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有许多父母,总在拼孩子,美其名曰:不输在起跑线上。于是,有带着孩子到处花高价补习的“分数爹妈”;有奉行棍棒政策、军事化管理的“狼爸虎妈”;有督促孩子学习力不从心,无奈之下报警求助的“窝囊爹娘”,等等。于是,也出现了多种多样费尽心机、无奇不有的“起跑”。

结果又如何呢?孩子的理想本来是多种多样的,人不会重样,因此,不可能都成为一个人或一种人,这是反常识、反自然的。抱有不切实际的人生理想,从“起跑”就注定要“放空炮”,甚或有人因理想破灭终生都活在“郁郁不得志”的阴影里。

膨胀的物质主义和消费主义,使人不再是完整的。如何能找到“精神之眼”,破解现代人精神世界太多的困惑?有一种途径是回归经典,找回人类曾经拥有过的、具有永恒魅力的最高智慧——哲学。

哲学,光照一切意识和行动。未来属于孩子,他们承载着一个时代的希望和抱负。在孩子人生的起跑线上,最应该让他们阅读的就是哲学书籍。

在欧洲,让孩子学哲学是有历史传统的。早在古罗马时代,一些达官贵人在临终前,会把孩子与财产托付给堪与柏拉图、亚里士多德齐名的哲学家普罗提诺,而不是家人或亲戚。这位哲学家也从未辜负过这样的嘱托,他的原则是:“只要他们没有对哲学产生兴趣,他们的财产和收入就必须安全保管。”

诗人惠特曼有句名言:“最初读到什么东西,最初看到什么东西,这些就会成为你未来生活的一部分。”中国哲学博大精深,我们有很多青少年哲学读本,比如新蕾出版社的《中国哲学启蒙读本》,一共八本:《我是谁》《幸福是不是猫吃鱼》《偏见会不会让我变成怪孩子》《美与丑的秘密》《爱是心灵的种子》《阴和阳》《生和死》《人在天地间》。图文并茂,机妙天成,足智多趣,读来兴味盎然。开卷就能激起读哲学的兴味,先要会设问,这正是此书的妙趣之一。

诸如,你听到过花开的声音吗?怎样倾听自己的生命之花开放?开篇的一问便是:“我是谁?”一个人最熟悉的莫过于自己,最陌生的可能还是自己。古人说:“近取诸身,远取诸物。”这是告诉人们,在认识世界的时候,先要认识自己。那么“我”是谁呢?如果“我”就是由姓名、外貌特征、出生日期构成的,那又怎样区分同名同姓、相貌几乎一模一样的人呢?还有,“我”从一个牙牙学语的幼儿,长成一个活泼少年,将来还要长大成人,“我”还是孩童时代的“我”吗?

就这样由一步步的推问,变成一层层的深入,说清“我”是由“内涵”与“外延”两部分构成。“内涵”是一个人内在的品格气质,是区别我你他的重要特征。而“外延”,则是每个人都要在天地间扮演的角色,也就是在社会上尽自己的义务和职责。社会越发展,每个人的角色也就越复杂,扮演的这些角色便构成“我”的重要内容。“我”正是在与他人、与自然、与世界的关系中,不断被塑造,同时,又影响环境。因此,“我”看起来很简单,实际很复杂,正如佛陀所言,明白了“我”是谁,就明白了世间最深奥的智慧。

孩子是为了善、为了完美才到这个世间来的,他们眼中的世界很丰富,他们的思想也立体多彩。阅读哲学启蒙书,可丰富他们的心灵,抵御俗世中消极的东西对他们的精神与想象力的侵害,学会思考自己的存在,回答生活中令人畏缩的重大问题,从而建立起真正的理想,为将来的人生提供养料与能量。

中国有辉煌浩大的哲学经典,极其丰富,无所不包,既有精深渊博的智慧,又有轻松幽默的机敏,可提供一种恒久的思想之光。如今,孩子格外需要这种哲学滋养,以开掘并逐渐形成自己的思想,做一个“完整的人”“思考着的人”,自奉自助,自尊自信,学会辨别并留住大脑内在的闪光。那他们就不会没有自己的思想,也不会缺乏创造力,在起跑线上不仅能迈出正确有力的步子,还能强健自己的身心,并从中找到自己生命的意义。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静夜思故乡,凉月最多情,翻腾的思绪让人辗转。月光透过磨砂贴纸照进床帘,冷了半边枕席,寝室无言语,只听得空调的风呼呼地吹。 冷风定...

每说故乡,总有那么一棵枝繁叶茂、撑出大片大片树荫的老树,生长在各人的记忆里。那是一棵盛夏的树,风在树下往来,人在树下摇扇,蓬头稚子在树下你追我赶。晨光,最早光临这棵树,夕阳...

从黄河流域到长江流域,水,滋养出一个一个鲜活的生命个体,也孕育出灿烂、悠远、浩荡的华夏文明。就地理位置而言,四川省广元市剑阁县五指山位于南充市南部县以西。有一滴水从五指山的...

按语:两年前读到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满族说部的《尼山萨满传》。故事讲述了尼山萨满深入冥界救回少年色日古带的故事。故事里还有大量北方萨满教教义、仪式、信仰等内容,同时也记录...

敖登和我坐在姥姥家暖暖的炕上摆弄着旧玩具,她那圆乎乎的身子像坐在小船里似的,伴着嘴里情不自禁流淌出的歌声,轻轻摇晃。歌声间断时,炉火燃烧的呼呼声,羊群归来时欢快的叫声以及轻...

灶马 童年时代,在我家的厨房里,一年四季不绝于耳的就是灶马的嘶鸣。 我捉住过灶马,形如蟋蟀,色泽灰白。我将它在瓦罐里养了一天,它沉默了一天,我就把它放了。我之所以放了它,还因...

“石门开,石门开,石门一开金银来。” 在鹫峰山脉中段以东、福建宁德周宁县海拔最高的龙冈头之南,有一座以石门命名的山,称石门山。此山峰峦起伏、嵯峨险峻,东西走向延绵3公里,中段...

我们常用“黄钟大吕”来形容音乐或文辞庄严、正大、高妙、和谐,然而“黄钟”与“大吕”最初的本义又是什么呢?“黄钟”指古乐“十二律”中六种阳律的第一律,“大吕”指六种阴律的第四...

冬天才来,春天还远。冰凉的雨水在天空的深处打着漩涡,眨眼间西北风吹起来,人世间又迎来了小雪的节气。 一只雪白的鸽子从远方来,落在阁楼的阳台上,洁白的羽毛像雪。有一根羽毛,从右...

寒冬腊月,在二楼上,用那个朱砂红像“簋”一样的电锅,煮一点水饺,喝一点辣酒,来讲讲过去六七十年间,父亲解锁到的技能。 他老人家一定会得意地将二胡列为第一。十年前他带着母亲远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