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夏的名字最早见于《楚辞》中的“哀郢”:“去故乡而远兮,遵江夏以流亡”。《汉书》也载,“江夏郡,高帝制,属荆州”;建安十二年,江夏赤壁(今金口)长江水域有赤壁之战;近代林则徐两次在江夏禁烟;武昌首义震惊世界;北伐期间叶挺率部大战贺胜桥;1938年,中山舰喋血金口长江水域……

我第一次到江夏,却是去看桥。因为地理原因,江夏形成了江湖环抱之势,水多,自然桥多。据《江夏县志》记载,早在清代之前,江夏计有大小60余座桥梁。目前江夏还有36座之多,相对完整的有狮子山三眼桥、高家桥、梅家桥、黄斌桥等,皆为明清时修建。

傍晚时分,我们来到了树木掩映的南桥,这座建于673年前的古桥位于江夏区山坡街陈六村大屋饶湾,红色的桥面有一些青苔,倒显得有岁月感。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远远近近,大的鹭鸟、小的麻雀陆陆续续地飞栖在树上。

桥头的碑上刻录着它的历史,始建于1349年,这是湖北省内现存年代最早且有确切年代可考的桥。

南桥桥体为红砂石块砌筑,少许的青条石修补。两边的挡水护坡墙砌成“八”字形,每层条石均采用“丁”字形砌筑方式,非常牢固美观。桥面上有一条深深的凹槽,是来往窑工的独轮车碾压形成的。

当地大屋饶村所藏的《饶氏宗谱》里记载:“迄元至正年间,东山公阡陌云连,外则特建南桥,内则重修墙壁墙里,饶氏群称巨室……”据此可知,南桥边居住的饶姓富户饶东山在修葺饶氏宗庙祠堂的同时,出资修建了南桥。

70岁的饶浩功是饶姓后人,1985年起守护南桥。他说听家族的老人说,南桥的前身是一座木桥,700年前,这里是水陆交通交汇处,是繁荣的码头街市。“木桥不经用,我们饶家先祖就修了石桥。”石桥一起,货如轮转,客商频往,寺庙的香火也越来越旺,尤其在清代中期旺极一时,老人们口耳相传的诗句,“一里七星庙,百步十座桥”,形容的就是以石桥南桥为中心、一水石桥木桥并立的繁荣街市。当时茶叶、瓷器经由这里的渡口,销往全国各地乃至外国。

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南桥边的生活氛围还是比较浓的,后来因为村民外迁,就冷清了。

矍铄的古稀老人饶浩功说,“身为后人,我们一定会好好保护这座桥。”他没事就去南桥附近转悠,除除杂草,清理垃圾。“政府对我很好,发奖状给我,说我是模范义务保护员。”“现在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我们这里有600多年的老桥,这里的环境也越来越好,节假日有好多人开车来这边游玩、钓鱼,我告诉他们要讲卫生,不要损伤桥,不要砍伤树。”

目前,江夏区已创办了南桥文化艺术节,聘请专业队伍在南桥采风写生,勾画出了南桥街景的复原草图,饶浩功说复原草图与他记忆中的样子很像。

我站在南桥上,心生诸多感慨。在中国古典文学中,桥,是一个绝美的意象。它见证缠绵的爱情、真挚的友情、隽永的亲情;它见证市井烟火,也见证战火硝烟。它成为历代游子的乡情寄托。如果它能言,那一定是一部丰富的史书。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的家乡盛产杉木,是全国著名的杉树之乡。 记得小时侯,只要迈出家门,放眼所及的山坡上全是树木。它们一片翠绿,大大小小错落有致。其间,有杉树松树樟树白杨树麻栗树和各种名称的树,...

夏日已是昨天。随着中秋月的迫近,秋风已时不时的来,秋意淹没了对炙热的恐惧,枯干的草木处处宣泄着一种极具色调的情绪。我生活的闽南,有山有海。夏天的美妙大多装在蔚蓝的大海里。夏...

穈读mén,芑读qǐ。 “诞降嘉种,维秬维秠,维穈维芑。恒之秬秠,是获是亩;恒之穈芑,是任是负。以归肇祀。”这是诗经《雅·大雅•生民》里的诗句,其中的穈、芑两种植物是粟的一种。 医学...

寒意直刺骨髓的北风,还在狭长的巷子中胡乱地嘶吼;炭火温暖而让人抵制出门的厅堂,已经蒙蔽了能发现雪花降临前的预兆的双眼;低矮房屋外的鸡鸣犬吠,还在循环着守护老人难熬的季节;屋...

从来到走,皆必然在故乡的深沉里起伏挪腾,只为了一生初见,也为了一世坚守。 脚下的厚朴,深绵而长远,这是任何物质也沽换不到的温实,恰是生命中以心而交的相待如初。 人生总有一种滋...

历史上,苗族浩荡而悲壮地进行了五次西迁,每次迁徙都因战乱而起。自从“逐鹿中原”失利后,他们从东部平原一路西行,进入长江中游地带,以后的岁月,他们的迁徙之路从未停息,步伐一直...

一首歌一个故事,一首歌一种心情。 第一次听华裔歌手费翔演唱《故乡的云》,是1987的春晚。那天,作为守边战士的我,正在天山支脉库鲁克山下的一座军营大门口,和一名哨兵一起站哨,为祖...

文/纪天才 巍巍祁连山流传着无数美丽动人的故事,悠悠黑河水承载着两岸人民生生不息的脉搏,古老的丝绸之路孕育了河西走廊这块生机盎然的富饶之地,临泽就座落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临泽地...

茅坪,贵州松桃八十坡山脉深处的这个村庄,我对那里的一草一木、乡土人情可以说是绝对的陌生,因为它作为一个隐藏在大山深处的村庄,实在是太平凡不过了,那里永远处在世界的边缘、新闻...

猗氏故城只留下了几段残垣断壁,和史书之中几句简单的文字。猗氏新县城的格局却是被却明明白白记载到了县志之中。 据清朝雍正年间的县志记载,猗氏县城四面都有夯土建造的城墙,城墙长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