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会作

秋天在落叶的飘舞中悠然走过。

缤纷的落叶不仅缓缓淡去了秋天的风景,也带走了丰硕香甜的果实,伴着阵阵寒意的袭来,转眼已到了深秋。

深秋是安静的。天明地净,田野空旷,寂静得能听到风从身边走过的声音。伴着料峭凛冽的秋风,走在白杨夹道的乡间路上,任落叶在眼前飘舞成一片纷乱,层层叠叠地覆盖了路面,黄的白杨,红的柿树,刚刚露头的麦苗的淡淡绿意,与房前屋后丛丛菊花舒展出黄红白紫的修长花瓣,在秋收后空旷的乡野上,交织出片片多彩斑斓的织锦,铺满了塬上、沟边、河道,醒目如画,装点出深秋田园沉静而朴实的风景。虽说这色彩没有大漠胡杨林般的壮观,也不如春天百花齐放一样的妖艳,却给清冷的深秋平添了些许可人的暖意,顿时让人有了一种格外沉稳、厚重、淡定的感觉。

深秋的斑斓不光有五颜六色的花叶,还有诱人的果实,北方乡野的深秋虽没有东坡笔下“橙黄橘绿”的浓香艳色,也少有黄巢“冲天香阵透长安”的霸气,但红透的苹果、晶莹的柿子也不乏悠悠香甜的气味,地头沟畔菜园里的芫荽(香菜),在霜风里依然散发着淡淡的清香;花椒园里的椒香,随着飞叶四处弥漫;大田里的辣椒,在清冷之中于霜打蔫了的绿叶中,燃成一片火焰般的鲜红,呈现出一种诱人的辣香;挂满了庭院的黄色玉米、沉甸甸的谷子和高粱长穗,以及许多收获的果实释放出来的香甜味道,与秋种翻耕后大地的泥土芬芳,混合成浓郁醇厚的秋天的气味。

轻风微雨浓抹了深秋的颜色,加重着天地间的寒意,也带来了了删繁就简的力量。走过秋收后空荡荡的田野,高大的皂角树上,稀疏的枯叶中一簇簇黑而坚硬的皂角碰撞出刺啦啦的响声,粗壮的槐树单薄小巧的黄叶飘落如絮,沧桑的老榆树也已抖落了大多的枯叶挺直了身躯,路边的垂柳早已被秋风扫光了细叶,仅剩下赤裸的枝条在瑟瑟发抖,摘掉了果实的苹果树、桃树、梨树、核桃树、柿子树也都一身轻松的挺起了坚硬的枝条。尽管寒意愈来愈浓,可万物却还是那么淡定和从容,果实离去,身躯更加挺拔;落叶飘走,枝条愈显铮铮。卸下多余的赘物,去掉所有的装饰,反而有了一种“菊残犹有傲霜枝”挺拔。万物承受了秋天的肃杀,也舍弃了一切不必要的负担,以分外简单、轻松、干练的姿态,准备酝酿新的生命周期。深秋在看似冷漠之中,却完成了对万物最温情的裁剪取舍。

丝丝秋雨尽管依然坚守着雨的本性,却冰冷得已经离雪花不远了,也许不忍心让刚刚露头、仍然纤弱的麦苗被冰雪摧残,才固执地保留着雨的温存。麦苗也没有辜负秋雨的关照,顽强而快速地成长,绒绒的绿色,一天比一天稠密地覆盖着褐色的田野。深秋的寒意刺激着大地,不能沉醉于刚刚收获的果实之中,于寂静之中,又一派生机正盎然兴起了。

但人却不行,远不如万物那般坦然洒脱,总是有太多的牵挂和羁绊。这也放不下,那也舍不得,放不下儿女情长,舍不得功名利禄;常沉浸于曾经的辉煌荣耀,更难丢旧日的虚荣浮名,加上难以满足的欲望和希冀,“置得良田千万顷,因无官职受人欺。知州知府还嫌小,司道官员未足奇”。过多沉重的过往、难以满足的欲望,不仅压弯了腰身,也使得每一步的前行都格外沉重,更让一生显得分外的艰难。

所以,人永远没有强大到不受外界纷扰、不受环境影响、不受欲望左右的程度。万物可以忘记春天的艳丽、放下夏日的繁茂、舍弃秋日的果实,也能一任落叶逍遥而去,成就一个“删繁就简三秋树,标新立异二月花”的新形象。人却永远做不到如此彻底地放弃既得的利益、到手的功名和曾经的过去。

