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屈原祭后,万木葳蕤,随作家团采风,遂有荆楚之地南漳行。

2018年12月31日,南漳最后一个小煤矿夹子沟一号矿井正式停产,至此,全县108个小煤矿全部关闭,南漳以往四处山豁地塌、煤尘滚滚的景象已经成为历史。今天,南漳的青山绿水回来了吗?没有了开矿业,“八山半水分半田”的南漳,百姓生活还好吗?

我对此次南漳之行十分期盼。我长期在北方行走,但“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身上实际流着楚人的血脉,因而一向对楚文化十分着迷。南漳是楚国腹里,一定四外“楚迹斑斑”,去了或可感触到历史文化的脉动。

南漳以漳河名县。此漳河不是北方太行山的漳河,而是南方荆山的漳河,行经千里流入长江。北漳河自古知名,战国时西门豹治邺革除河伯娶妇恶习而兴灌溉,金元时滋润出磁州窑瓷器供用北半个中国,现代为河北省与河南省的界河,20世纪60年代成就林县红旗渠劈山引漳的壮举,人所熟知。现当代诗人阮章竞的美丽诗句“漳河水,九十九道湾,层层树,重重山”时常萦绕在我心头。南漳河……我竟浑然无知,思绪一派茫然。

恰值2022年6月20日京渝高铁全线开通,从北京坐上敞亮的高铁,窗外的葱茏绿色一路风驰电掣,5个小时38分钟就到南漳。迎面扑来的,是南漳的一派山清水澈,让人精神好爽!

县里的作家朋友来迎。我问起南漳的转型,朋友满脸骄傲之色:我们不要黑色南漳,要绿色南漳,更向独一无二的自然山水和悠久文化要效益。现在南漳高速公路穿境、高铁经停,我们遇到了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只要建好了基础设施,何愁没饭吃!

到有机生态农业基地参观,四处绿色覆目,一派生机盎然。十万亩茶山山陇累累,三十万亩吊瓜瓜瓞绵绵,食用菌大棚传感遥控,高山稻贡米冷水养植,轰鸣的楚茧缫丝车间里白丝飘光,整洁的香菇加工工库里醇香荡漾。南漳建成了中国有机谷核心区,发展起有机大米、有机茶叶、有机菜籽、有机药材、生态山鸡、生态黑猪等30余种产品,实现了从种植养殖到产品加工再到成品销售的多条完整产业链。

行走在南漳大地上,果然山川俊美,村落掩翠。俊美山水当然是南漳无可替代的资源。南漳是湖北省襄阳市属县,地处大巴山支脉荆山东麓、南襄盆地西南缘的山川平原汇聚处,进有群峰攒云,出有一川烟雨,峰回路转,步步是景。

南漳最美的景区是香水河峡谷。地裂深壑,梯磴而下,峭壁飞瀑,一泉蜿蜒,一路上泉音叮咚,玉珠飞迸。百米悬崖上挂着七彩瀑,当空几条白练飘舞,散布成帘,激荡成雾,阳光透过林隙射在瀑面上,光影盈盈,七色宛然。十里之间,一步一重天。三叠瀑一波三折,雄鹰瀑凌空展翅,凤尾瀑彩凤亮羽,泪水瀑扑朔迷离,一线天、鳄鱼岛、青龙潭、金牛洞,喀斯特石灰岩被千年流水雕琢堆积成了千奇百怪变幻莫测的溶洞仙境。

山路继续蜿蜒下探,深入谷底幽暗处,步履逐渐沉重。当地的庹老师指着盘旋小路说,那里还要绵延数十里,一直通到蛮河。我们无力继续了,怅怅回返。

文化更是南漳独一无二的历史资源。我首先惊讶于南漳县博物馆里文物展品的充盈丰富,人类活动线条极其连贯而清晰,从新石器时代的石斧石钺玉环玉珰陶罐陶坛,到青铜器时代的鼎缶匜洗,再到历代瓷器碑刻,应有尽有。一县域之内的出土物,竟然浓缩了中华民族的完整历史。县博物馆里清秀的讲解员姑娘清晰地告诉我们:司马迁《史记·楚世家》里说的西周初成王封楚国熊绎于荆山丹阳,就在此地!原来跻身于春秋五霸和战国七雄、地覆长江流域万里、曾经问鼎中原、虽三户也能亡秦的赫赫楚国,竟然就起始于南漳!

