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冬时节的冷雨,以泼墨般的写意手法,在残荷枯叶的寒塘上尽情地挥洒,留下了一幅写意般的残荷听雨的水墨画。此刻,寒风阵阵,荷塘中发出沙沙地声响,一支支残荷,树立在塘中,不再袅娜,不再风卷荷香,不再粉缀蝶舞,唯有残败,唯有枯瘦,唯有萧瑟与寒凉。

凝望着微风细雨摇曳中的残荷,它们因为寒风的摧残,所有的艳丽早已凋零,虽已不再美丽,不再青春勃发,不再娇姿妩媚,也不再有朵朵粉红或洁白的荷花,润出一片风采和秀丽,与雨水和池水共摇的尽是满眼的枯槁和凄凉,但是那几茎仍在风雨中坚守着的残荷,任凭凄风飘雨无情的摇曳,它们依然守着那一缕最初的纯洁在那里坚强的站立。

境由心生,情从感来。如果把"红藕香残玉簟秋" 感受为一种苍凉,如果在"菡萏香消翠叶残"中触觉到一种冷清,那么看着冬日里滿塘的枯荷残叶,一池的花影已无从寻觅,再吟读着"枯荷听雨"的诗句,心中不免会感觉得,雨中的残荷显得实在是太凄婉动人。寒风嗖嗖,池塘枯影,残荷无言,唯有细雨敲打着枯荷,发出的一声声,一声声的沙沙之音。

一幅图画,一片风景,不是仅仅看山是山,看水是水,也不仅仅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所谓的风景,本身并没有什么可言,而是要看欣赏人的心境。心境不同,就会有不同的结论,不同的人,看出的是不同的风景,不一样的心境,就有不一样的意境。面对大浪淘沙,有人欣赏的是一种气势磅礴,也有人可能欣赏的是之后的风平浪静;马踏飞燕,一些人感觉它是一种蓬勃的生命力,也有人觉得,显示出来的是勇往直前的豪情壮志。

残缺和清寥也是一种意境,这样的情景不会让所有的人都感到伤感或孤凄,但却能触动人的神经,引出些美的悸动和遐思。

看着寒塘中那一根根像肋骨样挺立着的残荷,我总觉得:它像在续燃着铜锈般的火焰,透露着铮铮不倒的风韵,特别是那雨敲打在片片的枯荷上所发出的沙沙之音,仿佛是在听残荷与冬雨的对话,声音虽带沙哑,却依然音律悦耳,恰似那江水之中轻拢慢捻的琵琶之音。残荷在寒风中摇曳,不问世间的悲苦,不问风吹雨落,低眉浅笑着,独守着自己那一座寂寥的城池。

"池底枯荷瘦不胜,池水新琢玉壶凝。"满塘里的残荷,虽然显得枯萎,却并不意味着死亡,在它逝去艳丽的地方将会滋生出绮艳。在这里,没有浮躁张扬,只有沉稳内敛,没有佻达轻浮,只有稳健厚重。这些残荷枯叶,虽残,残亦风流,它以残缺的枝叶守望着严冬,守望着来年的春天。这种沉稳、内敛和厚重,坦然地面对着一生的变数,完全超乎了人的想象力,如此大气、淡定自若的境界,实在让人肃然起敬。

守望是一种至高无上的涵养,正是在这种貌似萧条的死亡中,蕴育着的却是生命的又一程开始。我看着支支站立着的枯枝,听着那点点滴滴滴入心头的雨声,内心仿佛也和这残荷一样充满着平寂。芳华过后是凋零;铅华洗尽是纯净;繁华过后是回归;盛宴散尽是平静;或者深爱过后也将是无言以对。

人生啊,我们是否都可以微笑的面对繁华世事,阅尽生活中的快意?当繁华过尽,独面悲凉之时,有几人可以真正的"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淡望天上云卷云舒"?春夏秋冬仅是一种轮回,衰弱和兴旺也只是一个过程,在宇宙之中只要有生命的存在,必然就会有兴和衰的过程。我想,人活着最大的质感,莫过于失意时的坦然和永远的心安吧。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静夜思故乡,凉月最多情,翻腾的思绪让人辗转。月光透过磨砂贴纸照进床帘,冷了半边枕席,寝室无言语,只听得空调的风呼呼地吹。 冷风定...

每说故乡,总有那么一棵枝繁叶茂、撑出大片大片树荫的老树,生长在各人的记忆里。那是一棵盛夏的树,风在树下往来,人在树下摇扇,蓬头稚子在树下你追我赶。晨光,最早光临这棵树,夕阳...

从黄河流域到长江流域,水,滋养出一个一个鲜活的生命个体,也孕育出灿烂、悠远、浩荡的华夏文明。就地理位置而言,四川省广元市剑阁县五指山位于南充市南部县以西。有一滴水从五指山的...

按语:两年前读到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满族说部的《尼山萨满传》。故事讲述了尼山萨满深入冥界救回少年色日古带的故事。故事里还有大量北方萨满教教义、仪式、信仰等内容,同时也记录...

敖登和我坐在姥姥家暖暖的炕上摆弄着旧玩具,她那圆乎乎的身子像坐在小船里似的,伴着嘴里情不自禁流淌出的歌声,轻轻摇晃。歌声间断时,炉火燃烧的呼呼声,羊群归来时欢快的叫声以及轻...

灶马 童年时代,在我家的厨房里,一年四季不绝于耳的就是灶马的嘶鸣。 我捉住过灶马,形如蟋蟀,色泽灰白。我将它在瓦罐里养了一天,它沉默了一天,我就把它放了。我之所以放了它,还因...

“石门开,石门开,石门一开金银来。” 在鹫峰山脉中段以东、福建宁德周宁县海拔最高的龙冈头之南,有一座以石门命名的山,称石门山。此山峰峦起伏、嵯峨险峻,东西走向延绵3公里,中段...

我们常用“黄钟大吕”来形容音乐或文辞庄严、正大、高妙、和谐,然而“黄钟”与“大吕”最初的本义又是什么呢?“黄钟”指古乐“十二律”中六种阳律的第一律,“大吕”指六种阴律的第四...

冬天才来,春天还远。冰凉的雨水在天空的深处打着漩涡,眨眼间西北风吹起来,人世间又迎来了小雪的节气。 一只雪白的鸽子从远方来,落在阁楼的阳台上,洁白的羽毛像雪。有一根羽毛,从右...

寒冬腊月,在二楼上,用那个朱砂红像“簋”一样的电锅,煮一点水饺,喝一点辣酒,来讲讲过去六七十年间,父亲解锁到的技能。 他老人家一定会得意地将二胡列为第一。十年前他带着母亲远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