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前海我并不陌生。早在2017年12月,我就第一次来到了前海。当时看到的前海到处都是一片火热的建设场面,到处都是生机勃勃,我仿佛看到了深圳改革开放初期的那种场面:一片荒野滩涂一张白纸,在白纸上盖起栋栋高楼,一座正在不断地拔高、长大的城区……

2018年春天,鲜花竞相绽放的时候,我再次来到了前海。在10天的采访里,我接触了一大群生龙活虎的年轻人,他们让我看到了前海希望无限,前景光明。

在这里,我遇到了一位叫赵紫州的青年,他正是人们常说的“高富帅”“富二代”。这个从小在蜜罐里长大的青年,在学业上也一直是一名学霸。他在美国取得博士学位并且得到了一份报酬优厚的工作,本可以从此过一种安逸舒适的生活,但是他却毅然舍弃了年薪百万的职业,回国来到前海创业。他在家里经营的企业里看到纺织车间里的噪声及空气污染,他还看到焊工时时面对强光辐射,眼睛和视力受到伤害。赵紫州由此找到了自己事业的发力点,认为可以利用自己学之所长为社会做一些有益的工作,也就是通过制造AI调参机器人,让机器人代替人去从事这些有危险有伤害的工作。就是从这样一种愿望出发,他放弃了优裕的生活,宁愿过上“996”“打工人”式的创业生活,每天从早9点工作到晚上9点,每周工作6天。

在青年梦工场我还遇到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李超。这个毕业于成都电子科技大学的青年,他的梦想是发明并在市场上推广水下机器人,就是水下“无人机”,要让它在水下“飞翔”,飞向世界。他逐渐把这个想法变成了现实,很快便在梦工场孵化成功了自己的产品并进行了迭代。2018年在国家博物馆举办的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上,我一眼便看到了李超发明的这款水下机器人——一只黄色的盒子。这款售价在1000美元左右的水下机器人每年为李超带来以千万计的产值。

我还看到了一位衣着打扮相当时尚的聋人邱浩海。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创业和努力,去改变其他聋人艰难的处境,让他们能够被人们“听见”。于是,他在天使投资的帮助下,设计并推出了声活APP这样一款帮助聋人实现正常沟通交流的软件。

在前海的每一天,我感受到的都是创新和创造,都是奋斗和进取。这是一片生机无限的热土、一片充满希望的大地。

2021年夏天,我再次踏上了前海的大地,在这里采访了半个月。那时,正值暑夏,天气炎热,而比天气更为热烈的是那一群群前海的“闯海人”和“弄潮儿”。他们热血似火,他们那种热火朝天的干劲一直在鼓舞着我,激动着我。我接触采访了一大批来自香港、台湾和内地的创业者,听到了一个个令人热血沸腾的创新创业创造的故事。在每个人的脸上,我都看到了锐气和朝气,看到了蓬勃的青春。

这些青年和时代的弄潮儿给我的最大感受是,他们都是追梦者、奋斗者,都有自己的理想和抱负,有自己独立的思想和主见,更有满腔的热血与青春的热情,他们都勇于拼搏、奋斗进取,而且,每个人都富有才华,有能力并且敢于成功,敢于成就自己。更令我感动的是,他们每个人都不是为了追求个人的发家致富、扬名立万,而是因为看到了社会的需要,看到了社会的责任,他们都希望通过自己的创业、自己的奋斗、自己的成功来改变世界,改变生活,从而让社会变得更好,让中国变得更好。

在这些人身上,我看到的都是一种奔跑的姿态,一种奋斗的姿态,一种热血的情怀。他们是前海最生动的写照,也是前海无限生机与活力的根源所在。

10年间,前海创造了一大批创新的经验和模式,并且向深圳和全国复制、推广。

人是需要一种精神的。深圳的发展创造了特区精神,前海的成就也依托于特区精神的支撑。前海在改革发展进程中,特区精神得到极大地弘扬光大,这种拓荒牛精神,这种敢闯敢试、敢为人先的精神,这种改革者、奋斗者、追梦者的精神都得到了最好的发扬。前海的成就是由这一大群埋头苦干的劳作者、敢于逐梦的奋斗者、勇攀高峰的改革者、激情澎湃的拼搏者创造的。这是一片正在不断成长中的热土。

前海是一片梦想之海。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也是一片圆梦之地,一片青春之海。从前海,我看到了深圳特区的未来,也看到了青春中国的未来。

春回大地,气象万千。中国,正以青春飞扬的姿态,屹立于世界的东方。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现在居住的这个小镇——海陵岛。它是中国十大最美海岛之一,国家级五A景区,享有"南方北戴河"和"东方夏威夷"的美称。 在我走过的小镇中,它显得有些慢条斯理,甚至落后。小镇的变化也是...

西南边陲广西与越南接壤的大新县境内,有一条名字颇有诗意的河——归春河。归春河发源于靖西市境内的鹅泉,先是流向越南,后又绕回广西,最终在硕龙这个边陲小镇,形成了世界第四、亚洲...

在退休的日子越来越临近的时候,我有了一处原野之间的住所。 生命季节的递嬗缓慢而坚定,眼前渐渐呈现一片萧飒的秋景。但稠叶飘落、枝柯稀疏之后,视界中倒也有一份豁朗和澄明。自由的诱...

胡竹峰,一九八四年生,安徽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胡竹峰作品(五卷本)》《击缶歌》《不知味集》《闲饮茶》《南游记》《民国的腔调》《雪下了一夜》《惜字亭下》等作品集近三十种。...

在八、九十年前,自行车可是稀罕物,那时还没有国产货,大多数是从英国进口的“三枪”、“凤头”,还有从德国进口的“蓝牌”。 因为我父亲从上世纪二十年代末参加工作,一直是洋行高级职...

1 他是个缺了心的人。 对于月地瓦,他从小耳闻目染,无比熟悉,也无比期待。母亲说那是村里集体的待客活动,这种活动在数百年前就有了,现在已成为村里人待客的最高礼节,也叫百家宴。父...

滇池 我三十年前到过滇池。那是原地矿部组织的一次采风活动,因为要去上海领首届上海政府文学奖,只好提前离开,所以对昆明、对滇池的印象很是深刻。那时的滇池还未加修饰,周围多为农田...

东北大山里的夜晚是恐怖的,风大,动静大,飕飕飒飒,各种奇声怪音令人毛骨悚然,但山里人习以为常,倘若寂静异常,才会让人恐惧。第一代伐木工人的儿子成年后也伐树,被称为“木二代”...

范晓波:江西鄱阳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在《人民文学》《十月》《诗刊》《青年文学》等刊发表散文、小说、诗歌等二百余万字。曾出版散文自选集《夜晚的微光》等...

在我的意识里,雷声就是一个警告,是惩罚的由头,是瞬间的凌厉打击和坚决的毁灭。 这几乎是一个嘲笑,既是对我的更是对一个时代的嘲笑。它坚实地镶嵌在那个时代之上,锲入到了我的生命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