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采

千年古县建始,处处绿水青山。任选一抹瞧一瞧,都令人心醉神迷。

八百里清江,最美在景阳。清江流啊流,流经建始县景阳境内一座座孤绝潇然的奇特山峰,时急时缓。有时,我在想,上天是不是太偏心,任清江与两岸青山携手在景阳绘就一幅分外雄奇而瑰丽的山水画卷。春来江水绿如蓝,山花绚烂在江岸。夏日山水呈一色,蝉鸣声声穿江心。秋水不语自澄澈,静映秋色染群山。冬雪一夜倾人间,水墨清江胜仙境。清江景阳段,惊艳了多少个春夏秋冬。

每一天,清江内心的浪花在水面漾起好看的波纹,峡谷的微风轻轻地拂过,水波带着水里那些群山呀天空呀的倒影,漾得无限浪漫而迷离。只有游来游去的鱼儿,仿佛不知忧愁为何物,时不时地吐个泡,像要把一些秘密吐出水面。一艘艘游船,梦一般地划过,船尾激起的波纹,像是谁写下的即兴的热烈的长诗,每一个词语都散发陡峭之美。

最惊艳的,莫过于清江与蝴蝴崖的相遇了。两面巨大绝壁恰似张开的蝶翅,翩然立于清江边,故名蝴蝶崖,又名“蝶舞清江”。这铺展在天地间的恢宏壮丽的立体诗画,谁见了都不由得发出惊叹。尤其是在夏天,大雨过后,崖顶汇集的水流,会从“蝶”的双翅正中间飞流而下,形成一条气势磅礴的巨大瀑布。远远望去,那蝶翅则显出一种无可比拟的柔美,飞溅的水珠形成缥缈的水雾,衬得“蝶”愈发栩栩如生,仿佛下一秒就会展翅飞向蓝天。乘船靠近,但见飞瀑如万千匹雪白的战马,奔腾着,嘶吼着,呼啸着,奋不顾身地扑入清江,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感。

“蝶舞清江”的美,甚至带点神性,让看见的人不知不觉地生出隐形的羽翼,飞入一个没有喧嚣只有宁静的世界里——那里,有最绚烂的色彩,最动听的音符——一切都无以言表,一切都稍纵即逝,一切都真实又虚幻,一切都澄澈而空灵。也许,那只是一瞬间的感受。瞬间就是永恒。“蝶舞清江”,你看一眼,一眼就万年。

在建始,还有奇绝灵秀的石门河,野性奔放的野三河,温婉端庄的石牌湖,小巧精致的小西湖,巍然傲立的黄鹤桥,古朴灵秀的石柱观,威严肃立的照京岩……这些知名的景点,是建始山水美的名片,每一张都别具风情。

不是每一座山每一条河每一个湖都有响当当的名字,在建始,还有无数座青山和小河、小溪。它们是“无名”(相对“有名”而言)的风景,但这一点也不影响它们的美。“有名”或者“无名”,从来都不关山或水的事。没有任何一座山任何一条河关心人给自个儿起的名字,更不关心自己是否名扬四方。建始那些“无名”的山水,无言,却又无所不言,它们任日升日落,岁月流转,不慌不忙,美得素朴也高雅,美得内敛也大方,美得低调也狂野。每一座山,每一条河,都值得人去读。不必奢求读懂。读着,是一个不错的状态。读过,就会心生敬畏。

建始的山山水水,在流转的四季里书写千般绚烂万种风情。山携着水,水绕着山,山水相依相伴。山看一眼水里的自己,恍若忘了前世今生。水定一定自己的心神,把山一再深情地凝望。人在山水间,美哉,妙哉。

千百年来,土家族、苗族和汉族人在建始的山水间安家落户,繁衍生息。建始的山水养育了建始人。建始人守护着建始山水。

山水之间,小城建始穿越了千年的时光。碧波凌凌的广润穿城而过,映出一座小城千年的沧桑与风华。俊逸静穆的凤冠山挺立在小城一角,望尽一座小城千年的变幻与发展。凤冠山,广润河,像一种默契的陪伴,更像一种永恒的守候,给了一座小城无限的灵气。小城的房屋、道路等不断发生变化,小城在不断“长大”,凤冠山和广润河默默地记下一切,却始终呈现给人们那般恍若如初的模样。

