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赫斯特古堡返回洛城的途中,陪同我们的郑先生,有些炫耀地对我们说,“再让你们诸位中国作家、学者看看只有12人的小镇,那可是美国最小的城镇,怎么样?”

没等我们反应,郑先生进而又吊起我们的胃口,“据我所知,那可是还没有中国大陆游客踏足过的地方噢。”

郑先生是洛城作协的对外联络专员,此次我们几位中国作家在美期间的观光活动由他全权负责安排。见有如此“未被开垦的处女地”,同行者们一下来了兴致:看看去!

我倒是听说过我国少数民族地区有个仅两人的乡,且两人为父女俩。一乡之长不是父亲,而是女儿。这在人数规模上,比郑先生说的美国小镇就少多了,且人员关系特殊,了解起来想必更有意思。

我把所知的情况和郑先生一说,郑先生一连来了几个“no,no”,“我带诸位看的可是个严格意义上的镇。”

“不知这个镇接待能力如何,一下子来了七位中国客人会不会造成镇区交通拥挤呀?”同行者中的询问,引来一车的轰笑。

就在大家的欢笑声中,汽车驶进了小镇。但见入口处立着一块告示牌,上面明确写着小镇现有人口为18人,郑先生所说的12人,那是在四年前。

“一般旅游团是不到这里的,它不是旅游景点。我带团,一般游客我也不带他们来,他们不会感兴趣。诸位看看,我也有四年没来了。”郑先生的一番话,既是解释,亦算是对记错人数的歉意了。

汽车在小镇停车场停下后,有人忙着拍照。郑先生请大家先跟着他参观,保证不会耽搁拍照的时间。我们一听就会心地笑了,还不是因为镇小嘛。

你还别小瞧了这个小镇,巴掌大的地方,竟然有三家工厂:一家生产玻璃器皿,一家生产陶器,还有一家葡萄酿酒厂。真是厉害!

从镇中心花园走过去就是一家商店,店内各式商品品种繁多。仅有一位年轻女营业员,因没生意在“煲电话”。

集中参观几分钟就结束了,我们一行七人很快就分散活动。看着看着,一直和我一起的宜兴作家徐风竟不见了。我以为他再去看陶瓷厂去了。宜兴可是中国的陶都,想必他会对眼前美国小镇上能生产出什么像样的陶瓷器具有些怀疑。

不一会儿,我发现我判断错了。小镇观光留言薄上,有了徐风的笔迹:“中国大陆第一人徐风到此一游”。

真是的,想不到小镇上还会有这样一个签名之所,足见此镇对来访者的重视。我翻看了一下签名簿,在徐风之前还真的没有一个签中文的,更别说是表明中国身份的了。

既然来到了签名室,我也得写下点什么。可看着徐风的签名,“中国人的第一” 让他占了,真有李白那“题不得”之慨叹。

有了,我来个身份变换。于是,我在那本有些破旧的签名薄上写下了“袖珍小镇,魅力无穷”八个字,落款:中国作家。自然会有我的姓名、时间等要素。

当我心满意足回到车上时,大伙儿都在等着我呢。这时,有人我问是否有什么奇遇?我只得把颇费一番思索的签名之事如实相告。大伙儿的羡慕之情溢于言表,有人也想留下一字半辞。可这刻儿,车已离开。

汽车载着我们继续向洛城行驶,大伙儿交谈着参观小镇的点滴感受。这时,郑先生发问了:“诸位看了之后,感觉小镇市镇设施如何?”

大伙儿七嘴八舌,有说邮政所难得的,有说清管所不错的。也有说,停车场秩序井然。很快就有人反对,我们去的时候仅有两部车,想乱也难。

于是,有人补充说,中心花园挺人性化,桌椅齐全,方便参观者,累了可歇息片刻。还没等那人话完,反对之声又起,弹丸之地,何用歇息?自然有人不同意,认为歇息还是需要的。如此完整的小镇,可谓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就在我们慨叹小镇之全时,郑先生又发问了:“诸位有没有发现,小镇少了城镇最常见的一种设施?”

面对郑先生如此一问,大伙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没了答案。

“红绿灯。”见大伙儿答不上来,郑先生主动亮出了答案。

还真是,小镇虽有几条道路,确实没见有红绿灯。郑先生告诉我们,生活在这里的居民,和来小镇的观光者,必须遵守“礼让三先”的原则,后来者让先行者,绝对不会争先恐后。因为,这个小镇有个好听的名字,叫“harmony”,译成中文则为:“和谐小镇”。

【作者简介:刘仁前,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北美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荣誉会员,文学创作一级,泰州学院客座教授。迄今为止,发表作品400余万字。】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静夜思故乡,凉月最多情,翻腾的思绪让人辗转。月光透过磨砂贴纸照进床帘,冷了半边枕席,寝室无言语,只听得空调的风呼呼地吹。 冷风定...

每说故乡,总有那么一棵枝繁叶茂、撑出大片大片树荫的老树,生长在各人的记忆里。那是一棵盛夏的树,风在树下往来,人在树下摇扇,蓬头稚子在树下你追我赶。晨光,最早光临这棵树,夕阳...

从黄河流域到长江流域,水,滋养出一个一个鲜活的生命个体,也孕育出灿烂、悠远、浩荡的华夏文明。就地理位置而言,四川省广元市剑阁县五指山位于南充市南部县以西。有一滴水从五指山的...

按语:两年前读到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满族说部的《尼山萨满传》。故事讲述了尼山萨满深入冥界救回少年色日古带的故事。故事里还有大量北方萨满教教义、仪式、信仰等内容,同时也记录...

敖登和我坐在姥姥家暖暖的炕上摆弄着旧玩具,她那圆乎乎的身子像坐在小船里似的,伴着嘴里情不自禁流淌出的歌声,轻轻摇晃。歌声间断时,炉火燃烧的呼呼声,羊群归来时欢快的叫声以及轻...

灶马 童年时代,在我家的厨房里,一年四季不绝于耳的就是灶马的嘶鸣。 我捉住过灶马,形如蟋蟀,色泽灰白。我将它在瓦罐里养了一天,它沉默了一天,我就把它放了。我之所以放了它,还因...

“石门开,石门开,石门一开金银来。” 在鹫峰山脉中段以东、福建宁德周宁县海拔最高的龙冈头之南,有一座以石门命名的山,称石门山。此山峰峦起伏、嵯峨险峻,东西走向延绵3公里,中段...

我们常用“黄钟大吕”来形容音乐或文辞庄严、正大、高妙、和谐,然而“黄钟”与“大吕”最初的本义又是什么呢?“黄钟”指古乐“十二律”中六种阳律的第一律,“大吕”指六种阴律的第四...

冬天才来,春天还远。冰凉的雨水在天空的深处打着漩涡,眨眼间西北风吹起来,人世间又迎来了小雪的节气。 一只雪白的鸽子从远方来,落在阁楼的阳台上,洁白的羽毛像雪。有一根羽毛,从右...

寒冬腊月,在二楼上,用那个朱砂红像“簋”一样的电锅,煮一点水饺,喝一点辣酒,来讲讲过去六七十年间,父亲解锁到的技能。 他老人家一定会得意地将二胡列为第一。十年前他带着母亲远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