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里的边角地,从表面看反应是迟钝的,柳枝发芽了,梨树开花了,它还不为春动声色。但突然有一天,你会发现它一下子就变绿了、变活了。这时候你才意识到,它并不是静止的,它其实一直在听着春风的召唤,一直在内部涌动着春潮,正如我的村庄。

我小小的后彭头村,这两年突飞猛进。所有的街道都铺了水泥路,每一条胡同都亮起了太阳能灯,每一户人家都在政府大力度补贴下安装了地源热泵。临街的墙面粉刷一白,隔不了多远就会看到一面乡土气息浓郁的墙画,画着绿水青山,画着丰收和希望。当看见了这些看得见的变化,才发觉,其实还有很多看不见的变化已悄悄来到我们身边。农民养老金与65岁以上的老人一年两次的免费体检,让农民感觉到了被重视、被牵挂。雨后春笋般的电商诞生,商业化的水果生产模式加入,繁荣的企业对工人的大量需求,让很多人在传统农耕之外找到了新的致富之道。网络信息的不分地域、畅通无阻,更让农民的思想史无前例地与时俱进。

这些具体的变化,或许都不算惊天动地,但汇集在一起,让我看到了这十年来的变化与成就。作为一位生活在村里的心理咨询师,我难免不自觉地留意到人们的内在变化。正是在人们观念的细微变化中,我发现春风已吹进了人们的心灵。

例如,现在村里几乎已经听不到读书无用论了。20年前,这里的人们仿佛有一个共同的认识:要么学习出类拔萃,要么就不如早些上班挣钱。在这样消极且狭隘的观念下,我们村有一大批孩子没有读完初中就辍学了。而近些年,没有人再质疑读书的作用。读书,已经成了吃饭一样的必然选择;学习文化,已经成了人生的基础。“00后”的孩子几乎没有不读高中的了。这不能不说是人们的追求提高了,眼界拓宽了,认识更全面了。人类的心灵进步是缓慢的,但心灵的每一点进步都是宝贵的,会带来外界巨大的进步,正所谓一念之差千里远。

再例如,人们都知道“玩”了。我说的“玩”,不是消极、不务正业地玩,不是像以往农闲时候用麻将、扑克来消磨时间。我说的“玩”,是积极、进步地玩。这是生活条件富足到一定程度才会出现的行为,是精神层次达到一定境界才会出现的追求,更是体验生命、享受生活的表现。

上岁数的人会选择广场舞、戏迷俱乐部,而年轻人的天地要更宽广一些,会在忙过一阵后,定期给自己放假,外出旅游。小广场建起来之后,无论男女老少都多了一个共同的爱好:晚饭后去小广场转一圈,打羽毛球、滑旱冰、跳广场舞,或者散散步,犒劳这一天的忙碌。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生活不仅只有工作,活着不仅需要物质,还要有享受生活、欣赏世界的能力,才能获得更为精彩的人生。我们的生活已经富裕到让人们有时间、有条件、有心情也有勇气玩了。

除了生活在这里的人的心理发生变化,离开这里的人的心理也悄悄变化着。那些20多年前就搬进县城生活的人又回来了。他们建了新居或装修了老房,在工作不忙的时候会回来住一阵。他们把很重要的一部分生活搬了回来,这部分生活承载着他们的精神根系。他们仿佛重新看到了自己的家乡。这个小村庄对于他们来说,不再意味着离开与回忆,而重新回到了他们的生活现场,甚至成了他们人生的前方。这里安静、优美,这里交通便利、设施齐全,这里还有更为难得的乡情。所以,对竞争激烈的现代人来说,这里是极具吸引力的。想必那些曾因为自己是村里人而感到无奈的人,一定会感到庆幸了,因为自己意外收获了一套别墅,更关键的是这套别墅在一个洋溢着幸福感的地方。

是的,幸福感,这里的每个人心中都有满满的幸福感。在我看来,这就是我们这十年伟大的成就之一。人们内心的变化,正是这幸福感的体现。

幸福感,就从这十年来生活条件的改善、各项制度的建设、文明水平的进步所给人们带来的内在变化而来。幸福感,就从越来越富裕的生活所点燃的希望而来,就从越来越美好的环境所激发的力量而来,就从越来越和谐的关系所构建的信念而来。

这十年的发展,既微小精准,又宏观全面。它不是波涛汹涌的洪流,因为那再汹涌也有冲击不到的地方;它如同浩浩荡荡的春天,不会丢下任何一个旮旯,不会忘记每一粒等待生长的种子。这春风不仅吹到了每寸土地,更吹进了人们的心脾,让每个人的脸上都绽放着幸福的花朵。

我相信,只有怀着坚实幸福感的人,才会心中有梦想,才会脚下有力量。只有怀着坚实幸福感的人,才能向世界传递更多光亮,才能让世界更美好。时逢这伟大的时代,我们这些生活在田园的人们,将在春风里继续前行,从幸福走向幸福。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静夜思故乡,凉月最多情,翻腾的思绪让人辗转。月光透过磨砂贴纸照进床帘,冷了半边枕席,寝室无言语,只听得空调的风呼呼地吹。 冷风定...

每说故乡,总有那么一棵枝繁叶茂、撑出大片大片树荫的老树,生长在各人的记忆里。那是一棵盛夏的树,风在树下往来,人在树下摇扇,蓬头稚子在树下你追我赶。晨光,最早光临这棵树,夕阳...

从黄河流域到长江流域,水,滋养出一个一个鲜活的生命个体,也孕育出灿烂、悠远、浩荡的华夏文明。就地理位置而言,四川省广元市剑阁县五指山位于南充市南部县以西。有一滴水从五指山的...

按语:两年前读到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满族说部的《尼山萨满传》。故事讲述了尼山萨满深入冥界救回少年色日古带的故事。故事里还有大量北方萨满教教义、仪式、信仰等内容,同时也记录...

敖登和我坐在姥姥家暖暖的炕上摆弄着旧玩具,她那圆乎乎的身子像坐在小船里似的,伴着嘴里情不自禁流淌出的歌声,轻轻摇晃。歌声间断时,炉火燃烧的呼呼声,羊群归来时欢快的叫声以及轻...

灶马 童年时代,在我家的厨房里,一年四季不绝于耳的就是灶马的嘶鸣。 我捉住过灶马,形如蟋蟀,色泽灰白。我将它在瓦罐里养了一天,它沉默了一天,我就把它放了。我之所以放了它,还因...

“石门开,石门开,石门一开金银来。” 在鹫峰山脉中段以东、福建宁德周宁县海拔最高的龙冈头之南,有一座以石门命名的山,称石门山。此山峰峦起伏、嵯峨险峻,东西走向延绵3公里,中段...

我们常用“黄钟大吕”来形容音乐或文辞庄严、正大、高妙、和谐,然而“黄钟”与“大吕”最初的本义又是什么呢?“黄钟”指古乐“十二律”中六种阳律的第一律,“大吕”指六种阴律的第四...

冬天才来,春天还远。冰凉的雨水在天空的深处打着漩涡,眨眼间西北风吹起来,人世间又迎来了小雪的节气。 一只雪白的鸽子从远方来,落在阁楼的阳台上,洁白的羽毛像雪。有一根羽毛,从右...

寒冬腊月,在二楼上,用那个朱砂红像“簋”一样的电锅,煮一点水饺,喝一点辣酒,来讲讲过去六七十年间,父亲解锁到的技能。 他老人家一定会得意地将二胡列为第一。十年前他带着母亲远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