山水之间,分布着建始的四百多个村庄。漫步在建始任何一个村庄,都可见农屋星罗棋布,良田纵横,阡陌交错,鸡犬相闻,瓜果飘香,流水潺潺,薄雾缕缕,炊烟袅袅,鸟鸣山涧,花开山野。安然掩于山水间的一个个看似平凡的村庄,从来都有种厚重而绵长的力量。这力量也隐在建始人的生命里,生生不息。这力量,或许也可以叫做乡愁,在建始人的心灵深处流淌着,温暖着。

建始人就这样在青山绿水间过着日子,一年又一年。也艰辛。也平淡。也自在。也幸福。

近年来,随着旅游的蓬勃发展,位在北纬30度上的建始的多个隐秘而绝美的山水风光相继“出圈”,不断“火”出新高度。

山水,总能唤起人内心深处还是向往或者归属感吧。依托得天独厚的美丽风光,一批批民宿在建始的山水间陆续出现,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久居都市的人,来建始寻一间心仪的民宿,享一把山居生活:推窗即可见青山,抬脚就步入田园,庄稼一片片摇曳在身边,山花一朵朵绽放在眼前,蝴蝶一只只舞动在花间,鸟鸣一声声回荡在心间,说不定还会遇见一条藏在山野里的小溪,一条掩于丛林中的小路……是的,不过是乡村寻常的存在。但生活需要的就是这种寻常呀——一切都是原生态——一切都是万物本来的样子——最动人的样子——又有谁能拒绝这样的美好。见山见水见自己。不需要多余的粉饰,也不需要任何的理由,那些来建始住民宿看山水的人,心里自有答案。

在这个工业文明高度发达的时代,生态文明的重要作用不言而喻。青的山,绿的水,是美,也是财富。建始强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建始人,用行动守护绿水青山,努力让山更青,水更绿——这无疑是一种认知与精神上的“青山绿水”,与大自然的青山绿水相映衬。

此刻,我正在建始的一个叫“石门”的村庄里,看天空纯粹地蓝着,白云真挚地白着,青山热烈地青着,绿水寂静地绿着

我还看见,一张张笑颜,在祖国辽阔的绿山青山间灿然绽开……

  梨园深处的追梦人

 

盛夏的一天,潘贤成正在他的院子里与前来购买“六月雪梨”的顾客相谈甚欢。

“六月雪梨味道确实好!我要3件。”“好嘞!”

“再给我装8件,带给亲朋好友尝一尝。”“要得要得!”

“还接受网上订购吗?武汉一家水果超市想要600件。”“不好意思,这个订单不能接了。目前,已经接受多个网上订单,发了好几批货。梨园里所剩的梨子不多了,估计只够发给已下订单的顾客。”

……

阳光猛烈,天空湛蓝,白云悠悠,群山苍郁,夏风轻拂,梨香四溢。这个坐落在建始县白云村山水间的小院,素朴整洁,端庄安详。因了“六月雪梨”,近半个月以来,小院里每天都是这么热闹。潘贤成忙进忙出,热情地接待每一波顾客。尽管他已经六十岁了,可精气神一点也不比中年汉子差。他的双眼,透着一种历经风浪后不可动摇的坚毅。他的脸上,挂着一抹恬淡而从容的微笑。

在白云村,说起“六月雪梨”,自然而然地,就会想到潘贤成。

正是因了潘贤成的大胆尝试,白云村才有了“六月雪梨”这一独具特色的水果品牌。

2000年,西南农业大学李云龙教授用尽毕生心血培育出的在农历六月就成熟的梨子(故称“六月雪梨”),在一场机缘巧合下,由潘贤成引进长梁镇白云村,落地生根。从此,潘贤成就与“六月雪梨”结下了深深的情缘。

果敢的潘贤成从来不缺勇往直前的干劲,可在发展“六月雪梨”初期,却为钱犯了愁。无奈之下,他把家里的两头肥猪拉到镇上卖了,用卖猪得到的1200元钱换来了100株梨树苗。

小院右侧的“六月雪梨”仓库所在的地方,就是潘贤成栽种第一批梨树苗的田地。潘贤成慎重地栽下一株株梨树苗,田地也坦然地接受这一株株充满生机的梨树苗。在潘贤成的精心管护下,梨树茁壮生长。是否能成功结出理想中的美味梨子,潘贤成心里也没有把握。但潘贤成种好“六月雪梨”的决心从未动摇,他一有空就钻研梨树种植技术,一丝不苟地抹芽、剪枝、松土、追肥,观察梨树的长势,总结经验,改进不足。

