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步入地坛公园,有几丝寒风迎面。微微飘动中的那些落叶,属于银杏和悬铃木。东方天际那一抹霞色,还没完全褪去,半个城郭,仍被映红着。钟楼东侧的广场上,有人在跳舞。看起来,热身运动已结束,舞姿的舒缓吿诉我,她们已进入角色。清一色的藏族服饰,显得华丽,让人眼花缭乱。定睛一看,舞者肤色白皙,发丝顺溜,没有一点高原日照的痕迹。无疑,是这一带的居民,她们在跳藏族舞蹈《吉祥高原》,那是属于雪域高原的广场舞。领舞者,青丝中亦见白发,但身材高挑,骨骼匀称,昔日定是舞界一员。她的舞步,轻盈舒缓,举手投足也练达自然,内心里必有高原般的沉稳和美韵。随舞者,有老有少,舞技也参差不齐,但整体看,还算和谐。她们神情专注,婀娜起步,个个醉在自己的舞姿里。围观者众,有人鼓掌,有人拍照,有人模仿。鸽群,在她们头顶一圈圈绕飞,像一群好奇的孩童。舞地气场不小,已成冬日一景。

也在此刻,一种不大和谐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嗨!看啊,她们这是美给谁看呢?还撅着屁股跳,真是难为她们了。”声音很大,讥讽意味很浓。放声者是一位时髦女郎,长发披肩,身材中等,一架深红色墨镜,遮去一半脸庞。她年轻,气亦盛,是属于豪横自负的那一类人物。听之,观者愕然,纷纷回头。这时,舞者中一位中年女士,收起舞步,面带微笑,走到话筒前,向那位时髦女郎回怼过去:“妹子啊,我来回答你,我们这是美给天地看,美给草木看,美给自己看,不行吗?”这一反问,惊得围观者面面相觑,仿佛被谁击了一掌似的;然后,目光齐刷刷投向那位女郎。她愕然,一时语塞,脸上浮出一抹窘态,拉着同伴,速速逃离。

舞者没有停步,鸽群的欢飞,也在继续。冬日的阳光暖暖的,带一些爱意,在普照这一座北方古城。高大的悬铃木,摇着铃铛,但无声响。

古城入夜,一片安谧。天际苍茫,灯火璀璨。惟中国尊,巍然矗立,撑起一角夜的天空。楼窗外,风在低语。斗室内所燃檀香,也已燃尽;可是,熄灯后的高枕上,我却久久不能入眠,思维似脱缰之驹。尤其,公园里所发生的那一幕,挥之不去,激起我对人生意义的进一步琢磨和思考。

有人问:“美给谁看?” 问得幼稚唐突。

有人答:“美给天地看、美给草木看、美给自己看。”答得理性、大度、自信。

据我观察,世间万物没有一样是不喜欢美的。诸如,孔雀开屏、鹤舞草地、花开山野、木绿水岸、天绽彩虹、地放岚气,不都是美的吗?人有向往美、追求美的情趣,是自然而然的,也是合情合理的。只要不是奇装异服、举止怪异、谈吐狂乱、噪声污染,都可接纳。不过,美是有属性的。山有山的属性,水有水的属性。山,雄气;水,柔美。属于山的一切,也都属于狂放,如,虎、狼、鹰隼、参天古木和雪线花卉。属于水的则皆阴柔,如鱼类、珊瑚、海草。假如,鱼类上山,虎狼入海,都会有灭顶之灾,因为有违造物主的初衷。人,也一样。男有雄气,女有柔美。同样,公园里那位女青年,涉世不深,阅历浅显,对生活、对美,理解不够全面。

平日里,人们在公园舞之歌之,不仅仅是为了健康,也是为了追求美。借助美,人是可以抒发感情、调节心理、缓解疲惫的。美,属于青春,也属于老年。追求美,是一生的事,关系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不分青丝与白发。那一声“美给自己看”的回答,极具哲韵。毋庸讳言,人生下来就是孤独的,无论皇上草民。而寻求美,则是一种智慧,因为它可以让人“脱孤”。人们为什么喜欢青山绿水,鲜花野草,鸟歌虫鸣,皆因对美的需求。