当年楚族酋长熊绎在这里率楚人开山拓地、筚路蓝缕,辟出了楚国千秋功业。荆山有玉印岩,是楚人卞和采玉处,引出一系列历史事件。先是卞和献玉,楚王不识,先后砍去其双脚。后雕琢和氏璧成,赵国得之,秦王假意用15个城池来换,赵国蔺相如用血溅璧碎法换得完璧归赵。秦始皇统一天下后得之,琢为传国玉玺。后迭经战乱,玉玺不知所终……我们看到的南漳非物质文化遗产节目,如端公舞、苞茅缩酒、巫音喇叭、薅草锣鼓等,大约就是楚国巫风孑遗吧?仍然一派荆风楚韵。

在武安镇,我们竟然见到了白起渠!白起是秦国大将、著名战神,在我脑海里的形象是凶神恶煞的,战胜敌军后动辄坑降卒数十万,他的名字怎么会和灌溉田畴的渠道连在了一起?细读渠首博物馆展板才知晓:公元前279年,白起率军围攻楚国都城鄢郢(今宜城楚皇城),数月久攻不下,遂命士兵从百里外筑渠引夷水灌城,击破鄢郢,楚襄王被迫迁都于陈(今河南淮阳),楚国从此走向衰亡之路。原来,白起渠最初是灌城之渠。白起此次一战封神,授封武安侯。武安者,以武安邦也,这里遂有武安镇,与武安侯共同穿越两千年历史屏障至今。秦朝统一后,化干戈为玉帛,此渠转为灌溉用渠,百里长渠溉田三十万亩,使中下游成为汉江平原著名粮仓,历代皆得其利。我想,两千多年来,白起渠一直在为战神白起漂洗血渍、忏悔良心吧?

相距千年之后,唐代诗人胡曾于乾符五年(878年)作为荆南节度使高骈的掌书记来此上任,见到了白起渠的显著惠农效果,不由题诗感叹“武安南伐勒秦兵,疏凿功将夏禹并”,竟然把武安侯白起的凿渠之功等同于夏初治水的大禹,历史认知颠覆了:只要为民生做过一点好事,历史都不会埋没他。

白起渠从战争之渠转化为灌溉之渠,其开凿时间比秦国四川太守李冰所筑的都江堰早23年,比秦国识破赵国“疲秦计”后仍然坚持完工的陕西郑国渠早33年,比秦始皇为统一南方百越地区而修建的广西灵渠早65年,是中国今存最早且仍在惠及民生的人工渠,2018年8月13日被国际灌溉排水委员会(ICID)列为世界灌溉工程遗产。我忽然注意到一个事实:中国现存这最早的四大水利工程,竟然全部都是秦国所建!秦国有实力平灭六国统一中原,最早注重水利设施建设是其成功的原因吧?

我们在渠首徜徉。一道横堰阻住上游来水,分水闸把一川碧水分流为二,主干向东,流向下游,支干向北,流向宜城平原的广阔田畴。渠畔苍鹭列阵,野凫分飞。一大片黑水牛、一大片黄牛,横立竖卧,悠闲地吃着草。登高望下游,山坳间的万亩田园水盈禾绿。

汽车开过刘备马跳檀溪处,下榻水镜庄宾馆。我们竟然从楚国又撞入了三国!当年刘备襄阳赴宴被蔡瑁追杀,逃至此地,檀溪阻路。刘备仰天长叹,“今日身丧的卢马!”胯下的卢马忽然迎风长啸,纵身而起,一跃跨过檀溪。蔡瑁至此没法过涧,无功而返。刘备昏昏而行,忽至一庄,庄主水镜先生司马徽迎他入草堂而坐,二人纵论天下大势,相谈甚欢。刘备求贤,司马徽向其举荐伏龙、凤雏,遂引出后续的“三顾茅庐”、诸葛亮出山、天下三分势成。

我在水镜庄展板上看到了廖化的名字。这是我们廖家在三国留下的唯一一个名头不彰的人物,所谓“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他竟然是此地廖家寨人,曾经就学于司马徽,后投关羽军,入蜀后多次率军北伐,屡立战功,后主刘禅投降后病亡,留下千古遗憾。

开楚国之初、启三国之始的南漳,竟然又有第三绝——明清千座古寨连峰!在南漳星罗棋布的座座山头上,竟然满布着古寨遗址。古寨立于悬崖峭壁之巅,多用山石随坡就险砌成,皆有山门、碉楼环绕,易守难攻。内里居室、粮仓、水窖、磨坊、石碾、石碓等生活设施一应俱全,甚至还有教室、油坊、关帝庙、祠堂、练武场……由此成为一个个虽空间逼仄却功能完备的生活小聚落。

古寨是山下乡民躲乱避难的场所,平时人们在山脚安居乐业,兵荒马乱时则避入寨中以险自保。其始创不知何时,当地学者遍查史志不见踪影,仅漳河边雷公寨有古碑曰:“概起于黄巾……”国内外众多学者踏勘考察,渐渐形成共识:古寨应该是萌芽于史前,初兴于楚汉,历代增添修缮,清代嘉庆年间为避白莲教暴动而兴砌达于高潮,直至民国时期仍在使用。

