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十年前吧,王干要在《北京晚报》开美食专栏,找了几个熟人在饭馆小聚,也算是搞个小小的启动仪式。到如今,那家饭店早已改换门庭,王干先生的美食文章却越写越多,还编成了本集子。看来,美食方面的精神产品,其生命力未必逊于物质产品。

王干的这本《里下河食单》,大体可分为三部分内容:故乡滋味,他乡美食,还有就是人生食态。在谈及故乡食物的文章中,《里下河食单》最为用心,用情也最深切,看后让人联想起汪曾祺的《故乡的食物》《故乡的野菜》《端午的鸭蛋》等回忆家乡美食的作品。

王干的老家在兴化,在里下河地区,高(邮)宝(应)兴(化)的关系更密切,风物习俗也更相近;王干又是高邮女婿,在高邮生活工作过挺长时间;他二十多岁便和汪曾祺有了交往,写过不少评论老头儿作品的文章,颇有心得;更重要的是,王干和汪曾祺一样,是个“吃货”,对于家乡的美食记得清楚,还能说出不少道道。

《里下河食单》的内容,比起汪曾祺的文章要丰富,表现手法也更加多样。

王干在文章中曾经说过,汪曾祺先生写了一篇《咸菜茨菇汤》,让人不是垂涎,而是乡愁泛起。最后一句:我想念家乡的雪,才是这篇文章打动人的文眼。这是文学评论家的眼光,也是王干的追求。《里下河食单》中也常有这样的“文眼”,看似闲笔但意蕴丰富。

比如他在《咸肉河蚌煲》中写到,他的伯父家境较好,1975年春节,伯父官复原职,又当上粮站的主任,招待王干全家吃好的。“那一天做了咸肉河蚌煲,才上桌时,我震惊了,古色古香的瓷煲里,乳白色的汤漂着几片白里透红的咸肉片,河蚌的肉也泛着咖啡色的光泽,几叶青菜映衬其间,伯父让我们先喝汤,汤是鲜的,带着淡淡的咸味,再吃肉,肉是香的,浓郁的腊香里,又透着河蚌特有的泥土的芬芳。”这并不算完,文章最后部分说:“父亲吃过咸肉河蚌煲后,连连称赞,‘真好喝,第一次喝到这么好的汤’,伯父打断他,‘你记性这么差,小时候经常喝的呀,家里经常做啊’,父亲说,‘记不得了,记不得了。’祖母在一边擦眼泪,一边给我加汤,‘多喝点,你小时候没吃过’。”

这最后一段对话看似平常,但蕴含的滋味比起咸肉河蚌汤,更丰富,因为王干把许多相关信息藏在了不同地方。他在别的文章中透露,自己祖上算是殷实人家,祖父在泰州开有粮行,祖母还代表全家参加了李明扬的五十大寿庆典(泰州二李是近代史上的有名人物)。就是这样的人家的第三代,王干居然到了15岁才第一次喝到咸肉河蚌汤,可见家道中落。老人用“多喝点,你小时候没吃过”这样的家常话,表达对孙辈的疼爱。在平平常常的述说中,让读者用经历和知识去慢慢发掘体会,这是王干一些美食文章的特色。

翻看王干的《里下河食单》,不禁让人想起京剧《锁麟囊》。薛湘灵送人的锁麟囊中,装着各种宝物,王干的这本书,也是宝物杂陈,名类繁多。有纯粹谈食物的,有素描食客的,有论述食场规矩的,有考证菜肴起源的,还有的专门分析《红楼梦》中的食事,而且说得有鼻子有眼,让人折服。比如他说,薛宝钗不动声色地介绍自家“冷香丸”的繁缛制作过程,就是想从侧面告诉贾府的高阶仆人,我们薛家是见过世面的,是精通低调奢华的,以免和母亲搬入贾府后受到这些势利眼的欺负。

我们家老头儿对《红楼梦》也熟,谈到其中的吃吃喝喝常有“高论”。例如,他认为刘姥姥进大观园吃的“茄鲞”,纯粹是曹雪芹跟读者开的玩笑,一个茄子根本犯不上这么瞎折腾。“茄鲞”对应的是北京土话“且想”,“且”的意思是漫长的时间,因此“茄鲞”就是说你根本吃不着,慢慢想去吧!不过,汪曾祺从未就此写过文章,大概觉得证据不充分。看来,在《红楼梦》上做文章,确实是大胆假设易,小心求证难。王干有多年写文学评论的底子,难也就不难了。

我和王干相识数十年,喝酒过百斤,他还给我出的小书写过序,就收在这本《里下河食单》里。王干出书,一般自己作序,现在王干让我作序,也算“礼尚往来”吧。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进入9月,新疆伊犁河谷的牧民开启秋季转场,将牛羊从夏牧场转移到秋牧场。途中,可以看见给牛羊供应草料的汽车、拖拉机、马车,还有大片大片的牛羊,它们或在牧道,或在谷底,或在山丘,...

一切妙音皆来自心灵深处。 北方的天空飘着南方的雨,淅淅沥沥,我想起了老家的竹林。 老屋后有一片老竹林。我喜欢微风穿过竹林的声音,沙沙沙沙,轻轻的、柔柔的、缓缓的,像是母亲轻轻...

到固原。河谷山野的远处,一道道丘峁随势横列,低昂烟云中。漫远的秦长城向东折去。秦人夯筑长城,宋人开浚边壕,皆沿这一线。 晋崔豹《古今注·都邑》:“秦筑长城,土色皆紫,汉塞亦然...

“走,喝羊汤去。”在我的山东老家,这是亲戚、朋友之间相互邀约一起吃便饭的口头禅。 有人专门做过考证,在鲁南地区,有文字记载的煮羊肉汤的历史超过二百年。在济宁、菏泽、枣庄、临沂...

对一个久居城市的居民来说,纯粹的黑夜是罕见的。 在上海市区,我从未肉眼见过“漫天星光”。事实上,在这个人造的琉璃球里,自140年前的夏日上海街头第一次亮起弧光灯后,便日夜通电。由...

王铁匠和叉 一 北中原生活区域内,负责“铁部”的有两个铁匠:孙铁匠孙炳臣,王铁匠王打铁。 孙铁匠一辈子只铸造鏊子,有专业精神,以不变应万变,一辈子起于鏊子落于鏊子,要不是节外生...

河东,黄河之东的缩称。 黄河天水,乳汁中国。《尚书·禹贡》最早文字记载黄河:“导河积石,至于龙门。”“积石”为黄河古源,黄河之源亦称“玛曲”,藏语之意就是“黄河”。黄河飞流巨...

家门前的那条水泥路,向西一千米就是金汇港。每晚六点左右,村里同姓爷叔背着手,弓着背,悠悠地往西边走去。我说爷叔看河去?爷叔抬眼笑笑,是的,看看金汇港,看看河里的水。身后两三...

灼热如火的语言,精妙的人物细节,再加上内蒙古草原上如诗如画的环境,或感怀抒情,铿锵畅达,坦荡爽气;或表述人生荣枯,世事纷杂,清明如水,意韵悠长…… 艾青先生生前曾称阿古拉泰是...

父亲在我的记忆里,这是第一次不讲信用。 走的时候说得好好的,下午就回来,再回到县城我这里。以后父亲他要是再想回村里,我答应他十天半月就可以回去一次。这个协议父亲是满口应承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