三年过去,潘贤成的梨树挂果了。潘贤成站在梨园里,一再把棵棵梨树静静凝望。一个个梨子在枝头昂着头,越看越可爱!潘贤成心里那藏了许多的期待呀,也跟随梨子沐着阳光雨露,蹭蹭蹭地长大。

农历六月中旬,梨子成熟了!潘贤成怀着几许激动几许忐忑的心情,走进梨园里,摘了一个尝起来——呵,果肉洁白若雪,细嫩软和;汁水清凉如冰,异常丰富。在炙热如火的六月,如此清甜如雪的梨子,谁又能拒绝呢?这一尝,潘贤成尝到了“六月雪梨”不同于其他梨子的独特味道,也尝到了自己付出的辛劳换来的甜美味道。

首批“六月雪梨”上市了,以潘贤成自己零卖为主。县内一些水果店,也试着从潘贤成手里批发了一些进行售卖。村里村外的人抱着试吃一下的想法,陆续购买“六月雪梨”。凡是买过的,吃过的,都不由得夸赞“六月雪梨”味道特别好。“六月雪梨”就这样美妙了很多人的舌尖,俘获了很多人的喜欢。“六月雪梨”这四个字,被人们记住了。

潘贤成看到了“六月雪梨”潜在的广阔的市场前景,他果断在自家更多的田地栽上梨树。从此,潘贤成带着老婆和两个女儿,常年奔忙在梨园里。梨花开,梨花落,春去秋来,又春去秋来,一家人用勤劳与汗水在大地上书写奋进的诗行,追逐心中的梦想。

渐渐地,“六月雪梨”被县内外更多人知晓并备受青睐。在潘贤成的带动下,白云村的村民纷纷加入种植“六月雪梨”的行列。“六月雪梨”进入规模化发展阶段。2008年6月,潘贤成牵头成立了“建始白云林果合作社”,统一技术管理,统一产品包装,统一品牌销售,抱团闯市场。自此,“六月雪梨”成为白云村一张靓丽的水果名片。

“六月雪梨”成功走出白云村,走出长梁镇,走出建始县,走出恩施州。这给了潘贤成更大的信心。潘贤成心里萌生一个更大的梦想——他要让“六月雪梨”从白云村走向全国。

实现梦想,得靠行动。潘贤成从来都是行动派。2013年,由建始县白云林果专业合作社独立向国家工商总局申请并注册了“白云六月雪梨”商标和“潘贤成”姓名商标,建始县白云林果专业合作社会同湖北省农科院和华中农业大学共同建成了100亩的核心科技梨园。如今,白云村的核心科技梨园还是华中农业大学博士生实践基地和湖北省农科院新成果试验示范基地。

潘贤成深知,要想在竞争激烈的梨子市场站稳脚跟,让“六月雪梨”受到广泛而持久的青睐,就必须保证品质上乘,并持续改良。潘贤成多次向华中农业大学的蔡礼鸿教授请教,并邀蔡教授来到他的示范梨园,交流种植梨树的技巧,蔡教授通过实地考察和深入了解“六月雪梨”的特性,提出让果农们采取清沟、梳枝梳叶通风透光、用“菜饼”(油菜籽榨油后形成的渣)给梨树增肥等建议,潘贤成一一谨记于心,并和村民们按蔡教授的方法管护梨园。此后,“六月雪梨”愈加清甜多汁,且入口即化!一经上市,供不应求,好评如潮。在一些销售点,“六月雪梨”一到,很快就被抢空,常常出现一梨难求的火爆场面。这也助推“六月雪梨”的种植面积再一次扩大——白云村邻近的一些村也大力发展“六月雪梨”——一片片新的梨树,挺拔在田野里,摇曳在山风中。那是深植在田地里的希望,是在时间里优雅长大的梦想。

2014年、2015年、2016年,“六月雪梨”连续3年被中国硒产品博览会评为“中国特色硒产品”。2015年,“潘贤成”商标被评为“恩施州知名商标”,产品在第十二届中国武汉农博会上获得“金奖农产品”称号。2016年,产品经国家绿色食品办公室认证中心颁发“绿色品证书”。2017年,建始县白云林果专业合作社又成功注册“六月雪”商标。

潘贤成的梦,圆了!所有种植“六月雪梨”的果农的梦,圆了!如今,白云村及邻近村有了数千亩“六月雪梨”。22年来,潘贤成始终如一地为发展好“六月雪梨”倾注满腔热情和心血。或许,潘贤成当初也没想到,100棵梨树苗竟长成一个大产业。如潘贤成所愿,“六月雪梨”销往了全国各地。这条致富路,潘贤成带着乡邻们越走越宽敞。