来到其中最享盛名的春秋寨古城堡,山脚邓家寨有家谱记载,春秋寨明代永乐年间即是邓家寨附寨。远见横空一峰,脚下茅坪河环绕,一条险径曲折通幽,蹭蹬而上。七盘八绕,汗下如雨,蓦然一座堡垒山门如泰山压顶,悬空而峙。上攻难进,下防易守,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堡内有圮毁坍塌的石筑房屋150余间,层层错落,暗径串联。一间童蒙学塾,旁侧开洞窗,伸出头向下望,崖壁斧劈刀削,直落入河,顿觉腿软。登顶四望,群峰攒涌,云气横流。

南漳依山借势的古山寨是冷兵器时代民众自保的创造物,民族脉息就在其中延续。我走过欧洲一些地方,见到许多耸立的古城古堡,也在全国各地看过许多古城镇和古村落,但像南漳这样水环山绕、千山千堡的壮观景象还从未遇见过。

自然与文化共同陶冶着今天的南漳乡村,一路之中,到处道路整洁、村落亮丽、白墙红瓦、主客笑逢。我们在县境边缘的东巩镇和当地乡民聊天知晓,这里的幸福乡村建设已经初见成效。由于加入县里的产业链联营,农民在家种田已经稳保收益,另有特色民宿农家乐进项。乡民们风尚淳朴、安居乐业,平日里有网络、有微信群、有丰富的文化活动,自发制定乡风民约,村村都在为创建最美乡村而努力。

在一处山村,我们和乡民一起看一台县剧团自排的花鼓戏《情醉清凉河》。戏以当地的真人真事为模本,写村民自发倡导文明新风追求美丽生活的故事。演出中间观众情绪高昂,台上台下声气呼应。台上人物问:“我要不要这么做?”台下一片连声答:“要!”歌声笑语滚过群山。

宜山宜水人类祖居地的南漳,楚文化发祥地的南漳,三国鼎立起始地的南漳,历朝历代古堡连营的南漳,今天正在“全域修复”原则的指引下,按照“显山、露水、复绿”的建设理念,重塑生态环境,实现产业扶贫,开展旅游观光,已经彻底还原了青山绿水。2019、2020年,南漳都入选了“中国最美县域榜单”,并被誉为中国最具魅力文化生态旅游县之一。

那首《南漳恋》歌里唱得好:“我在《史记》里遇见了你,我从三国中读懂了你,一曲天下和山水共美丽。”

南漳,愿你山水、文化与幸福永在!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的家乡盛产杉木,是全国著名的杉树之乡。 记得小时侯,只要迈出家门,放眼所及的山坡上全是树木。它们一片翠绿,大大小小错落有致。其间,有杉树松树樟树白杨树麻栗树和各种名称的树,...

夏日已是昨天。随着中秋月的迫近,秋风已时不时的来,秋意淹没了对炙热的恐惧,枯干的草木处处宣泄着一种极具色调的情绪。我生活的闽南,有山有海。夏天的美妙大多装在蔚蓝的大海里。夏...

穈读mén,芑读qǐ。 “诞降嘉种,维秬维秠,维穈维芑。恒之秬秠,是获是亩;恒之穈芑,是任是负。以归肇祀。”这是诗经《雅·大雅•生民》里的诗句,其中的穈、芑两种植物是粟的一种。 医学...

寒意直刺骨髓的北风,还在狭长的巷子中胡乱地嘶吼;炭火温暖而让人抵制出门的厅堂,已经蒙蔽了能发现雪花降临前的预兆的双眼;低矮房屋外的鸡鸣犬吠,还在循环着守护老人难熬的季节;屋...

从来到走,皆必然在故乡的深沉里起伏挪腾,只为了一生初见,也为了一世坚守。 脚下的厚朴,深绵而长远,这是任何物质也沽换不到的温实,恰是生命中以心而交的相待如初。 人生总有一种滋...

历史上,苗族浩荡而悲壮地进行了五次西迁,每次迁徙都因战乱而起。自从“逐鹿中原”失利后,他们从东部平原一路西行,进入长江中游地带,以后的岁月,他们的迁徙之路从未停息,步伐一直...

一首歌一个故事,一首歌一种心情。 第一次听华裔歌手费翔演唱《故乡的云》,是1987的春晚。那天,作为守边战士的我,正在天山支脉库鲁克山下的一座军营大门口,和一名哨兵一起站哨,为祖...

文/纪天才 巍巍祁连山流传着无数美丽动人的故事,悠悠黑河水承载着两岸人民生生不息的脉搏,古老的丝绸之路孕育了河西走廊这块生机盎然的富饶之地,临泽就座落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临泽地...

茅坪,贵州松桃八十坡山脉深处的这个村庄,我对那里的一草一木、乡土人情可以说是绝对的陌生,因为它作为一个隐藏在大山深处的村庄,实在是太平凡不过了,那里永远处在世界的边缘、新闻...

猗氏故城只留下了几段残垣断壁,和史书之中几句简单的文字。猗氏新县城的格局却是被却明明白白记载到了县志之中。 据清朝雍正年间的县志记载,猗氏县城四面都有夯土建造的城墙,城墙长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