,情绪立马就低沉下来。

单从意境上想,跟马致远的《天沙净》是很一致的,枯藤老树,古道瘦马,夕阳西下……这都很入画,入画的东西都被赋予另外的青春,但还说到了昏鸦,昏鸦一声,灯暗十盏。

乌鸦的鸣叫不吉利,到底是怎么不吉利,倒是没有人能说出个子丑寅卯;青鸭半声咽,恐怕暗去的灯就不止十盏了。青鸭鸣叫的不吉利,许多人能说出名堂,那年,那月,那卷风,那艘船,过险滩……不说,不说,说起来都是泪。

世有黑鸟,鬼魂附体为青鸭,有青鸭飞过,就是有阴间的“人事安排”,听,那声之下,正对谁家,正是呢,那那谁家娃,烂船走下江……

我妹夫在鄱阳湖里被歹人所害的那个夜晚,有一只青鸭就在我住的学校里的教工宿舍外凄厉地叫了一晚上,我用唯物主义的道理反复告诫自己世上本无鬼,青鸭,鸟而已,那青鸭好似看破我的心思,叫得一声比一声哀伤,好似就在窗外,这么说真是妹夫喊冤呀,天太黑,我就是半夜起来也不知你魂在何方啊,再说,我白衣相公一个,势单力薄,真真难受所托啊。

前几年,故里有个书法家妻子过世,有一青鸭飞窗入屋,陪着老者过了一天两夜,哀哀不肯离去,这事不虚妄,老者把照片都晒出来了。

青鸭,鬼魂附体的鸟。这个地方,古往今来都是这么说。

书读到背上去时,青鸭到处飞;书文从背上慢慢往脑子里走的时候,我才知道,所谓青鸭,夜鹭而已。

说起鹭,农家人会品味白鹭与闲牛相伴的温馨画面,资深的国画家,多半也都画过这个题材,格律诗那更是不乏相关文字。确实,牛或卧刍或立食,白鹭不时从牛角上飞到牛背上,好似在聊着五谷四诗,又好似在谈着旧年今春,生命的艰难好似在这个画面里没有了踪影,给人安然吉祥的情愫。夜鹭也是鹭,整体看,夜鹭和白鹭确实有着太多的亲缘,但两者还是有很多不同。夜鹭头带两根白毛,背黑腹灰,立起来驼着背,眼露凶光。幼鸟满身花纹如水鸡,成鸟则一夜变身,装扮如执丧的道士,白天在树上歇息,到傍晚才出来觅食。乡间黄昏,地上被黑暗笼罩,只有天空是亮的,有夜鹭一二飞过,逆着光现出黑色的身影,不时呼唤同类,发出丑陋暗哑的声音,而此时天地间已没有了白天本来也不多的热烈,青鸭鸣叫是那样的刺激着泥屋里被寒苦和生死折磨的人的听觉神经。

我的故乡人,几乎没有人对青鸭的叫声不敏感的,那些靠土地、手艺吃饭的人,因着前世今生的缘分,活过了花甲,活过了古稀,甚至活过了杖朝,到骨血里去查,岁岁年年都有青鸭哀鸣的痕迹。许多人没有成年就被青鸭声叫唤着走了。我的叔叔,三岁的时候被饥饿折磨得了走马疳病,牙齿一颗颗的掉落,有一日,听得青鸭鸟飞过,三声。这娃对我奶说:娘,青鸭来,唤我走,只在三更。我奶说,三更时真再听得青鸭叫,一声大,一声小;一声寡,一声脆。那是黑白无常来接人。奶奶正诧异青鸭声为何往南去,叔叔就走了。

青鸭竟然左右了故乡人的人生?那当然不是,鸟而已,鹭而已,扁嘴鸭都不是。那年我帮一个娃参军,娃感恩,在送兵之前的一天送来几只湖鸟做野味。我一看三只都是涉鸟,赫然有一只夜鹭。我的乡亲多数是不认得青鸭的,青鸭是鬼魂附体的东西,黑魆魆地在夜空贼行,避之唯恐不及,谁还想着去看它呀?我是认得的,那鸟张着惶恐的眼(已没有了凶光),驮着背,一声不吭。我把三只涉鸟都放了,仓皇逃窜的青鸭,说声谢谢的胆量都没有,就那德性,哪里能和鬼魂合二为一去做勾人魂魄的恶事啊?