有故事言:伯牙鼓琴,钟子期听之。方鼓琴而志在太山,钟子期曰:“善哉乎鼓琴!巍巍乎若太山。”少选之间而志在流水。钟子期又曰:“善在乎鼓琴!汤汤乎若流水。”显然,伯牙鼓琴情为山水。有知音在旁,他是幸运的。一个雅士,独对高山阔水鼓琴,当然属于绝美举动。鼓琴,是美给山水听,也是美给自己听的。

几十年前,我在杜尔伯特草原一个牧业大队下放劳动,有位年迈的牧马人,每当明月夜,就坐在蒙古包前的草地上,独奏马头琴。显然,他是奏给这高天阔地、无边草原,和那一轮慈悲明月,以及他的牛马羊群,还有在远处的湖边饮水的野狐、狼、鹤以及土拨鼠的。有一天,他的爱骑——一匹雪花马病倒了,他为它喂食、打针、灌药。到了晚上,他坐在爱骑身旁,奏起深情悠扬的马头琴曲《骏马》,竟使雪花马流下泪来。那一场景,至今想起仍让我感动不已。何谓美的最高境界?就是万物与大自然的和谐共处吧。人生的最高境界,当然也在与大自然亲密共处、融为一体,也就是天人合一。

是的,“天人合一”这个东方理念,有着诗意的永恒境界,在浊世面前闪起它耀眼的光芒。如斯,“美给谁看”这一问,是不是也有了答案?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的家乡盛产杉木,是全国著名的杉树之乡。 记得小时侯,只要迈出家门,放眼所及的山坡上全是树木。它们一片翠绿,大大小小错落有致。其间,有杉树松树樟树白杨树麻栗树和各种名称的树,...

夏日已是昨天。随着中秋月的迫近,秋风已时不时的来,秋意淹没了对炙热的恐惧,枯干的草木处处宣泄着一种极具色调的情绪。我生活的闽南,有山有海。夏天的美妙大多装在蔚蓝的大海里。夏...

穈读mén,芑读qǐ。 “诞降嘉种,维秬维秠,维穈维芑。恒之秬秠,是获是亩;恒之穈芑,是任是负。以归肇祀。”这是诗经《雅·大雅•生民》里的诗句,其中的穈、芑两种植物是粟的一种。 医学...

寒意直刺骨髓的北风,还在狭长的巷子中胡乱地嘶吼;炭火温暖而让人抵制出门的厅堂,已经蒙蔽了能发现雪花降临前的预兆的双眼;低矮房屋外的鸡鸣犬吠,还在循环着守护老人难熬的季节;屋...

从来到走,皆必然在故乡的深沉里起伏挪腾,只为了一生初见,也为了一世坚守。 脚下的厚朴,深绵而长远,这是任何物质也沽换不到的温实,恰是生命中以心而交的相待如初。 人生总有一种滋...

历史上,苗族浩荡而悲壮地进行了五次西迁,每次迁徙都因战乱而起。自从“逐鹿中原”失利后,他们从东部平原一路西行,进入长江中游地带,以后的岁月,他们的迁徙之路从未停息,步伐一直...

一首歌一个故事,一首歌一种心情。 第一次听华裔歌手费翔演唱《故乡的云》,是1987的春晚。那天,作为守边战士的我,正在天山支脉库鲁克山下的一座军营大门口,和一名哨兵一起站哨,为祖...

文/纪天才 巍巍祁连山流传着无数美丽动人的故事,悠悠黑河水承载着两岸人民生生不息的脉搏,古老的丝绸之路孕育了河西走廊这块生机盎然的富饶之地,临泽就座落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临泽地...

茅坪,贵州松桃八十坡山脉深处的这个村庄,我对那里的一草一木、乡土人情可以说是绝对的陌生,因为它作为一个隐藏在大山深处的村庄,实在是太平凡不过了,那里永远处在世界的边缘、新闻...

猗氏故城只留下了几段残垣断壁,和史书之中几句简单的文字。猗氏新县城的格局却是被却明明白白记载到了县志之中。 据清朝雍正年间的县志记载,猗氏县城四面都有夯土建造的城墙,城墙长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