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畈石斛

霍山县太平畈乡地处大别山最高峰白马尖附近的深山里,是霍山石斛的关键种源基地和重要生产基地。由于太平畈乡位处北纬31度线,因而霍山石斛亦被笼罩上一层神秘的面纱。盘山公路在深山老林里缘溪而入、穿云而上,车行两个小时后,我们踏上了这块神秘土地。

果然是一片仙草的王国。在太平畈乡86平方公里的山岭和林地上,到处都是柔软、饱满却神秘的石斛身影。5月中旬,恰是霍山石斛花开旺盛的时期,树林下,山谷里,溪流边,岩石上,树缝间,各处都是石斛盛开的洁白花朵,淡淡的石斛花香弥漫在树丛、竹枝、山影和仄石间。

晨间沿草梢拂足的山路斜过去,走到叮咚作响的山溪边,除却山草及枫杨的鲜活气息,还闻得到石斛开花和溪水跌落的那种有魂灵的鲜香气。霍山石斛指的是霍山米斛,霍山米斛则是石斛中的极品。石斛业内有一句行话说得明白:铁皮石斛论斤称,霍山米斛按克卖。

原生态野生的石斛,都喜欢生长在山谷里、溪水边和树荫下的石头上,和苔藓、松树皮、湿润的石屑以及肾蕨等古老的孢子植物生活在一起,组成一个小型的植物群落,千万年来,默默地、也是自在逍遥地生生灭灭着;我猜想,古代的有道之人,见到石斛,不由地打内心里起了大欢喜,便就地为这种仙草起个名字,叫它石斛。石斛的斛字,一定是从石斛的形状来的。石斛各个肉质的枝节,和古代称量粮食的容器斛极其相似。米斛的米字,则必定是从米粒的形状来的,米斛肉质的枝节,像极了一粒粒饱满的米粒。

月亮湾作家村

安徽省霍山县东西溪乡位于大别山深处,当地交通不便,没有特色资源,是贫困小山乡。2016年初冬,我到东西溪乡采访,发现东西溪乡党委领导正为当地已经废弃30年的老厂房找出路。这些老厂房建于上世纪60年代,这些墩实高大的旧厂房不就是最富乡情和乡愁价值的符号吗?何不将这些老厂房与作家的文化内涵来一次火花电石般的碰撞,或许能碰撞出一个乡村振兴、文学扶贫的新生命、新舞台、新篇章。

2016年12月30日,霍山县东西溪乡中国·月亮湾作家村文学扶贫项目启动仪式,在东西溪乡原淮海机械厂旧址举行。当地开始了艰辛的一期工程建设,筹集资金,规划设计,持续推进。2017年10月28日,中国·月亮湾作家村举行了盛大的开村仪式。作家村项目得到了全国各地作家的大力支持和帮助,作家王蒙为作家村题写了村名并亲自参加作家村开村仪式。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也十分关注作家村建设,多次了解作家村建设及文学扶贫情况。2018年9月,铁凝率中国作协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采访团来中国·月亮湾作家村采访、调研,推动作家村在乡村振兴、文学扶贫道路上更好发展。首批18位作家已经入驻作家村,他们在东西溪乡开展各种义务支文支教活动,为老区脱贫和发展贡献力量。全国各地作家也用捐赠图书等各种方式,为作家村这个新生命的健康成长助一臂之力。作家村的建立,为大别山老区带来满满的活力,各地游客慕名而来,节假日更是游人如织、人头攒动,他们不仅带来了人气、带来了资金、带来了消费,带走了土特产品,更带来了新观念、新思路、新潮流和宽广的眼界。美丽乡村建设,需要的正是绝地反转、敢为天下先的那么一种充满生命活力的人文精神!