经常能听到“一切都是浮云,功名富贵乃身外之物”一类的劝语。其实说这些话的人,自己也未必能做得到。纵然是普通人,活着总要做些事情,留下点人生,就算不能有经天纬地的功业而名垂青史,也得尽好生命的义务和责任,做些有益的事,让自己、家人衣食无忧,并尽可能活得舒心自在些吧。这或许在一些人眼里是最不起眼的人生价值,但对芸芸众生来说,奔赴于红尘之中,又怎能摆脱世俗的纷扰?那怕付出全部的努力,也仅仅维持了生存而已,距得到所谓的“身外之物”还相去甚远。

可见,人生比万物更需要秋天般的肃杀、清醒和梳理。

因为有秋天这样一个清醒的季节,才使万物的生命有了起承转合的不竭之力,繁衍不绝,生生不息。而秋天也因为是一个暗合了人生中年的季节,才同频了太多的中年心态,使得历代费尽笔墨,发出了无数的吁叹和感慨。

秋天是季节的中年,是万物舍旧立新、变幻形态的季节;中年是人生的秋天,是生命转承接续、重新出发的节点。秋到深处,天气有了寒意,天地收藏了躁动而归于沉寂,万物又开始积蓄力量酝酿着新的生命;人过了中年,性情中少了许多的张狂和冲动,心性也收敛了任性和不羁,渐渐地习惯于以沉稳和淡泊来面对未来。

季节到了深秋,光秃秃的树枝形象而生动地折射出时光的无情与冷漠;人生到了中年,奔波的辛苦、世态之炎凉、生活的重压,而努力的不尽人意,与渐渐不再强壮的身体、充沛的精力,也会使人产生焦虑不安、心生寒意,甚至自暴自弃等念头,却是人性的本能。正如同树木每年都要遭遇落叶飘零一样,走过中年也是人生必经的苍凉时光。万物有秋天帮助减负,而人过中年,唯有自我减压,所有烦情愁绪、潦倒苦难,只有自己嚼嚼咽了。

季节过了深秋,大自然在等待着一场新雪,装扮出一片干净的天地,掩饰着去努力恢复原始的本真模样,重新长出最新最美的风景。人过了中年也就不要再矫情了,虽说谁都不容易,但也不必怨天尤人、盲目攀比,更不必心存侥幸,奢望富贵,只要能平心静气地趟过生活的河流,顺利走过接下来的无数个冬天,也就赢了整个人生。

秋意因大自然的沉静愈加浓厚,中年也应该因自省感悟而珍贵。如同万物走过深秋,恢复本真重生一样,过了中年是该想透过往,想通世事,想清自己,想淡未来。当然,这很不容易。也许想明白所有都不难,但要想明白自己确实太难了。年轻时,谁不是“指点江山”、“粪土当年万户侯”般的心高气盛、无所不能!而又有几个不想中年之后再辉煌一把?又有多少更想在“不服老”甚至“老当益壮”中显示存在呢!

正如季节转换无法阻拦,秋天会如期而来一样,过了中年,老年也会随之而至。老了就是老了,没有服不服的问题。服,也已老了;不服,照样也老了。季节通过秋天,积蓄了新的力量,焕发了新的生命。人生经过了中年,更应该变得清醒而自知自明,面对现实,量力而行。

如果还想不明白,就不要闷在城里,在牛角尖里苦思冥想了。城里的秋天早已没了萧瑟肃杀的本性,朝露被尘霾干枯,清静被喧嚣淹没,远空被高楼遮挡,寒意被空调驱逐,一切都远离了秋天,没有了秋意,也失去了清醒和反思的环境氛围,以至于让烦躁、压抑和愁绪成了习惯的日常。

不妨在清冷的深秋到山水中去,到田野里走走,让秋风吹醒沉昏的头脑,让寒意刺激固执的心念,让旷野舒朗郁闷的心情,让秋风细雨清醒沉昏烦乱的思绪。

捡一片落叶,透过血管一样蔓延于叶片之中,看曾经源源不断地输送生命活力的茎脉,如今却枯黑干硬而死,从中感受生命在时光中枯萎老去的样子,这不和人一样吗!人的一生也犹如落叶,从孕育、生长,到慢慢长大,一直忘情地输送着营养,渴望着早日鲜花盛开、果实丰硕、枝繁叶茂,以至于忘记了季节,疏忽了时光,可等到一切成熟,自己却已经神疲力竭,将要随风摇落,踏上生命的归途了。一叶知秋,因为落叶包含了禅意般的秋意。

