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南国,前几天稀薄的凉意忽然消失不见,天气又热了,感觉像初夏天气。或许因湿润,或许因微凉,尖峰岭山中的芒草花穗才抽出一半。

山中的水是洁净的,阳光洒下,光线在树林里浮沉,那光也洁净,是绿光,打在眼眸,忽明忽暗。

山中多树,和人一样,一棵树也有一棵树的性情。

桫椤。

桫椤,隶属蕨类,冰川前期植物,又称树蕨。友人指着坡下的一棵桫椤说,当年恐龙吃过它的叶子。

桫椤像一柄伞,生来空心,古人用它制作笔筒。或许因为虚其心而延其寿。《庄子·杂篇》有孔子问道渔父的故事,他再拜而起曰:“丘少而修学,以至于今,六十九岁矣,无所得闻至教,敢不虚心!”

老夫子尚且如此,我辈敢不虚心?

通天树。

其树本名盘壳栎,只因躯干高大,冲天而起,故得名通天树。树高如十几层楼,胸径近丈,树龄已达千年,仍枝繁叶茂。所谓烈士暮年壮心不已,无非如此,如此生机勃勃。树心空洞,贯通树顶,人钻进孔中,仰头可见拳头大小一片蓝天。晴天里,阳光斑斓,忽明忽暗,像是直达天庭的神秘通道。

盘壳栎寿命长而生长慢。人生不必求快,久长可守。急于求成,成也不成。自然天成之成才是大成。

绞杀树。

有榕树依附在别的大树上,生出网状根须将其紧紧包围。根须向下,伸入地底,一天天变得粗大,从此一日日一年年抱紧不去,多则百来年,少则几十年,将依附的大树逐渐绞杀至死。

一棵树仿佛人身,人身两肩担一口,名利太多,缰锁太多,害了本性。

灌木。

那些矮小的灌木与榕树相比,微不足道,但它们终年长青。台风过来,倒下的总是大树,灌木丛安好无事。即使被大树砸倒,不出几年,那些受伤的小树又能复活。

灌木安分守己,不惹是非。

尖峰岭中树木繁多,不知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不材之木,也能成材;无用之人,亦可致用。

庄子的朋友惠子有棵樗树,树干木瘤盘结,不合于绳墨;枝干弯曲波折,不合于规矩。生在道路边,木匠也视而不见。树虽大却是不材之木。庄子却以为这样的树何不树之于无何有之乡,树在广漠无边的旷野,在树下可以悠闲徘徊,更能逍遥自在安寝躺卧,远离了刀劈,远离了斧削。无所可用,却也无所可伤。那是一棵吉祥的树。

走过尖峰岭,惠子的大樗树遍生山岗。走着走着,恍惚中我也变成了一棵树,是一棵黄杨,满身阳光雨露的味道,满身泥土山林的味道,满身日月星辰的味道……

一只鹧鸪在众人头顶上空叫,先是一只鸟叫,后来是两只鸟叫,最后是三四只鸟一起叫,或悠长或急促,此起彼伏。山气越发清幽了,人声轻下来,脚步也慢下来,青苔无言,一只虫子跳起,隐入草丛。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现在居住的这个小镇——海陵岛。它是中国十大最美海岛之一,国家级五A景区,享有"南方北戴河"和"东方夏威夷"的美称。 在我走过的小镇中,它显得有些慢条斯理,甚至落后。小镇的变化也是...

西南边陲广西与越南接壤的大新县境内,有一条名字颇有诗意的河——归春河。归春河发源于靖西市境内的鹅泉,先是流向越南,后又绕回广西,最终在硕龙这个边陲小镇,形成了世界第四、亚洲...

在退休的日子越来越临近的时候,我有了一处原野之间的住所。 生命季节的递嬗缓慢而坚定,眼前渐渐呈现一片萧飒的秋景。但稠叶飘落、枝柯稀疏之后,视界中倒也有一份豁朗和澄明。自由的诱...

胡竹峰,一九八四年生,安徽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胡竹峰作品(五卷本)》《击缶歌》《不知味集》《闲饮茶》《南游记》《民国的腔调》《雪下了一夜》《惜字亭下》等作品集近三十种。...

在八、九十年前,自行车可是稀罕物,那时还没有国产货,大多数是从英国进口的“三枪”、“凤头”,还有从德国进口的“蓝牌”。 因为我父亲从上世纪二十年代末参加工作,一直是洋行高级职...

1 他是个缺了心的人。 对于月地瓦,他从小耳闻目染,无比熟悉,也无比期待。母亲说那是村里集体的待客活动,这种活动在数百年前就有了,现在已成为村里人待客的最高礼节,也叫百家宴。父...

滇池 我三十年前到过滇池。那是原地矿部组织的一次采风活动,因为要去上海领首届上海政府文学奖,只好提前离开,所以对昆明、对滇池的印象很是深刻。那时的滇池还未加修饰,周围多为农田...

东北大山里的夜晚是恐怖的,风大,动静大,飕飕飒飒,各种奇声怪音令人毛骨悚然,但山里人习以为常,倘若寂静异常,才会让人恐惧。第一代伐木工人的儿子成年后也伐树,被称为“木二代”...

范晓波:江西鄱阳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在《人民文学》《十月》《诗刊》《青年文学》等刊发表散文、小说、诗歌等二百余万字。曾出版散文自选集《夜晚的微光》等...

在我的意识里,雷声就是一个警告,是惩罚的由头,是瞬间的凌厉打击和坚决的毁灭。 这几乎是一个嘲笑,既是对我的更是对一个时代的嘲笑。它坚实地镶嵌在那个时代之上,锲入到了我的生命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