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吹着微风的傍晚,我忍受不住孤独的凄凉,步出陋室,走向那条江边绿道。

司法学院驻守在路边。黄昏下,它仍是那样的神秘和孤独。门岗犹如神般存在,被幽静的环境和夕阳一同供奉在那里,神秘而又高不可攀;图书馆里的灯亮着,求知若渴的人们或在桌前奋笔疾书,或在电脑上敲出一个又一个文字……

光线一丝丝抽离天空、大地和丛林,各种鸟万声和鸣,用歌声欢送光明。夕阳西下,高楼上闪烁的霓虹灯光连成了一片,为这座城注入了一束束希望,为夜幕涂上了浓重的色彩,彰显着城市的活力与魅力。

红绿灯有人没人一样明灭,操纵城市的手永远躲在看不见的地方。

路两边停放的车辆整齐划一,不敢越标线一步,我如检阅一般,独自走过。

耿直的道路一波又一波运送着南来北往的人们,宛若永不疲倦。

宽大的广告荧屏闪亮着五彩缤纷的画面,LED流动字幕映射出门店的身影。

海联路与仲恺路交接的十字街口,是一处小吃夜市。膻味的羊肉串,辣味的鸭脖,奇香的臭豆腐。摊位上灯火摇曳,炉灶上火苗跳动。摊主的吆喝声和烧烤架上烤肉发出的滋滋声响携着酱料与肉的香气在街道上飘散开来。

海联路的东边有一家书店,它是个别致的存在,那里偶尔会举办读书活动,我时常去旁听,看他们燃烧才华。

书店旁边是一家茶店,门口卧着一条狗。狗的主人是个擅长茶道的中年妇女。每次路过,我都能看见她在一张古旧的桌旁摆弄茶具。

轻快舒缓的音乐从蓝月亮酒吧窗口溢出,酒吧内,灯光摇曳。几处台桌,都坐满了客人,人们边喝着咖啡,边轻轻地交谈着或脉脉地相望着。浪漫的气息弥漫在酒吧。门口围了几圈年轻的孩子,一边拿着手机低头刷刷刷,一边等空位。

海联路西边的店铺可芜杂了,古玩铺、房产中介、美容店,林林总总。小店大多金碧辉煌,店主容光焕发。我很少走进这些小店中去,它们陈列的东西与我无甚瓜葛。我只接近那些与自己气味相投的东西。比如路边那些四季鲜明的大叶紫微,树下零零散散的摊贩……

我经常站在树下听那个卖苹果的老汉胡吹乱侃。他吞云吐雾时的笑声,有种诡异的诙谐。城管很少来这里,来了他就叼着烟蹬着三轮车跑,不来他就这么闲散地摆摊。烟雾从他头顶飘过来,还是那种烈性的自制烟草所特有的气味。我大声说:"生意可好?"他有种难得的随遇而安的心态,"就这么熬日子呗,天塌了也这么过。"他嘿嘿一笑。

矮墙边卖板栗的大叔,是个河南人。每次经过他的摊点,都能看见他挥动铁铲熟练地翻动铁锅里的板栗,浓郁的香味一下就飘进我的鼻子。挨着他闲坐的,是三两个无所事事的退休大爷,它们或是摆张报纸下盘棋,或是边抽烟边侃大山。悠闲的姿态,与不远处大道上奔流不息的车流对比鲜明。

江边人不少,小路像一条条丝带将人传送到江边的绿道。

远远望去,城市恰似一个平放的大花盆,女士们像花枝、像花朵,不断从那盆里伸展出来、绽放开来。花的旗袍,花的裙子,花的绸衣,从高楼从小巷款款飘忽到江边,汇成一条花的河流。此刻,溜街的人是香的,也香了江边绿道。

一对恋人站在绿道边的榕树下,时而牵手对视,时而相拥在一起,一旁经过的路人对此见怪不怪,热恋的举动受到夏夜城市的包容。

不经意间,一切都站在夜幕里了,木棉树叶变成黑的一片,三角梅的红色已经黯淡;天上挂满星星了,月亮羞答答、满脸红晕的从钢筋混凝土丛林中姗姗而来,渐渐地亮丽,渐渐地退却羞涩,照耀着城市里的男人、女人们。

