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总让人辗转难眠,倒不是雨点拍打窗台的侵扰,而是雨夜的空寂袭心,徒生烦扰。若是春夜的和风细雨还好,一丝春暖相伴,总有些许雨景斑斓的想象;最怕秋夜里飓风暴雨,那鞭击万物的淫威,延想雨后满目疮痍,心生寒意。

今夜是久晴后的第一场秋雨,有些特别,雨夜没有往日轻风作伴,窗外显得格外静谧。在悠悠的灯光下,执一杯香茗,肆意敲击键盘,心门似乎打开,思绪穿越漫漫夜色,再无羁绊,犹如海阔鱼跃般的惬意。

雨,淅淅沥沥的落下,没有停歇的意思。隔窗望外,没有轻风的裹挟,雨滴直愣愣地跌落枝头,滑向茵茵草丛;不知何时,静窗玻璃点雨留痕,无声无息。没有风,雨注定了孤独;犹如婆娑人生,大多数时间是孤独的行走。尘世陌路,有人伴行固然好,但踽踽独行又有何妨?一个人,可以心无羁绊、随心所欲;一个人,可以说走就走、无须等待;一个人,可以独享沿途旖旎风景。纵然人生路径不一,八千里路和云的跋涉,总有摸进桃源入口时候,于桃源深处,与先达行者来一场舞空狂欢。

爱,是孤独的解药。《泰坦尼克号》凄美的爱情故事泪湿过多少痴男怨女的衣袖,但又有几人知道,在沉船八十余年后,故事的女主人公罗丝依然信守诺言,飞抵沉没之地,将"海洋之心"抛入大海,以告杰克在天之灵。难以想象,罗丝同难痛失旧爱新欢,在近一个世纪的漫漫长夜里,忍受的是怎样痛苦的孤独?想必无人知晓,但她内心对杰克的爱一定是绵延着,否则也难以微笑地走过百年岁月。世上往事难以还原,回不去从前,但心存爱意,纵使黑暗,也可以见到绽放的笑容,形单影孤不过形式而已。

秋雨瑟瑟,思念绵绵。在秋日的雨夜里,思念如薄雾般弥漫,犹如键盘"退格"失灵,唯有"回车"前行。轻吟白居易《夜雨》诗,朦胧里仿佛见着了那个芭蕉叶绿的雨夜里孤枕难眠的窗前背影;"残灯灭又明"为了谁?也许,"芭蕉先有声"撩拨的是诗人思念中原故里至亲的情弦。雨夜的思念,拒听凄美的断弦,今夜无眠,让记忆的沉香泛出,芬芳满堂,温暖自己。

静静的,脚步于窗前徘徊良久,决意拧开锈窗插销,探身迎接雨的拥抱;雨,歇留发梢,顺双颊滑落,没有寒冬的刺骨,仍有一阵清冷袭身。心想,今夜又有多少人行走在潇雨路上,是凯歌奏响的征途?还是铩羽而归?泥泞路上,他们艰难跋涉,然与雨的脚步同行,今夜之雨迎来明日阳光,谁还会在乎今夜里即逝的凉意?人生长路,时有激流险滩、高山峻岭,让人望而却步,但只要拥有一颗坚定前行的心,就如左劵在手,趟过激流,越过高山,一定会与久候的希望相拥。

雨夜巷陌空旷而昏暗,蓦然瞥见街角一对老者依偎举伞,蹒跚而行;此情此景,无心探究老人何故夜行,也不念老人何方落脚,只是觉得眼前一幕浪漫而温暖。温暖款款来,如此奇妙,就在这样不经意的瞭望里。生活里何尝不是?有时候望眼欲穿,不一定盼得情郎的回心转意;有时候望穿秋水也不一定等来浪子回头。蓦然回首,阑珊灯火处就可能有惊喜,温暖不期而至;心存欲念,迟早会被照耀到温暖的光,纵使遭受人生挫败和失意,也不言放弃。

远望,雨幕点点光明朦胧,眷顾了稀疏行人匆匆脚步。雨夜,亦非皆凄凉,这空灵的凄然里,孕育着天明的晴空,相信阳光普照就在不久。惊鸿,一定见着了身姿,而没有曼妙,便难言惊鸿;权且夜雨当身姿,那灯火理应是曼妙,雨后放晴的清晨,一瞥惊鸿也是必然。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现在居住的这个小镇——海陵岛。它是中国十大最美海岛之一,国家级五A景区,享有"南方北戴河"和"东方夏威夷"的美称。 在我走过的小镇中,它显得有些慢条斯理,甚至落后。小镇的变化也是...

西南边陲广西与越南接壤的大新县境内,有一条名字颇有诗意的河——归春河。归春河发源于靖西市境内的鹅泉,先是流向越南,后又绕回广西,最终在硕龙这个边陲小镇,形成了世界第四、亚洲...

在退休的日子越来越临近的时候,我有了一处原野之间的住所。 生命季节的递嬗缓慢而坚定,眼前渐渐呈现一片萧飒的秋景。但稠叶飘落、枝柯稀疏之后,视界中倒也有一份豁朗和澄明。自由的诱...

胡竹峰,一九八四年生,安徽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胡竹峰作品(五卷本)》《击缶歌》《不知味集》《闲饮茶》《南游记》《民国的腔调》《雪下了一夜》《惜字亭下》等作品集近三十种。...

在八、九十年前,自行车可是稀罕物,那时还没有国产货,大多数是从英国进口的“三枪”、“凤头”,还有从德国进口的“蓝牌”。 因为我父亲从上世纪二十年代末参加工作,一直是洋行高级职...

1 他是个缺了心的人。 对于月地瓦,他从小耳闻目染,无比熟悉,也无比期待。母亲说那是村里集体的待客活动,这种活动在数百年前就有了,现在已成为村里人待客的最高礼节,也叫百家宴。父...

滇池 我三十年前到过滇池。那是原地矿部组织的一次采风活动,因为要去上海领首届上海政府文学奖,只好提前离开,所以对昆明、对滇池的印象很是深刻。那时的滇池还未加修饰,周围多为农田...

东北大山里的夜晚是恐怖的,风大,动静大,飕飕飒飒,各种奇声怪音令人毛骨悚然,但山里人习以为常,倘若寂静异常,才会让人恐惧。第一代伐木工人的儿子成年后也伐树,被称为“木二代”...

范晓波:江西鄱阳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在《人民文学》《十月》《诗刊》《青年文学》等刊发表散文、小说、诗歌等二百余万字。曾出版散文自选集《夜晚的微光》等...

在我的意识里,雷声就是一个警告,是惩罚的由头,是瞬间的凌厉打击和坚决的毁灭。 这几乎是一个嘲笑,既是对我的更是对一个时代的嘲笑。它坚实地镶嵌在那个时代之上,锲入到了我的生命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