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一次地去往西湖,观西湖的水,看西湖周围的山,阅不尽西湖那令人心醉的景色。

儿子读大学和研究生的那连续几年中,年年五月黄金周之后的第一个双休日,我都叫上他,一家三口到杭州去,住在西湖边上的旅馆里。泛一次舟,沿着湖畔散步,看初夏的阳光沐浴着湖岸上的嫩柳。我总是觉得,那柳丝、柳叶、柳条是一年里最美的,特别是轻风吹来时,柳枝儿摇曳着,充满了情姿情态和情韵,给春日里的西湖,倍添了几分妩媚的美,柔轻的美。

友人问我,年年这个时候去,不觉得重复?我如实相告,我觉得这是一年里西湖最美的几天,你想,黄金周的喧嚣平息下来,西湖在享受难得的一份清静,我的一家人也在忙忙碌碌的工作、学习之后,获得身心尽情放轻松的休息,无拘无束地欣赏那美如画卷的湖光山色,学影视的孩子还不时地选择着他的视角,留下一帧一帧照片,成为小小的三口之家温馨的回忆。

多少年里,我始终觉得,世人需要一个西湖,人生需要一个西湖,就是为了提供给人们一个休闲放松的美好去处。让青年男女们欢笑,让老年群体自在地回忆,让一户一户家庭感觉人世间的温暖,所有的人都可以在西湖之畔欣赏夏月的绿荫与风荷,冬天里断桥上洁白的积雪,笼罩着烟雨的远山之秋和桃红柳绿的春天。

仅仅是这样吗?

步入人生的秋天,我对这自以为是的认识产生了疑惑。

仅是如此,我就不会去了又来,一般来说,人们对重复游历同一景点是会厌倦的。古往今来,无数的文人墨客对西湖情有独钟,留下那么多、那么多的诗篇。环湖而建的,还有一幢连一幢的名人故居。围绕西湖的,还有一个比一个缠绵悱恻的故事。这些政界要人,这些名士骚客,这些商贾巨绅,他们不但喜欢西湖,还要在西湖边居住下来,天天守着西子湖畔不愿离开,难道西湖的水到了冬天不寒冷?难道杭州的夏天不同样要经历灼热难忍的那几天?

天下西湖三十六,今浙江省境内,叫西湖的湖泊就有几处,为何世世代代的人们只记得杭州的西湖?

西湖的魅力究竟在哪里?西湖神奇的谜底到底是什么?我试着想要一探究竟。

我光是从历朝历代文人们留下的诗篇中寻找这一答案。

哦,西湖有历史,这历史联系着杭州的由来,这历史让人浮想联翩,北宗和南宗,明朝和清朝,让人情不自禁会产生思古之幽情,引起一番对人生和命运的沧桑之感、感怆之感。不是吗,精忠报国的岳飞和决战制胜的于谦,最终都得到了一个冤死的结局,难道不令人感愤唤叹。

西湖的人文更因所蕴含的历史内容而无比丰厚,那传之久远的神话。那一段一段佳话,那湖畔的各式建筑里一个一个凄美动人的传奇,沈秋水和秋水山庄·《秋春事记》的创作本源,还有广为流传的苏小小和《白蛇传》的故事,风月案,人鬼情……人们尽可以从这些既像传说又似真情的悲景剧之中,读出人物所处时代的风情俚俗、世态演变。

西湖的湖山、林泉、路堤,四季分明不同的美景,更是吸引着人们一次一次走近它、游历它、能爱它的缘由,秋日里的满陇桂雨,让如潮的游人们涌来;春季里的龙井茶,让一拨一拨的新老茶客涌来,还有冬日的梅,夏天的荷,和西湖离不开的美食,都让西湖这一泓碧水,环湖生长的绿树浓荫,有了比他处更诱人之处。

所有这一切的一切,仍然不能解开我心中的疑惑,仍然不能揭示西湖如此令人神往和吟咏的原因。

就此我也试着询问过巴金老人。

巴老青年时代就眷恋西湖,在他中年编撰的《巴金文集》十四卷中,他留下过和同时代的文人们在西湖畔的照片。从1960年开始,直到1966年,每年的清明节前后,他都要和夫人肖珊到杭州小住几天。他说,“每年清明前后不去杭州,我总感觉好像缺少了什么,并去几处去不厌的地方,例如灵隐、虎跑或者九溪。”

巴老说到的这几处地方,现在都已经是游人如织的景点,都挨着西湖。

到了八九十岁的耄耋之年,巴老还是年年要到杭州去,住在西湖之滨。每年的五一前后启程,十一前后回到上海。由于工作关系,我也每年必在这个时间段去拜望他,除了在室内谈天说地,时常还在夕阳西斜时分,推着轮椅到西湖边上。这个时候老人经常不言不语,保持着沉默,静静地倾听着湖水拍岸的声音,目光深情地眺望着西湖远远近近的湖光山色。每当这个时候,我总在旁边注视着他,心里说:老人是在想什么呢?他是在怀念青年时代吗?

