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个悠悠清晨。轻柔的风去了还来,徐徐的;没有重逢问候,却有无言相拥,暖暖的。

伫立岸堤,满江的绿,从脚底茵茵的小草来,从头顶风落的树叶来,从远处绵延的水面来,饱福了双眼,但心未动;隔江远眺,排山朦胧,山腰晨雾婆娑,空灵的静谧;俯首凝视,草尖水珠滑落,于无声处;心泛涟漪,喜欢这样的静,没有一丝侵扰。

放眼两岸,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墨客为之留下绝美诗句。此刻,只在乎自己的心念,念那悠悠水绿,念那渺茫水清。看远,岸北航道渐深,水色递变碧蓝;南岸水面点点小滩露头,水渐成淡蓝;走近,水深见底,小鱼儿于臾曳蕰草间穿游,伸腰细看,似乎半身贴伏于水上,脸庞清晰可见。

清晨的风,轻轻地摇曳着树枝,一片片枯叶飘落江面荡漾而去,而秋日的阳光撒落下来,映照着一江两岸的草木,泛发出金色的光。择一处风月,携一份闲心,于清凌凌的水蓝前,心豁然开朗,仿佛可揽一众山水于怀,无边无际,念也缓缓升起,犹如江面薄雾弥漫,浩渺而旷远。

大海咆哮,江河哗哗,溪涧潺潺,恰是大自然的强音,似生命不息的载体。人与水数千年共存,有激荡的碰撞,也有握手言和;于彼此揣摩、相互磨合中,水理当参悟人性,成了活着的精灵。孝女曹娥投江寻父的故事感天动地,舜江之水沉衣示曹娥,助其背尸浮水,寻父之举得偿所愿。舜江之水分明听清了孝女的祈祷,更是明了其鸟鸟私情,终施以援手,成全曹娥的一片孝心。文人笔下"秦淮有水水无情","落花有情流水无情",无不视水为无情之物,然而,读罢曹娥寻父的故事,谁又能说清水不解人间情?

芸芸众生,为功名利禄尔虞我诈、明争暗斗不乏其人,为几两碎银反目成仇、势不两立,大有人在;纷繁尘世,许多人迷失了自我,注定走进利己主义死胡同。一江清流,一涧溪水,或是一泓玉泉,犹如一面锃亮明镜,定格千姿百态众生模样,界定真善美与假丑恶。"夫水,偏与诸生而无为也,似德",数千年前,圣贤孔子给予如此评价;水善万物而不争,爱出而无返,这是何等的高贵品德。水已然表率,指明了人间道德的制高点,引领人们心向往之,并行达之。

水善趋下,甘愿停歇于低下冷落之位,静候一隅天地,正所谓"水处众人之所恶".放眼观之,当下众生匆匆脚步,争先恐后,或是心中理想,或是生计所迫,而多数人争名夺利不过为了锦上添花,尝尽人生况味,才知素然无味,失意和悲叹变成生命常态。水处之道揭示,不许好高骛远之志,不行隔屋撺椽之事,正位凝命,将人生过成自己喜欢的模样。

人生当如水。老子对水不惜赞美之词,并持水德近乎道之见;人生百年,若能悟道释义进而积德行善,便是完满。水德示人,当可:你高我低,不没你长;你低我高,不露你短;你动我行,解你孤单;你静我守,保你安宁。

一阵轻风拂身而过,透着几份薄凉,一缕阳光跌落枝间,洒落一地斑驳明亮,忽而想,薄凉与明亮,莫非是一江清流涓涓千年而不变的暗示?

满江秋水悠然而过,流向很远,而我的思绪也随风飘荡,很远,很远。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的家乡盛产杉木,是全国著名的杉树之乡。 记得小时侯,只要迈出家门,放眼所及的山坡上全是树木。它们一片翠绿,大大小小错落有致。其间,有杉树松树樟树白杨树麻栗树和各种名称的树,...

夏日已是昨天。随着中秋月的迫近,秋风已时不时的来,秋意淹没了对炙热的恐惧,枯干的草木处处宣泄着一种极具色调的情绪。我生活的闽南,有山有海。夏天的美妙大多装在蔚蓝的大海里。夏...

穈读mén,芑读qǐ。 “诞降嘉种,维秬维秠,维穈维芑。恒之秬秠,是获是亩;恒之穈芑,是任是负。以归肇祀。”这是诗经《雅·大雅•生民》里的诗句,其中的穈、芑两种植物是粟的一种。 医学...

寒意直刺骨髓的北风,还在狭长的巷子中胡乱地嘶吼;炭火温暖而让人抵制出门的厅堂,已经蒙蔽了能发现雪花降临前的预兆的双眼;低矮房屋外的鸡鸣犬吠,还在循环着守护老人难熬的季节;屋...

从来到走,皆必然在故乡的深沉里起伏挪腾,只为了一生初见,也为了一世坚守。 脚下的厚朴,深绵而长远,这是任何物质也沽换不到的温实,恰是生命中以心而交的相待如初。 人生总有一种滋...

历史上,苗族浩荡而悲壮地进行了五次西迁,每次迁徙都因战乱而起。自从“逐鹿中原”失利后,他们从东部平原一路西行,进入长江中游地带,以后的岁月,他们的迁徙之路从未停息,步伐一直...

一首歌一个故事,一首歌一种心情。 第一次听华裔歌手费翔演唱《故乡的云》,是1987的春晚。那天,作为守边战士的我,正在天山支脉库鲁克山下的一座军营大门口,和一名哨兵一起站哨,为祖...

文/纪天才 巍巍祁连山流传着无数美丽动人的故事,悠悠黑河水承载着两岸人民生生不息的脉搏,古老的丝绸之路孕育了河西走廊这块生机盎然的富饶之地,临泽就座落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临泽地...

茅坪,贵州松桃八十坡山脉深处的这个村庄,我对那里的一草一木、乡土人情可以说是绝对的陌生,因为它作为一个隐藏在大山深处的村庄,实在是太平凡不过了,那里永远处在世界的边缘、新闻...

猗氏故城只留下了几段残垣断壁,和史书之中几句简单的文字。猗氏新县城的格局却是被却明明白白记载到了县志之中。 据清朝雍正年间的县志记载,猗氏县城四面都有夯土建造的城墙,城墙长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