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盛夏,应朋友之邀赴呼和浩特参加“昭君文化论坛”,“坛主”是蒙古族美女乌日勒春香,人们称她“小昭君”。她出生在鄂尔多斯大草原,到她记事时,才知道自己是被大伯收养的;自会走路起,与她朝夕相伴的是一只温驯的奶山羊。她渴了、饿了,奶羊以特别的母性,对待这个特别的“羊羔”,不是自顾自地继续吃草,而是在草丛中躺下来,任春香抚摸那圆鼓鼓的奶头,随后由她喝足吃饱。

她太小了,吃饱喝足后,还要躺在奶羊暖融融的肚皮上睡一大觉。她长大后回忆说:在我朦朦胧胧的记忆中,奶山羊就是我的亲人,是我的母亲、我的父亲、我的姐妹……

乌日勒春香六七岁时,就独自赶着羊群在草原上放牧了,有人问她害怕吗?她说不上来,因为她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害怕。既不怕鬼,也不怕狼,甚至喜欢模仿野狼的嚎叫。

羊群里领头的公羊,不知是欺负她身材瘦小,还是妒忌奶山羊对她太好,每到天傍黑她赶着羊群回家时,公羊都不听她管束,偏要领着羊群往河边走,气得她追上去,一只手揪住公羊两条后腿间的那一嘟噜命根子,另一只手抓住公羊脖子上的长毛,拼力一提溜就把公羊丢进河里。自那以后,公羊对她服服帖帖,再不敢捣乱。

但,奶山羊却渐渐老了,已经没有可供养春香的奶水,但她也出落成一个比同龄人身量都高的姑娘,像照顾亲人一样呵护着奶羊。后来与她相依为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源源不断供应她食物的变成一头黑花奶牛,她心里高兴或难受时,就对着奶牛诉说,或哼唱,或喊叫,甚至哭笑……

那时候的草场也好,许多地方草深及腰,野色开阔,她高兴的时候会用麻绳套野兔子,用猎枪打黄羊,更多的时候是在草坡上或躺或坐,望着天上的白云。天太热了,就赶着羊群躲在白云的阴影下……随着年龄的增长,她渐渐能把自己的快乐、孤寂,乃至对牛羊的感激现编现唱出来。

后来有机会上学读书了,第一个收获是知道了世界上除去牛羊的肉和奶,还有一种叫大米的食物。她在东胜中学读到高中二年级的时候,被呼和浩特市艺术学校选中,在同学中的她强势明显,有一副天然的可塑性极强的好嗓子,有一种与年龄不相符的坚韧与习惯于孤独的性格,除去练功好像就没有别的事可干,节假日一个人可以整天地练唱练舞。

但是,她被呼市艺校录取后就断了经济来源,靠年节假日参加各种庆典活动的演出,获得报酬养活自己,精打细算每个月的生活费不得超过七元。每到开饭时,她总是最后一个去餐厅,只买几块干粮,然后向卖饭的师傅讨要一大饭盒米汤或菜汤。久而久之,餐厅的一位师傅看出这个好强却不多言多语的草原姑娘的窘境,为不伤女孩子的自尊,常对她说:今天的饭菜又做多了,扔了可惜,你拿回去给同学们分着吃了吧。

同宿舍的张国花,每得到一个鸡蛋,都谎称自己不吃蛋黄,而把蛋黄塞给春香……有一次,春香得了一笔补贴,买了一件棉军大衣,送给厨房经常照顾她的那位师傅,剩下的钱买了十个鸡蛋,一次都煮了送给闺蜜国花。国花竟然极香甜地当即把十个鸡蛋连蛋清带蛋黄全吃了,可见她并非不吃蛋黄,而是心疼春香挨饿……

越是苦,乌日勒春香就越用功。幸运的垂顾或许不是抗拒命运,而是顺从命运、接纳命运,这不只是对生命的尊重,也是改变命运的最佳途径。所以,她还没有从艺校毕业,就被内蒙古自治区大型歌舞剧《塞上昭君》剧组选中,成为五个扮演王昭君的候选人之一,其余四位均为专业歌舞剧团的台柱子。