远处工地趁着夜色在不停地工作,夯实钢筋混凝土柱子的锤击声特别巨大而有节奏,一阵又一阵轰响,砸向地心的力量巨大,那是要楼宇生来就有根,就扎实稳固、牢不可动,锤击的声音增加了夜的魑魅。

白天,江边绿道如美女的脸颊,衬托着珠江,衬托着滨江路,是城市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入夜,音乐响起,江风随着乐韵,一群广场舞者满载抖动的遐想,踏歌而舞,美感尽情地飘送,幸福地展示着女性的身段之美;儿童骑在童车上,童车载着长辈的爱,欢快地转动着;江湾桥下,一群戏曲爱好者,唱的是粤剧,随着伴奏的乐曲声起,轻柔婉转的粤曲荡漾在绿道上空。

一只野猫蹲在果皮箱下听得陶醉,被我的突然到来吓得跳起来,出溜一跃身从我的脚下冲过,爬上一棵木棉树的枝丫,绿汪汪的眼睛盯着我不友好的察看。望着蹲在树上的野猫,我狠狠地跺了一下脚,猫"喵嗷"叫了一声,从木棉树上跳下来,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颗流星受了惊吓,一头坠进了江水之中,我回头向江里望了一眼,它正眨着眼睛在江水里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静夜思故乡,凉月最多情,翻腾的思绪让人辗转。月光透过磨砂贴纸照进床帘,冷了半边枕席,寝室无言语,只听得空调的风呼呼地吹。 冷风定...

每说故乡,总有那么一棵枝繁叶茂、撑出大片大片树荫的老树,生长在各人的记忆里。那是一棵盛夏的树,风在树下往来,人在树下摇扇,蓬头稚子在树下你追我赶。晨光,最早光临这棵树,夕阳...

从黄河流域到长江流域,水,滋养出一个一个鲜活的生命个体,也孕育出灿烂、悠远、浩荡的华夏文明。就地理位置而言,四川省广元市剑阁县五指山位于南充市南部县以西。有一滴水从五指山的...

按语:两年前读到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满族说部的《尼山萨满传》。故事讲述了尼山萨满深入冥界救回少年色日古带的故事。故事里还有大量北方萨满教教义、仪式、信仰等内容,同时也记录...

敖登和我坐在姥姥家暖暖的炕上摆弄着旧玩具,她那圆乎乎的身子像坐在小船里似的,伴着嘴里情不自禁流淌出的歌声,轻轻摇晃。歌声间断时,炉火燃烧的呼呼声,羊群归来时欢快的叫声以及轻...

灶马 童年时代,在我家的厨房里,一年四季不绝于耳的就是灶马的嘶鸣。 我捉住过灶马,形如蟋蟀,色泽灰白。我将它在瓦罐里养了一天,它沉默了一天,我就把它放了。我之所以放了它,还因...

“石门开,石门开,石门一开金银来。” 在鹫峰山脉中段以东、福建宁德周宁县海拔最高的龙冈头之南,有一座以石门命名的山,称石门山。此山峰峦起伏、嵯峨险峻,东西走向延绵3公里,中段...

我们常用“黄钟大吕”来形容音乐或文辞庄严、正大、高妙、和谐,然而“黄钟”与“大吕”最初的本义又是什么呢?“黄钟”指古乐“十二律”中六种阳律的第一律,“大吕”指六种阴律的第四...

冬天才来,春天还远。冰凉的雨水在天空的深处打着漩涡,眨眼间西北风吹起来,人世间又迎来了小雪的节气。 一只雪白的鸽子从远方来,落在阁楼的阳台上,洁白的羽毛像雪。有一根羽毛,从右...

寒冬腊月,在二楼上,用那个朱砂红像“簋”一样的电锅,煮一点水饺,喝一点辣酒,来讲讲过去六七十年间,父亲解锁到的技能。 他老人家一定会得意地将二胡列为第一。十年前他带着母亲远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