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百花齐放、争奇斗艳,然而,斑斓多彩也让人目不暇接,留住记忆的终究不多;其它季节里开出的花则不同了,物以稀为贵,就如寒雪里绽放的腊梅,一枝孤傲,艳丽和芬芳潜入冬日萧条里,过目难忘也是必然。

夏季烈日淫威,将草木众生逼入生命循环的衰败,然而,牵牛花冲破重围,成了适者生存的王者,山脚的灌木丛,乡野的断壁残垣,不时可见牵牛花的身影,只需稍微留意,牵牛花那一抹艳丽就在眼前。

牵牛花名,有些土气。花名的来历,有不少神奇的传说,其中流传最广的说法:一对孪生姐妹,为了将伏牛山洞中的金牛分发当地百姓,以银喇叭钥匙开启山门不成,却被山眼所锁,掉落山脚的银钥匙经太阳照射,变成了喇叭花;为了纪念这对姐妹,将喇叭花称牵牛花。如是传说,当然可以将信将疑,我倒是相信土气的名字别有它意,如乡人为孩子取"小狗、、土根"之类名字,是因为"贱名易养"而已。如此想来,牵牛花这样土气的名字也无不妥,反而有一种自然和亲近。

在花卉的群芳谱里,能登大雅之堂的莫不是梅兰秋菊,偶尔,牡丹、芙蓉也可以一展身姿。牵牛花却是"薄命之花",文人墨客多凡在落笔乡情野趣时才会扯出来晾晒其野姿,然而也有慧眼独具的大师对牵牛花情有独钟。印象最深当是《牵牛工虫》,以浓淡不一的湿墨画叶片,以干涩而飘逸的枯墨画藤蔓,墨叶的聚散变化,藤蔓的缱绻缠绕,姿彩不一,层次分明;蜻蜓和花丛下的蚱蜢细致逼肖,栩栩如生。齐白石大师确实与众不同,另辟蹊径,寻访遗弃和冷落的无名牵牛花,以其独特笔墨,引其登堂入室。如此牵牛花,领有下里巴人的抱素怀朴之风,兼具阳春白雪的冰清玉洁之格。大师的抬爱,使牵牛花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不同于普通花卉的单色,牵牛花色多样,较为多见的莹蓝、纯白、玫红等,而于我而言,最爱玫红牵牛花,不仅缘由它与红牡丹近似的爱情花语,更缘由一段凄美的爱情传说。据传,每年七夕牛郎与织女相会,喜鹊便以牵牛花为之搭桥,而且牛郎送织女的见面礼也是牵牛花。不知是相会的喜,还是久别的悲,织女竟然落泪成花,"天孙滴下相思泪,长向秋深结此花",牵牛花的来历竟然含有如此厚重的历史故事,充满着传奇色彩。古往今来,多少有情人痛斥玉帝和王母娘娘的专横与冷酷,令天女拔金簪划银河,鸳鸯相隔泪盈盈;在我看来,玉帝和王母娘娘,准许每年七夕一次相会,以解彼此相思之苦,这是一份人性的善意和理解。正因为七夕之会,才有了美好想象,否则传说故事过于残酷。

依我看来,牵牛花低调得过于卑微,它不求良田沃土,也不慕堂前雅盆,以墙角、水沟、篱笆为乐土,即便是暗黑潮湿,也并不介意,静默守候,直到开出鲜艳的花;牵牛花不走寻常路,择夏秋顾自绽放,而不与百花争春,活出自己独特精彩;它的低调还在于收放自如,花开于朝,凋谢于午,克己收敛的绽放,拿捏分寸很是到位。以此而言,牵牛花懂得天下万物生存大智慧,于万花丛中脱颖而出,实在不足为奇。

诚然,牵牛花也有高调示人之处。其茎尖依附支架不屈不饶地向上攀爬登顶,显示了顽强的生命力。这细藤嫩叶间何以勃勃生机?牵牛花作为生长北半球的植物,其茎反时针旋转向上缠绕,可以获得更多的阳光和雨露,赢取更大的生存空间。难以相信,这小小的牵牛花竟然也在恶劣的环境里暗自摸悟了"物竟天择,适者生存"的天理法则,不禁让人心生敬意。

牵牛花,低调、谦虚的好让不争品格,逆袭为文人的笔墨精华;牵牛花,百折不挠,自强不息,谱写了花卉群芳谱的新篇章。人们喜爱牵牛花,不仅因为其靓丽为夏秋风景增色添彩,更在于其超然的品格特征。牵牛花,以己之力撕毁了命运的标签,谁还能说它是薄命之花呢?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现在居住的这个小镇——海陵岛。它是中国十大最美海岛之一,国家级五A景区,享有"南方北戴河"和"东方夏威夷"的美称。 在我走过的小镇中,它显得有些慢条斯理,甚至落后。小镇的变化也是...

西南边陲广西与越南接壤的大新县境内,有一条名字颇有诗意的河——归春河。归春河发源于靖西市境内的鹅泉,先是流向越南,后又绕回广西,最终在硕龙这个边陲小镇,形成了世界第四、亚洲...

在退休的日子越来越临近的时候,我有了一处原野之间的住所。 生命季节的递嬗缓慢而坚定,眼前渐渐呈现一片萧飒的秋景。但稠叶飘落、枝柯稀疏之后,视界中倒也有一份豁朗和澄明。自由的诱...

胡竹峰,一九八四年生,安徽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胡竹峰作品(五卷本)》《击缶歌》《不知味集》《闲饮茶》《南游记》《民国的腔调》《雪下了一夜》《惜字亭下》等作品集近三十种。...

在八、九十年前,自行车可是稀罕物,那时还没有国产货,大多数是从英国进口的“三枪”、“凤头”,还有从德国进口的“蓝牌”。 因为我父亲从上世纪二十年代末参加工作,一直是洋行高级职...

1 他是个缺了心的人。 对于月地瓦,他从小耳闻目染,无比熟悉,也无比期待。母亲说那是村里集体的待客活动,这种活动在数百年前就有了,现在已成为村里人待客的最高礼节,也叫百家宴。父...

滇池 我三十年前到过滇池。那是原地矿部组织的一次采风活动,因为要去上海领首届上海政府文学奖,只好提前离开,所以对昆明、对滇池的印象很是深刻。那时的滇池还未加修饰,周围多为农田...

东北大山里的夜晚是恐怖的,风大,动静大,飕飕飒飒,各种奇声怪音令人毛骨悚然,但山里人习以为常,倘若寂静异常,才会让人恐惧。第一代伐木工人的儿子成年后也伐树,被称为“木二代”...

范晓波:江西鄱阳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在《人民文学》《十月》《诗刊》《青年文学》等刊发表散文、小说、诗歌等二百余万字。曾出版散文自选集《夜晚的微光》等...

在我的意识里,雷声就是一个警告,是惩罚的由头,是瞬间的凌厉打击和坚决的毁灭。 这几乎是一个嘲笑,既是对我的更是对一个时代的嘲笑。它坚实地镶嵌在那个时代之上,锲入到了我的生命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