时光消磨了绿叶的生机,也成就了落叶最后的缤纷和绚丽;岁月沧桑了人生,老去的生命也许会在舍弃和放下之后,依然能风情万种。

看看大雁高飞,何惧过山高水长、风雨如晦。看看村里人在整理收成之余,又不停歇地开始谋划着新一茬的耕耘、播种、收获。他们从来不会陶醉于丰收的喜悦之中而误了农时,也不会沉溺于灾害的苦难之中而错过季节,更不会因为丰年或荒年而停止耕作,一如既往地踏着季节的节奏奔忙,不惧深秋寒意渐浓,也不用时日相摧,毫无报怨地在被深秋染成油画般的田野上,自觉而永不停歇地劳作耕耘。比比他们,人生还有多少可报怨的呢!

人过中年,真应该像季节到了深秋一样,慢下来,缓一缓,让身体静一段,让心情闲一阵,重回人间烟火,回忆岁月深处曾经的点点清欢,也许任从中能获得一些终止伤感、不去报怨,或是打消不切实际欲望的温情和动力。

徜徉深秋,感受绵绵秋意,只要愿意把心付于这清冷中仍有暖意、冷漠中不失温情、荒凉中还留着斑斓的暮秋季节,无论是晴空万里、天高云淡,还是秋雨连绵、寒意袭人;无论是层林尽染、落叶缤纷,还是草黄树枯、大地荒芜,不要说有意观赏,那怕是不经意的浏览,那无处不在的旷大和高远、娴静和悠然,总能在不经意间让压抑得以释放,让心灵得到慰藉。

秋天之美也许正在于秋意的绵长和无穷的回味之中。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静夜思故乡,凉月最多情,翻腾的思绪让人辗转。月光透过磨砂贴纸照进床帘,冷了半边枕席,寝室无言语,只听得空调的风呼呼地吹。 冷风定...

每说故乡,总有那么一棵枝繁叶茂、撑出大片大片树荫的老树,生长在各人的记忆里。那是一棵盛夏的树,风在树下往来,人在树下摇扇,蓬头稚子在树下你追我赶。晨光,最早光临这棵树,夕阳...

从黄河流域到长江流域,水,滋养出一个一个鲜活的生命个体,也孕育出灿烂、悠远、浩荡的华夏文明。就地理位置而言,四川省广元市剑阁县五指山位于南充市南部县以西。有一滴水从五指山的...

按语:两年前读到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满族说部的《尼山萨满传》。故事讲述了尼山萨满深入冥界救回少年色日古带的故事。故事里还有大量北方萨满教教义、仪式、信仰等内容,同时也记录...

敖登和我坐在姥姥家暖暖的炕上摆弄着旧玩具,她那圆乎乎的身子像坐在小船里似的,伴着嘴里情不自禁流淌出的歌声,轻轻摇晃。歌声间断时,炉火燃烧的呼呼声,羊群归来时欢快的叫声以及轻...

灶马 童年时代,在我家的厨房里,一年四季不绝于耳的就是灶马的嘶鸣。 我捉住过灶马,形如蟋蟀,色泽灰白。我将它在瓦罐里养了一天,它沉默了一天,我就把它放了。我之所以放了它,还因...

“石门开,石门开,石门一开金银来。” 在鹫峰山脉中段以东、福建宁德周宁县海拔最高的龙冈头之南,有一座以石门命名的山,称石门山。此山峰峦起伏、嵯峨险峻,东西走向延绵3公里,中段...

我们常用“黄钟大吕”来形容音乐或文辞庄严、正大、高妙、和谐,然而“黄钟”与“大吕”最初的本义又是什么呢?“黄钟”指古乐“十二律”中六种阳律的第一律,“大吕”指六种阴律的第四...

冬天才来,春天还远。冰凉的雨水在天空的深处打着漩涡,眨眼间西北风吹起来,人世间又迎来了小雪的节气。 一只雪白的鸽子从远方来,落在阁楼的阳台上,洁白的羽毛像雪。有一根羽毛,从右...

寒冬腊月,在二楼上,用那个朱砂红像“簋”一样的电锅,煮一点水饺,喝一点辣酒,来讲讲过去六七十年间,父亲解锁到的技能。 他老人家一定会得意地将二胡列为第一。十年前他带着母亲远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