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浩如烟海,给予了满天繁星最美丽温馨的家园。太阳温暖了大地,大地养育了万物。太阳、大地给予人类的是无限的抚爱,这份给予是博大而又无私的,这是一种无形而有力的温暖。万物皆有灵性,我们要做的就是用心守护大自然,与它们相依相存,互相温暖,只要世间人人都献出一份爱,把这份爱的传递、温暖的接力发挥好、传承好,世界将变得更加和谐美好!

生活中,处处皆有温暖。记得有一次,在回家路上突然腰病复发,身体不能直立,行走困难,一路艰辛,忍痛走到楼下距离电梯不到1米左右的地方,就一下子瘫坐地上,不巧手机没电了,一时无助至极,当时,唯一的希望就是只有等待好心人路过,请求帮助。不久,一位住在楼上的大姐正好走了过来,她热心而又小心翼翼的将我搀扶进电梯,把我送到家里,悉心的倒水、喂我吃药,帮我煮面,离开时,还细心地留下联系方式,叮嘱有事打她电话。大姐于我虽是邻居,但我们本是陌生人,在我无助之时,她的热心,于我无疑是雪中送炭,我感激并感谢她给予我最无助时无私的帮助,也许此事于她而言,仅是举手之劳,但她给到我的却是无限的温暖,这份情意将是我余生最动容的感动,永存于心。每每想起,我心里便不由自主阵阵热流涌动,心意难平。

前段时间,上班路上,我看见一位老奶奶推着装满蔬菜、水果的三轮车,正在一拐一拐地、艰难地一步一步地往前挪,我急忙跑过去,帮她一起推。原来她腿脚有残疾,行走不便,她是一个五保户老人,虽然有国家政策补助,但她还是没有一味地等、靠、要。她说,她每天卖蔬菜、水果的收入就可以养活她自己,不能总是给国家增加负担,能做的就自己做。老奶奶的话,让我倍感羞愧,因为即使是我们年轻人,又有几人能有这样的感悟呢?这是一种觉悟,更是一种境界,我感慨之余,一直把奶奶送到了菜市场。老奶奶对我双手合十,感谢我帮了她,其实是她帮了我,我从中体会到很多,这才是更加宝贵的东西。

温暖,不需要理由。如果你愿意,每一份付出皆是心甘情愿,不会有半点迟疑;如果你愿意,每一份给予都会发自内心,不计回报。温暖,是人类最珍贵的礼物,它是人们心里最光芒的太阳,是心灵深处最感动的力量。温暖在开怀的笑容里,让你如沐春风;温暖在一句不经意掏心窝子的话里,让你倍感亲切;温暖在一声声美好的祝福里,让你充满着幸福;温暖在每一份热情炙热的帮助里,让你心里瞬间有了倚靠;温暖在一次次哪怕是极少极少的捐赠里,让你看到了生活的希望;温暖在孤独的夜路有你相伴里,让你感到不再害怕;温暖在寒冷的冬日收到一杯热茶里,让你感受到关爱就在身边;温暖在雨中有人为你递过雨伞里,让你有了爱的期盼。这就是人世间最温馨的问候,这也是人与人之间最炙热的、温暖的传递。

疫情期间,多少不俱名的"大白"不计个人得失,牺牲自我,无数个昼夜,始终坚持坚守在一线,忘我地战斗疫情前沿阵地,为老百姓撑起了安全的一片天,这是大爱,是人世间最值得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这份爱的温暖,用语言描述已经显得苍白无力,只能藏于心间以作敬缅。大爱无疆、无私奉献是我们国家永世相传的优良传统,正因为有了这样的美德,在大灾大难面前,我们全体人民才能心连心,从容应对,携手共渡难关,也才能取得疫情防控万世瞩目的伟大功绩。

温暖是爱的奉献、是一种无形的力量;温暖是美好心灵的坚持、是一种无我的思想表现;温暖是持之以恒的热爱;在大灾大难面前,温暖是最坚韧力量的源泉、纯粹心灵的连接,是最巨大的、沁人心脾的暖流。而这种暖意将源源不断、生生不息。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现在居住的这个小镇——海陵岛。它是中国十大最美海岛之一,国家级五A景区,享有"南方北戴河"和"东方夏威夷"的美称。 在我走过的小镇中,它显得有些慢条斯理,甚至落后。小镇的变化也是...

西南边陲广西与越南接壤的大新县境内,有一条名字颇有诗意的河——归春河。归春河发源于靖西市境内的鹅泉,先是流向越南,后又绕回广西,最终在硕龙这个边陲小镇,形成了世界第四、亚洲...

在退休的日子越来越临近的时候,我有了一处原野之间的住所。 生命季节的递嬗缓慢而坚定,眼前渐渐呈现一片萧飒的秋景。但稠叶飘落、枝柯稀疏之后,视界中倒也有一份豁朗和澄明。自由的诱...

胡竹峰,一九八四年生,安徽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胡竹峰作品(五卷本)》《击缶歌》《不知味集》《闲饮茶》《南游记》《民国的腔调》《雪下了一夜》《惜字亭下》等作品集近三十种。...

在八、九十年前,自行车可是稀罕物,那时还没有国产货,大多数是从英国进口的“三枪”、“凤头”,还有从德国进口的“蓝牌”。 因为我父亲从上世纪二十年代末参加工作,一直是洋行高级职...

1 他是个缺了心的人。 对于月地瓦,他从小耳闻目染,无比熟悉,也无比期待。母亲说那是村里集体的待客活动,这种活动在数百年前就有了,现在已成为村里人待客的最高礼节,也叫百家宴。父...

滇池 我三十年前到过滇池。那是原地矿部组织的一次采风活动,因为要去上海领首届上海政府文学奖,只好提前离开,所以对昆明、对滇池的印象很是深刻。那时的滇池还未加修饰,周围多为农田...

东北大山里的夜晚是恐怖的,风大,动静大,飕飕飒飒,各种奇声怪音令人毛骨悚然,但山里人习以为常,倘若寂静异常,才会让人恐惧。第一代伐木工人的儿子成年后也伐树,被称为“木二代”...

范晓波:江西鄱阳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在《人民文学》《十月》《诗刊》《青年文学》等刊发表散文、小说、诗歌等二百余万字。曾出版散文自选集《夜晚的微光》等...

在我的意识里,雷声就是一个警告,是惩罚的由头,是瞬间的凌厉打击和坚决的毁灭。 这几乎是一个嘲笑,既是对我的更是对一个时代的嘲笑。它坚实地镶嵌在那个时代之上,锲入到了我的生命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