很显然这只是“陪练”,对她却是难得的历练和学习的机会。她满心欢喜,毫无妒忌与患得患失之心,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和排练中。编剧、导演和其他演员都是她的老师,她甚至觉得连灯光、剧务等勤杂人员,也比自己懂得多。哪想到,经过一年多的排练和一次次预演,连乌日勒春香自己都没发觉,以她的实力成为剧中王昭君A角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潜规则”也随之而至。一天中午排练完毕,春香在更衣室里换衣服,一位顶头上司悄悄溜进来,扑上去把她抱住。这位领导只图年轻貌美,或许以前曾这样屡试不爽,岂料这个貌美年轻的姑娘自小在草原长大,野狼不知见过多少都不怕,还在乎色狼吗?她情急之下的爆发力相当可观,一闪一推就摆脱了上司的双臂,并顺势甩出一巴掌。六七岁时就能制服领头羊的手掌,让上司的脸立即失去了均衡,不仅没有还手机会,连还嘴都不可能了。通常形容这种人在这种时候的狼狈,只用四个字即可:“落荒而逃”。

几天后,领导脸色恢复自然,在过道上两人狭路相逢,领导恶狠狠地说:“告诉你,想跟我作对,我叫你寸步难行!”

春香对自己那一巴掌的后果,并没有想太多,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出来:“我只是艺校的一个学生,是不是留在你们团还不一定。即便留下,这个团里也不可能让你一手遮天。”

幸好任何一个单位都不缺领导,她上面的领导也不止一个,色狼上司的“一票否决”,一直坚持到公演临近,但春香的呼声最高,由比色狼上司更高的领导拍板,决定由乌日勒春香担任《塞上昭君》一剧的主角。由此,也把她的命运和王昭君捆绑在一起了。

此剧进京演出大获成功,得到文化部嘉奖,然后全国巡演,并多次应邀出国演出。1988年,荣获土耳其国际艺术节金奖……一剧成名,乌日勒春香进入内蒙古师范大学艺术系深造。毕业后,又考入中国音乐学院读了三年研究生,此后创办了昭君书画院,策划、编导了民族歌舞《千古王昭君》,出版了《我与昭君》及《书画集》等书籍,算是实现了“演昭君,画昭君,写昭君”的诺言,并经常举办各种跟昭君有关的文化活动……

乌日勒春香俨然成为昭君文化的一个现代符号。昔日牧羊女,仿佛就是王昭君再世。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现在居住的这个小镇——海陵岛。它是中国十大最美海岛之一,国家级五A景区,享有"南方北戴河"和"东方夏威夷"的美称。 在我走过的小镇中,它显得有些慢条斯理,甚至落后。小镇的变化也是...

西南边陲广西与越南接壤的大新县境内,有一条名字颇有诗意的河——归春河。归春河发源于靖西市境内的鹅泉,先是流向越南,后又绕回广西,最终在硕龙这个边陲小镇,形成了世界第四、亚洲...

在退休的日子越来越临近的时候,我有了一处原野之间的住所。 生命季节的递嬗缓慢而坚定,眼前渐渐呈现一片萧飒的秋景。但稠叶飘落、枝柯稀疏之后,视界中倒也有一份豁朗和澄明。自由的诱...

胡竹峰,一九八四年生,安徽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胡竹峰作品(五卷本)》《击缶歌》《不知味集》《闲饮茶》《南游记》《民国的腔调》《雪下了一夜》《惜字亭下》等作品集近三十种。...

在八、九十年前,自行车可是稀罕物,那时还没有国产货,大多数是从英国进口的“三枪”、“凤头”,还有从德国进口的“蓝牌”。 因为我父亲从上世纪二十年代末参加工作,一直是洋行高级职...

1 他是个缺了心的人。 对于月地瓦,他从小耳闻目染,无比熟悉,也无比期待。母亲说那是村里集体的待客活动,这种活动在数百年前就有了,现在已成为村里人待客的最高礼节,也叫百家宴。父...

滇池 我三十年前到过滇池。那是原地矿部组织的一次采风活动,因为要去上海领首届上海政府文学奖,只好提前离开,所以对昆明、对滇池的印象很是深刻。那时的滇池还未加修饰,周围多为农田...

东北大山里的夜晚是恐怖的,风大,动静大,飕飕飒飒,各种奇声怪音令人毛骨悚然,但山里人习以为常,倘若寂静异常,才会让人恐惧。第一代伐木工人的儿子成年后也伐树,被称为“木二代”...

范晓波:江西鄱阳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在《人民文学》《十月》《诗刊》《青年文学》等刊发表散文、小说、诗歌等二百余万字。曾出版散文自选集《夜晚的微光》等...

在我的意识里,雷声就是一个警告,是惩罚的由头,是瞬间的凌厉打击和坚决的毁灭。 这几乎是一个嘲笑,既是对我的更是对一个时代的嘲笑。它坚实地镶嵌在那个时代之上,锲入到了我的生命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