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雨,进入傍晚,是别致的日子。雨渐渐停了,庭前阶下,草是滋润的新绿。几株树,说不清是什么树,一派生机。春天是挡不住的。春天是廓清的时节。

只是廓清不容易。人心本是镜中花、水中月,深不见底的迷茫,有谁曾廓清?人在春天,迷迷糊糊的春困,谁也推不开,禁不住。人心的迷茫,有点和春困相似。近些年来,感觉人间万象,要想清楚和说明白,都不容易。无知无畏,是可原谅的错失,也是成长的成本。看似有才华和急于给出光鲜论断的文字,大抵不必读。静静求索,或许是更可取的人生。

欢快不是奢侈,每个人都是有的。即使贫病交困,也有。只是,时常欢快的人,欢快大抵记不住。难得欢快的人,欢快与命同存,不能忘却。

欢快,难得的是清欢。清欢也不是奢求,清欢是人生本该有的。富贵贫贱、平顺坎坷、青春老病,总之不可选取,而清欢是可以选取的。清欢是什么?弹一曲琴、下一盘棋、赏一幅画、写一会儿字,还有看书、莳花,和亲友喝茶、饮酒,都是。小窗下听一池春雨、茅亭边看横江白鹭,还有日暮行舟、踏雪板桥,为着五斗米、一家人,自然也是。总之,内心干净、怀抱诗意之人,清欢近在左右。

人生还有感伤、离愁别恨。所谓浮生,就是漂泊不定。天涯咫尺,一弹指来去,如今已是寻常事。今人离愁,自然就会淡些。古人的人生场面不大。所见之人、所到之处,大抵有限。生离就是大事了。舟车迟缓、道途艰难,每次生离都可能是死别。就像悠悠笛声,吹起来、听起来,不免感伤情缘轻浅。晋人向秀听到笛声,想到的是死别。李白写到笛声的诗句,也是不绝凄清,感觉是生离。

自古以来,有多少生离,如同死别,就像泥牛入海,再无消息。有的能预料,更多的是后来才知道。人生到头,都不能再见,就像泥牛入海,没了消息。只是人生很像泥牛吗?像也不像。说像,是说到头不能再见。说不像,是说人生毕竟是人生。人生的意义,只有人生才能体会。

玄奘当年取经,一路西行,绝不后退一步。至今不知何故,他没到那烂陀寺,已然名声传遍。也是天可怜见,就是这个玄奘,竟然名副其实。投荒之身,焕然取经东归。人生在这里,和泥牛毫无相干。

人生历来是向往良善的,而且这向往,从不停顿。玄奘白马投荒,就是向往良善。白马投荒,过去许多年代了,到今天,仍教人向往。那一晚,我在山僧丈室,拜观经卷。窗外老树苍翠,灯下经卷明黄。草木文字,天地之间,除了人生,哪里曾经有过?于是,坐到了深夜,感觉泥牛和白马,一起闯进了梦里,流连不去。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现在居住的这个小镇——海陵岛。它是中国十大最美海岛之一,国家级五A景区,享有"南方北戴河"和"东方夏威夷"的美称。 在我走过的小镇中,它显得有些慢条斯理,甚至落后。小镇的变化也是...

西南边陲广西与越南接壤的大新县境内,有一条名字颇有诗意的河——归春河。归春河发源于靖西市境内的鹅泉,先是流向越南,后又绕回广西,最终在硕龙这个边陲小镇,形成了世界第四、亚洲...

在退休的日子越来越临近的时候,我有了一处原野之间的住所。 生命季节的递嬗缓慢而坚定,眼前渐渐呈现一片萧飒的秋景。但稠叶飘落、枝柯稀疏之后,视界中倒也有一份豁朗和澄明。自由的诱...

胡竹峰,一九八四年生,安徽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胡竹峰作品(五卷本)》《击缶歌》《不知味集》《闲饮茶》《南游记》《民国的腔调》《雪下了一夜》《惜字亭下》等作品集近三十种。...

在八、九十年前,自行车可是稀罕物,那时还没有国产货,大多数是从英国进口的“三枪”、“凤头”,还有从德国进口的“蓝牌”。 因为我父亲从上世纪二十年代末参加工作,一直是洋行高级职...

1 他是个缺了心的人。 对于月地瓦,他从小耳闻目染,无比熟悉,也无比期待。母亲说那是村里集体的待客活动,这种活动在数百年前就有了,现在已成为村里人待客的最高礼节,也叫百家宴。父...

滇池 我三十年前到过滇池。那是原地矿部组织的一次采风活动,因为要去上海领首届上海政府文学奖,只好提前离开,所以对昆明、对滇池的印象很是深刻。那时的滇池还未加修饰,周围多为农田...

东北大山里的夜晚是恐怖的,风大,动静大,飕飕飒飒,各种奇声怪音令人毛骨悚然,但山里人习以为常,倘若寂静异常,才会让人恐惧。第一代伐木工人的儿子成年后也伐树,被称为“木二代”...

范晓波:江西鄱阳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在《人民文学》《十月》《诗刊》《青年文学》等刊发表散文、小说、诗歌等二百余万字。曾出版散文自选集《夜晚的微光》等...

在我的意识里,雷声就是一个警告,是惩罚的由头,是瞬间的凌厉打击和坚决的毁灭。 这几乎是一个嘲笑,既是对我的更是对一个时代的嘲笑。它坚实地镶嵌在那个时代之上,锲入到了我的生命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