真实的情况是,湖区人,经历的苦难太多,寂寞、孤单地在生死线上挣扎的经历太多,贫瘠的土地上,与人相伴的有虫豸,有狼犲,还有飞鸟,一些生灵被人赋予了吉祥,一些生灵却被罩上了魔气。夜鹭,因为声音暗哑难听,又因为它只到黄昏后才出来觅食,难免被失意、绝望的人认作鬼魅。大概一开始只是偶然的个例,口口相传,代代说哀,就成了一方伤痛的文化。

南北朝以后有了鄱阳湖,鱼虾衍生,也就有了涉鸟,青鸭的谬歌起唱至今,已是千年。

青鸭至今在我故乡的天空哀鸣,土地庙里的菜油灯至今还亮着昏黄的光。

缺衣少食的情况应当是一去不复返了,极度匮乏医疗资源的情况也得到了很大改善。但总还是有着生死纠结。

一年中总有些时日北风萧瑟,枯茅披霜,留守故土的人受孤独折磨,过了花甲的人身子骨总是有着这样那样的退变的,七古八怪的疾病“乱点鸳鸯谱”的情况总是存在的,不再青春的人胡思乱想也就难免。生态环境的保护,促成了湖区鸟类的繁盛,青鸭的叫声自然也会比以往更多。夜鹭声声叫,心弦根根惊。

是不是,这块土地被罗隐喝过,一道魔咒千年不退?

不是的。守在故土上的人的结构和环境也在发生变化,回乡创业的青年越来越多,本地就业的人口也快速增加,留守的情况在减少,地方上敬老、养老的事业也从萌芽走向成熟,交通、医疗也在快速改善,娱乐、健身设施渐渐多了起来。人的身心也就强健起来。

青鸭当然还是在夜空飞,独飞的境况少,群飞的境况多,叫唤是叫唤,人心不怕鬼,只当风吹过。

而且,故土上有个叫雪夜彭城的,忽然发文一篇,说青鸭非鸭非鬼只是鹭,跟牛角上盘旋的白鹭是表亲。这不就洗黑成白了么?

呵呵,破涕而笑。

那么,青鸭的故事,就跑到耕者的笔端,凝成文化的痕迹,合在纸堆中静默,等阳气旺盛的人从容翻阅。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从前我们这里,婚丧嫁娶,红喜事,白喜事,都是人生大事,举家会族,操劳好几天才搞得定。说结婚。去女方家抬嫁妆、“打折返”第一天,敲锣打鼓,唢呐呜哇,鞭炮砰啪,将新娘子接回来“...

爱酒之人,大概一生只钟情于一种酒。 他们天生对味道敏感,喜欢遍寻天下的好酒,也凡美酒都值得痛饮、值得品茗。爱好会时有不专,有时一阵嗜辣,一阵嗜苦。然而留给各地美酒的是“欣赏”...

一连好几天,他都梦见了同一株树。一株需要数人合抱的大树,像泰山一样稳稳地压在地平线上,叫人想起人类祖父的形象。但即便是梦中,他也清楚,那不是一株真实的树,而是抽象的树、艺术...

在北京,张晓刚的工作室与我的住处隔了一条宽阔的马路,我在窗口可以看到他工作室的屋顶,但是无法确定众多屋顶里哪个屋顶下有他的身影。在他工作室的窗口也可以清楚看到我住的公寓大楼...

上小学开始写作文。写作文从记叙文开始。然后便是记一次春游,记一次运动会,记最难忘的一件事……下乡十年,好不容易恢复高考,已经二十八岁,坐在考场上,发下来的语文考卷,作文考题...

小时候,住在祖母的木房子里,板窗一关,俨然一个深幽的洞穴。屋外阳光煌煌、人声喧嚷,里面暗无天日。当一间屋子没了光,一切言行举止也便失去参照和意义。 那是小伙伴的家,我只去过一...

一 绿,垂挂下来,铺展开来,浓结起来,自高处向低处,自一点向四面八方,自平面向立体,自眼前向纵深,自春向夏秋冬,泼泼辣辣,毫无遮掩,毫无保留,不遗余力,周而复始。随着盛大的绿...

大雪过后,腌了一刀肉,五花连带一根肋排。菜市最贵的黑猪肉,一刀斩下,百余元。店家根据比例抹了盐,我拾回家又抹了一层花椒,放不锈钢盆内密封,搁北窗空调外机上,静置一周后,挂出...

编者按 故乡历来是被认为是一个作家的文学出发地和精神归宿地,倒映在作品的字里行间。纪录片《文学的故乡》导演张同道说过:“每位作家都背负着自己的大地河山、草木四季。故乡是作家出...

我的买书经历,最早可以追溯到小学一年级时,不过更准确地说,那时买的书是学名叫连环画的小人书。 小时候,前门大街的南头末端,离天桥路口不远的马路西边,天桥菜市场的北边,有一家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