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淡淡的过。转眼之间,秋去冬来,带着繁华,带着酷热,带着萧瑟,带着寒凉,慢慢地就站到了一年当中的队尾了。

翻开一年来写的日记,满篇皆是虚度的光阴。

一粥一饭,时忙时闲,没有什么跌宕起伏,只有人间烟火一碗。

感觉每日的生活宁静而安逸,却又有些无趣寡淡。静静坐在窗前,一壶香茶沸腾着,在一炷檀香的熏陶下,唆一口微苦的香茶,或让思绪上下起伏,或提笔写几个小字,或观望窗外的风景,这种时光已经成为了漫度经年的习惯。

每个人对生活的感受是不一样的,其实生活就像白开水,不论冷热,只要适合的温度,就是最好的;生活就是口味,不论酸甜苦辣,只要适合的口感,就是最好的;生活就是旋律,不论快慢,只要适合的听觉,就是最好的;生活就是季节,不论春夏秋冬,只要合适的心情,就是最好的;生活,不甘寂寞也好,甘于寂寞也罢,只要适合自己,就是幸福的。

烦恼天天有,不捡自然无。人心像一粒尘埃,无时不在飘荡,无时不在寻觅。飘荡,是因为尚未到达意愿中的归宿;寻觅,是因为想要找到理想中的归宿。可是,欲望不止,一山还比一山高,人生岂能如愿?

数十载的光阴,兜兜转转,让人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原来生活的真谛,不过就是一份简单而已。处于尔虞我诈的尘世,深谙炎凉世态,懂得时刻保持一种对尘世的平静心态很重要。世态既然如此,那就从容淡然,当繁华极尽,终究都是要归于平淡的。

佛说,人要有八颗心。爱心,凡事包容诸事忍让;虚心,谦虚为人,低调做人;清心,寻找心灵的平静;诚心,将心比心,广结善缘;信心,有积极心态的力量;专心,使人生更有效率;耐心,机会总在等待中出现;宽心,学会选择,懂得放弃。

怀平常心,做平常事,日夜就能安宁;不忘人恩,不念人过,不计人怨,不思人非,内心便能太平。心宽一分雾消散,让人一步万里晴,有缘相逢共一笑,从此再不论古人。愁上眉梢自寻烦,相逢一笑很养心,贪心过度无足时,过眼浮云又笑谁?看淡人世纷争,看轻得失轮回,心安即是归处,放下便得菩提。人间只收留我们几十年,经营好自己的生活,跟随着凡俗的命运将四季的美景赏遍,才是最硬的道理。

一年辗转又入了冬季,坐在窗前,小炉煮茶,沸腾出来的是情怀,也是浪漫和温暖。品一盏香茗,拾起一程冷暖中散落的笔记,拼凑成几枚渲染心情的小字,将它轻放在素白的笺上捋顺。墨染素笺上飘着的是墨的芳香,字里行间藏着的是心中的诗情,平仄的韵味中不求有多么的华美,但笔触之处,尽是风花雪月的缠绵,也有洒脱随性的飘逸,还有银碗盛雪和繁花不惊。只将淡泊写在脸上,将清欢安放在眉心,煲一碗人间烟火的浓稠,熬煮着自己的欢喜,守住心中浪漫的情怀,品味今日生活之清趣,何须长叹人生欢愉少,都说人间烟火味,最抚凡人心。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静夜思故乡,凉月最多情,翻腾的思绪让人辗转。月光透过磨砂贴纸照进床帘,冷了半边枕席,寝室无言语,只听得空调的风呼呼地吹。 冷风定...

每说故乡,总有那么一棵枝繁叶茂、撑出大片大片树荫的老树,生长在各人的记忆里。那是一棵盛夏的树,风在树下往来,人在树下摇扇,蓬头稚子在树下你追我赶。晨光,最早光临这棵树,夕阳...

从黄河流域到长江流域,水,滋养出一个一个鲜活的生命个体,也孕育出灿烂、悠远、浩荡的华夏文明。就地理位置而言,四川省广元市剑阁县五指山位于南充市南部县以西。有一滴水从五指山的...

按语:两年前读到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满族说部的《尼山萨满传》。故事讲述了尼山萨满深入冥界救回少年色日古带的故事。故事里还有大量北方萨满教教义、仪式、信仰等内容,同时也记录...

敖登和我坐在姥姥家暖暖的炕上摆弄着旧玩具,她那圆乎乎的身子像坐在小船里似的,伴着嘴里情不自禁流淌出的歌声,轻轻摇晃。歌声间断时,炉火燃烧的呼呼声,羊群归来时欢快的叫声以及轻...

灶马 童年时代,在我家的厨房里,一年四季不绝于耳的就是灶马的嘶鸣。 我捉住过灶马,形如蟋蟀,色泽灰白。我将它在瓦罐里养了一天,它沉默了一天,我就把它放了。我之所以放了它,还因...

“石门开,石门开,石门一开金银来。” 在鹫峰山脉中段以东、福建宁德周宁县海拔最高的龙冈头之南,有一座以石门命名的山,称石门山。此山峰峦起伏、嵯峨险峻,东西走向延绵3公里,中段...

我们常用“黄钟大吕”来形容音乐或文辞庄严、正大、高妙、和谐,然而“黄钟”与“大吕”最初的本义又是什么呢?“黄钟”指古乐“十二律”中六种阳律的第一律,“大吕”指六种阴律的第四...

冬天才来,春天还远。冰凉的雨水在天空的深处打着漩涡,眨眼间西北风吹起来,人世间又迎来了小雪的节气。 一只雪白的鸽子从远方来,落在阁楼的阳台上,洁白的羽毛像雪。有一根羽毛,从右...

寒冬腊月,在二楼上,用那个朱砂红像“簋”一样的电锅,煮一点水饺,喝一点辣酒,来讲讲过去六七十年间,父亲解锁到的技能。 他老人家一定会得意地将二胡列为第一。十年前他带着母亲远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