百岁前后,巴老生活在病榻上,我去医院探望他时,他操着四川口音对我说道,“康复一点,就去西湖看看……”

是什么,让巴金老人如此深情地眷恋着西湖呢?

也许是久思必有回报。有一天,我陡地醒悟过来,何必去向老人询问,何必到诗文和秀美的自然景观中寻求答案。问问我自己呀,为什么我这样喜欢西湖,为什么我对西湖的四季百看不厌?

我的50岁生日是在西湖边上度过的,一家三口人,买了一只小小的蛋糕。

我的60岁生日也是在西湖边上度过的,十五六个好友,切开一只大蛋糕,还请饭店奏响了“祝你生日快乐”的音乐。

这都是在秋天,是在十月小阳春的日子里。白天在湖旁公园里散步,明丽的阳光之下,周围往来游人不绝于耳的欢声笑语。那个时候,我的心情特别喜悦,我的神情出奇地轻松,我感觉到生活是那么美好。无论是亲人和友人,都对我说,你年轻了好几岁。

是啊!正是青春,西湖的魅力在于唤起人的青春,西湖的真谛在于让人想到青春的美好。西湖的湖光山色,西湖的璀璨夜晚和静谧清晨,西湖的景物和人文,西湖的千秋万代使之久远的诗文,都会让人联想到青春和人生的悲欣。

揭开了这一疑惑,我释然。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的家乡盛产杉木,是全国著名的杉树之乡。 记得小时侯,只要迈出家门,放眼所及的山坡上全是树木。它们一片翠绿,大大小小错落有致。其间,有杉树松树樟树白杨树麻栗树和各种名称的树,...

夏日已是昨天。随着中秋月的迫近,秋风已时不时的来,秋意淹没了对炙热的恐惧,枯干的草木处处宣泄着一种极具色调的情绪。我生活的闽南,有山有海。夏天的美妙大多装在蔚蓝的大海里。夏...

穈读mén,芑读qǐ。 “诞降嘉种,维秬维秠,维穈维芑。恒之秬秠,是获是亩;恒之穈芑,是任是负。以归肇祀。”这是诗经《雅·大雅•生民》里的诗句,其中的穈、芑两种植物是粟的一种。 医学...

寒意直刺骨髓的北风,还在狭长的巷子中胡乱地嘶吼;炭火温暖而让人抵制出门的厅堂,已经蒙蔽了能发现雪花降临前的预兆的双眼;低矮房屋外的鸡鸣犬吠,还在循环着守护老人难熬的季节;屋...

从来到走,皆必然在故乡的深沉里起伏挪腾,只为了一生初见,也为了一世坚守。 脚下的厚朴,深绵而长远,这是任何物质也沽换不到的温实,恰是生命中以心而交的相待如初。 人生总有一种滋...

历史上,苗族浩荡而悲壮地进行了五次西迁,每次迁徙都因战乱而起。自从“逐鹿中原”失利后,他们从东部平原一路西行,进入长江中游地带,以后的岁月,他们的迁徙之路从未停息,步伐一直...

一首歌一个故事,一首歌一种心情。 第一次听华裔歌手费翔演唱《故乡的云》,是1987的春晚。那天,作为守边战士的我,正在天山支脉库鲁克山下的一座军营大门口,和一名哨兵一起站哨,为祖...

文/纪天才 巍巍祁连山流传着无数美丽动人的故事,悠悠黑河水承载着两岸人民生生不息的脉搏,古老的丝绸之路孕育了河西走廊这块生机盎然的富饶之地,临泽就座落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临泽地...

茅坪,贵州松桃八十坡山脉深处的这个村庄,我对那里的一草一木、乡土人情可以说是绝对的陌生,因为它作为一个隐藏在大山深处的村庄,实在是太平凡不过了,那里永远处在世界的边缘、新闻...

猗氏故城只留下了几段残垣断壁,和史书之中几句简单的文字。猗氏新县城的格局却是被却明明白白记载到了县志之中。 据清朝雍正年间的县志记载,猗氏县城四面都有夯土建造的城墙,城墙长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