作家村一日

天似亮未亮时,山谷两边的鸟已经各式各样地啼叫着了,咕咕,哔哔,哗哗,叽叽,有的声音是拉长的,有的声音是拉长后又拐弯的。

其实,秋晨的山乡早已醒来。山花簃小院里的杏树树干在深夜的寒凉里缩成紫红,但树叶深绿。淮河书院大门外有位妇女在打扫落叶,她隔着油坊溪用当地方言和骑摩托路过的山民说话,嗓音响亮又带着山土味。

我们清晨醒来,先在作家村志愿者的值班日志上记录来村的所见所闻,再沿山谷里的文学步道环行一周。这条环路大约有四五公里路程。栖凤谷里的石斛苗上挂着晶凉的露珠,松针上一片珠白,但那还只是露,不是霜。溪侧人家正用老式方法磨豆腐,豆香在溪头安逸地飘动,于是一种当地叫豚的鸭类昂起头呱呱地在溪边叫起来,提醒路过的人注意它们的存在。一路上都有桂花的香气撩拨人心,桂花的香气里还有低矮深绿的茶树、高大的板栗树和藏在野草丛里当地叫八月炸的一种香甜的瓜类的衬托和点缀。

上午的读书会就在枕溪山房宽敞的堂屋里进行,文友们带来了新近出版的作品集,赠送给能容纳6万册图书的淮河书院图书馆。每位作家都介绍一部自己最近阅读的图书。然后作家们前往东西溪乡中心学校,给初中同学们上一堂文艺课。作家们都提前做了充分的准备,而且课题相互不能重复。下午在作家村进行一周研学培训的金融系统学员进行了结业联欢。晚饭后在各山村调研的大学生陆续回到村里,山林黢黑,寒风愈紧,大家围坐在火盆旁,乡干部和驻村作家为一方,大学生们为一方,竟对起歌来。作家村的一天结束了,但山里和山外的那颗心,仍在共同地跳动着。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现在居住的这个小镇——海陵岛。它是中国十大最美海岛之一,国家级五A景区,享有"南方北戴河"和"东方夏威夷"的美称。 在我走过的小镇中,它显得有些慢条斯理,甚至落后。小镇的变化也是...

西南边陲广西与越南接壤的大新县境内,有一条名字颇有诗意的河——归春河。归春河发源于靖西市境内的鹅泉,先是流向越南,后又绕回广西,最终在硕龙这个边陲小镇,形成了世界第四、亚洲...

在退休的日子越来越临近的时候,我有了一处原野之间的住所。 生命季节的递嬗缓慢而坚定,眼前渐渐呈现一片萧飒的秋景。但稠叶飘落、枝柯稀疏之后,视界中倒也有一份豁朗和澄明。自由的诱...

胡竹峰,一九八四年生,安徽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胡竹峰作品(五卷本)》《击缶歌》《不知味集》《闲饮茶》《南游记》《民国的腔调》《雪下了一夜》《惜字亭下》等作品集近三十种。...

在八、九十年前,自行车可是稀罕物,那时还没有国产货,大多数是从英国进口的“三枪”、“凤头”,还有从德国进口的“蓝牌”。 因为我父亲从上世纪二十年代末参加工作,一直是洋行高级职...

1 他是个缺了心的人。 对于月地瓦,他从小耳闻目染,无比熟悉,也无比期待。母亲说那是村里集体的待客活动,这种活动在数百年前就有了,现在已成为村里人待客的最高礼节,也叫百家宴。父...

滇池 我三十年前到过滇池。那是原地矿部组织的一次采风活动,因为要去上海领首届上海政府文学奖,只好提前离开,所以对昆明、对滇池的印象很是深刻。那时的滇池还未加修饰,周围多为农田...

东北大山里的夜晚是恐怖的,风大,动静大,飕飕飒飒,各种奇声怪音令人毛骨悚然,但山里人习以为常,倘若寂静异常,才会让人恐惧。第一代伐木工人的儿子成年后也伐树,被称为“木二代”...

范晓波:江西鄱阳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在《人民文学》《十月》《诗刊》《青年文学》等刊发表散文、小说、诗歌等二百余万字。曾出版散文自选集《夜晚的微光》等...

在我的意识里,雷声就是一个警告,是惩罚的由头,是瞬间的凌厉打击和坚决的毁灭。 这几乎是一个嘲笑,既是对我的更是对一个时代的嘲笑。它坚实地镶嵌在那个时代之上,锲入到了我的生命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