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访云梦山,每次的感受都不一样。

云梦山属于太行一个特殊段落。八百里太行,像云梦山这样密密匝匝、巍峨连绵的地势,一个接一个,从未间歇。极目西眺,青山如黛,山势恢宏,巨龙般横卧在冀南大平原西侧。西望,黄土高原;东眺,华北水土。云梦,果然长在了山水的筋骨之间。

首访云梦,恰逢春。陪友人兴趣盎然地登山,其间,在山间树荫下独坐,听瀑布轰鸣,观溪流潺潺。其实,云梦水清即是一景。除涓涓细流、飞瀑溅玉之外,还有山腰平湖,静谧如镜,婆娑树影倒立其中,为山涧平添了几分宁静。

云梦涧水,源自山顶。山顶有一泉,碗口大小,千年流淌,源源不断。正所谓“一泉润两省”,西为山西,东瞰河北。即便只是观景,也能领略东西风情、晋赵民风吧。

再进云梦山,赶上秋天。恰赏红叶,反复吟唱着“万山红遍,层林尽染……”透过红叶,又望到云梦秋水,自下而上,四重飞翠,称谓也各具特色,比如,碧溪幽谷“下壶天”、峭崖飞瀑“中壶天”、水帘仙洞“上壶天”,还有天上人间“天外天”。

抬头望,“天外天”似已近在咫尺,可惜山路悠远,绝不能靠目测,而且天色将晚,那段山中秋水的距离,就更说不清楚了。只能开空头支票,等春暖花开时,畅游云梦山。毕竟山顶观泉,可以围泉而坐,备一壶老酒,几碟小菜,随后,畅谈尽兴。酷似“诗佛”王维,一辈子作诗,一辈子颠簸,同时,又勾连着江山美色的重重感叹,“秋槐叶落空宫里,凝碧池头奏管弦”就掩藏着相应的情怀吧。

即便没到峰顶,依旧不虚此行。款待游人的还有跨越时空的史实与名人,鬼谷子便是其中一例。

鬼谷子堪称一位神秘的纵横家,当年,他的“讲经洞”恰在云梦深处。有学问,当然少不了膝前求学者。据史料记载,鬼谷子的弟子多达五百,其中,不乏大名鼎鼎的后学,诸如苏秦、张仪、孙膑、庞涓、毛遂与李牧等。弟子相伴,如何林中静坐、泉响探学,恐怕都成为难以再现的“过去时”了吧,直抵人心的,当是古老的智慧与文明。除文字之外,云梦山中,照样能口传心授,传播思想。此处的“讲经洞”,早已突破了云中晨光、霞底微风,那群先人最想把持的,还是成长历程与生命哲理。

三进云梦山,则为登顶。说白了,恰恰想一偿夙愿吧。

盘山路弯弯曲曲,横看,群山叠褶;侧望,万丈沟壑。不知什么缘由,浑身的神经居然绷得很紧。前人以走山路比喻钻研科学,殊不知,置身科研更类似攀援山峰,只有不畏艰险、痴心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云梦的巅峰。

身心俱疲,总算登上了山顶,恰似一方耸入云端的巴掌之地,正所谓,一山是一山,山山各不同。驻足云梦山顶,远眺深浅的草甸、古朴的房屋,还有荷锄大叔、抱娃少妇……其实,无须孔孟、老庄与释家教诲,眼前的星星点点才算人间世道。那些戏剧性的场景,便是不同时空松散的故事。原来,极富诗意的山顶,无非遥远的风景,真到此地,诱人的风景却在更遥远、更缥缈的云海深处。犹如禅宗的暗示吧,“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亦是山”。云梦,依旧潜藏着“和而不同”的哲思妙想。

晋赵相邻,不分你我,同饮一眼泉水。泉流清澈,悄无声息,催生出漫山的生动,林密鸟鸣……敢情万物如同山间薄云、林中浅雾,它们都养护着最深切的思索与更敏感的生命。

古人今人,就在云梦邂逅吧,伴着温柔的泉响,哪怕“致虚极”,犹可“守静笃”,或许,穿越云雾之后,才能略有斩获,触摸到真切的自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静夜思故乡,凉月最多情,翻腾的思绪让人辗转。月光透过磨砂贴纸照进床帘,冷了半边枕席,寝室无言语,只听得空调的风呼呼地吹。 冷风定...

每说故乡,总有那么一棵枝繁叶茂、撑出大片大片树荫的老树,生长在各人的记忆里。那是一棵盛夏的树,风在树下往来,人在树下摇扇,蓬头稚子在树下你追我赶。晨光,最早光临这棵树,夕阳...

从黄河流域到长江流域,水,滋养出一个一个鲜活的生命个体,也孕育出灿烂、悠远、浩荡的华夏文明。就地理位置而言,四川省广元市剑阁县五指山位于南充市南部县以西。有一滴水从五指山的...

按语:两年前读到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满族说部的《尼山萨满传》。故事讲述了尼山萨满深入冥界救回少年色日古带的故事。故事里还有大量北方萨满教教义、仪式、信仰等内容,同时也记录...

敖登和我坐在姥姥家暖暖的炕上摆弄着旧玩具,她那圆乎乎的身子像坐在小船里似的,伴着嘴里情不自禁流淌出的歌声,轻轻摇晃。歌声间断时,炉火燃烧的呼呼声,羊群归来时欢快的叫声以及轻...

灶马 童年时代,在我家的厨房里,一年四季不绝于耳的就是灶马的嘶鸣。 我捉住过灶马,形如蟋蟀,色泽灰白。我将它在瓦罐里养了一天,它沉默了一天,我就把它放了。我之所以放了它,还因...

“石门开,石门开,石门一开金银来。” 在鹫峰山脉中段以东、福建宁德周宁县海拔最高的龙冈头之南,有一座以石门命名的山,称石门山。此山峰峦起伏、嵯峨险峻,东西走向延绵3公里,中段...

我们常用“黄钟大吕”来形容音乐或文辞庄严、正大、高妙、和谐,然而“黄钟”与“大吕”最初的本义又是什么呢?“黄钟”指古乐“十二律”中六种阳律的第一律,“大吕”指六种阴律的第四...

冬天才来,春天还远。冰凉的雨水在天空的深处打着漩涡,眨眼间西北风吹起来,人世间又迎来了小雪的节气。 一只雪白的鸽子从远方来,落在阁楼的阳台上,洁白的羽毛像雪。有一根羽毛,从右...

寒冬腊月,在二楼上,用那个朱砂红像“簋”一样的电锅,煮一点水饺,喝一点辣酒,来讲讲过去六七十年间,父亲解锁到的技能。 他老人家一定会得意地将二胡列为第一。十年前他带着母亲远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