“六月雪梨”也长成一片辽阔而美丽的风景。春天里,数千亩梨花灿然绽放,衬着错落有致的座座农房,衬着纵横交错的条条道路,映着蜿蜒连绵的青山河流,映着一尘不染的蓝天白云,构成一幅清新又妩媚的新农村画卷。总有春雨轻轻柔柔地下,雨后的梨花,更是分外娇俏动人。“雨打梨花深闭门”“梨花一枝春带雨”,这般唯美而浪漫的诗情画意,就在白云村里铺展开来,令人恍若穿越时空,回到千年以前,呆立于某树或某枝白得如梦如幻的梨花前,心底里生出丰茂而空灵的情感来。梨花自是义无反顾地开呀,蝴蝶自是无限沉醉地在花间舞,村里的农人自是不慌不忙地看着花开蝶舞。

如此美景,也吸引了县内外的游人前来观赏。游人们漫步梨花园,一朵朵、一簇簇、一片片梨花在眼前摇曳。白,白得纯粹,也白得绚烂。纯粹是另一种绚烂。香,香得清淡,也香得浓烈。清淡是另一种浓烈。或许,每个人心底,都藏着一朵梨花。而白云村的梨花园里,总有一朵梨花能与你心底那朵梨花完美地对应。是的,来白云村看梨花,是一场美丽的遇见,也是一场奇妙的追寻。长梁镇白云村已连续举办了四届梨花节。春赏梨花,夏摘雪梨,白云村就这样成为你心里的诗与远方。如果说让“六月雪梨”成为致富的水果,是潘贤成最初的梦,那么,梨花节带来的经济效益,让他和乡邻们的梦绽放得更加绚烂!

梨园深处,追梦人的脚步,铿锵有力。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的家乡盛产杉木,是全国著名的杉树之乡。 记得小时侯,只要迈出家门,放眼所及的山坡上全是树木。它们一片翠绿,大大小小错落有致。其间,有杉树松树樟树白杨树麻栗树和各种名称的树,...

夏日已是昨天。随着中秋月的迫近,秋风已时不时的来,秋意淹没了对炙热的恐惧,枯干的草木处处宣泄着一种极具色调的情绪。我生活的闽南,有山有海。夏天的美妙大多装在蔚蓝的大海里。夏...

穈读mén,芑读qǐ。 “诞降嘉种,维秬维秠,维穈维芑。恒之秬秠,是获是亩;恒之穈芑,是任是负。以归肇祀。”这是诗经《雅·大雅•生民》里的诗句,其中的穈、芑两种植物是粟的一种。 医学...

寒意直刺骨髓的北风,还在狭长的巷子中胡乱地嘶吼;炭火温暖而让人抵制出门的厅堂,已经蒙蔽了能发现雪花降临前的预兆的双眼;低矮房屋外的鸡鸣犬吠,还在循环着守护老人难熬的季节;屋...

从来到走,皆必然在故乡的深沉里起伏挪腾,只为了一生初见,也为了一世坚守。 脚下的厚朴,深绵而长远,这是任何物质也沽换不到的温实,恰是生命中以心而交的相待如初。 人生总有一种滋...

历史上,苗族浩荡而悲壮地进行了五次西迁,每次迁徙都因战乱而起。自从“逐鹿中原”失利后,他们从东部平原一路西行,进入长江中游地带,以后的岁月,他们的迁徙之路从未停息,步伐一直...

一首歌一个故事,一首歌一种心情。 第一次听华裔歌手费翔演唱《故乡的云》,是1987的春晚。那天,作为守边战士的我,正在天山支脉库鲁克山下的一座军营大门口,和一名哨兵一起站哨,为祖...

文/纪天才 巍巍祁连山流传着无数美丽动人的故事,悠悠黑河水承载着两岸人民生生不息的脉搏,古老的丝绸之路孕育了河西走廊这块生机盎然的富饶之地,临泽就座落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临泽地...

茅坪,贵州松桃八十坡山脉深处的这个村庄,我对那里的一草一木、乡土人情可以说是绝对的陌生,因为它作为一个隐藏在大山深处的村庄,实在是太平凡不过了,那里永远处在世界的边缘、新闻...

猗氏故城只留下了几段残垣断壁,和史书之中几句简单的文字。猗氏新县城的格局却是被却明明白白记载到了县志之中。 据清朝雍正年间的县志记载,猗氏县城四面都有夯土建造的城墙,城墙长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