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脚步已经靠近,秋果累累,秋色平分。晚上比较安静的这种情形也随即被改变。我家院子里的晚上,多了一种“热闹”,即秋虫呢哝。秋夜的虫鸣,如春之鸟啼。一声声,一阵阵,借着微凉的秋风,送到我的书桌前。或辽远或悠近,你唱我听,此起彼落。

我走出书房,去寻找藏有秋虫的地方,听听它们的鸣叫声。在好几个地方都听到了秋虫的鸣叫声,草丛里、砖缝隙、鱼池边等等。秋虫鸣,或高或低,或急促或平和,我听着听着,便驻足倾听,秋虫似乎发现了有人走近,叫声停止了,间隔一小会,又开始自在鸣唱了,其实,我并未离开,还在它们的家门口偷听它们唱歌。

古人说,“春听鸟,夏听蝉,秋听虫鸣,冬听雪”。秋天,正是来眼观昆虫、耳听虫鸣的好机会。每当夕阳慢慢地拉开夜色的帷幕,沉寂了一天的秋虫便在夜幕中开始了演唱。

天气晴朗时,我家院子里的上空,一轮明月挂在天上,撒下皎洁的月光,好像给大地铺上了一层白雾。静静地,一阵微风吹来,打破了夜的寂静。星星花仰着脸,几只扇着翅膀的小飞虫飞来飞去,好像给趴在岩石上的蛐蛐伴舞。草丛里,听见一种“嚓嚓嚓嚓”细微的小心鸣叫,找了很久,在一株草的下面,我看见了它,那是几乎和草同一颜色的“草乖子”。比较特别的是,它是用一双薄翼与两条腿的摩擦在发音。菊花和桂花发出淡淡的幽香,沁人心脾。明耀的星月或者徐缓的凉风看守着整夜,这种情形似乎感动了秋虫,秋虫们不约而同地的合奏。它们聚而歌之,发出生命的绝唱。高低音连接有序,曲调悠扬动听,仿佛曾经过乐师的精心训练。大自然造就了它们,似乎每一个都是神妙是乐师;众妙毕集,各抒灵趣,好像成了人间的绝响。秋虫们组成的庞大的交响乐队,真实地提醒我们,秋天来啦。

藏有秋虫的地方有很多,稍为湿润的山坡,田野,乱石堆和草丛之中。还有庭院、菜地等地方。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也是各种秋虫们忙碌的季节。古人认为,秋虫即蟋蟀,“秋”字最早也是来源于蟋蟀的形态,认为蟋蟀感秋气而发,蟋蟀在堂即是秋日。其实不然,秋虫,泛指秋天的昆虫。蟋蟀只不过是秋虫的一种。有蝉,蝗虫,油唧呤、叫咕咕、金铃子、油蛉和竹蛉等,还有忙碌的蚂蚁、蹦跳的蚂蚱、翩翩起舞的蝴蝶、色泽艳丽的七星瓢虫以及一些不知名的秋虫。在众多的秋虫当中,蟋蟀是最引人注目的,它“嘟嘟”的叫声是秋夜里的主唱。蟋蟀也即蝈蝈,它的叫声是“聒聒”的,“油乎鲁”(大概是蟋蟀之一种)的叫声与它油亮庞大的身躯很不般配,有些像女人似的“啾啾”细弱而绵长,而钻在地下的“啦啦古”最为大胆,不管头上有人没人,突然它就会顾自大叫,它知道,你看不见它。

  秋夜里,秋虫的鸣声不仅仅让我感到回忆的亲切,它更像是在对我诉说着什么,它的诉说不只是它的同伴可以听懂,就连那稚嫩的小孩也能听出其中的意思。

我的思绪回到了童年时代。那个年代,我走夜路或夜宿野外是很经常的事,农忙时的早起晚归,清晨上山砍柴,闲暇时去外村看露天电影等。夜色朦胧,悦目的是月亮,最入耳的便是虫声了。其实也不必在野外,只要是周围有草木或有水土的房子,夜晚都能听到虫子的鸣叫声。

老家的房子左边挨着一个在的大的祠堂,右边是的后背是邻居的院墙和一块丢弃了的菜地。这块丢弃了的菜地,里面杂草丛生,成了虫鸟的极乐世界,主要秋虫有蟋蟀、金蛉子、油蛉、蝈蝈等,以蟋蟀为最。静谧野趣,我却是常常被吸引过去的。每到夏末秋初,蟋蟀便开始在草丛瓦砾中弹唱。夜间和凌晨尤然,盈盈悦耳,是捕捉的好时机,一待艳阳高照,便“偃旗息鼓”,不易发现行踪。因此,我常常在清晨,趁家人不注意的时候,便悄悄起身,带着一个小瓶子,打开客厅的大门向后院的荒芜的菜地走去,准备捉几只蟋蟀在同伴面前炫耀一番。

捉蟋蟀实在是桩苦差事,经常会碰到蜈蚣、蚂蟥、蟾蜍、壁虎一类丑巴巴、脏兮兮的东西,弄不好还会被咬。可只要捉到一只称心的蟋蟀,也就“有所值”了。满园草木沾满露珠,“蛐蛐蛐蛐”蟋蟀的叫声,此起彼伏,响成一片。此刻,心虽悸跳,但要克制。你需猫下身子,仔细辨听,小心靠近,然后锁定范围。清除围障,所有这些都可能惊动它,而消声。这时,可耐心静待,密切观察,因为好的蟋蟀,反应敏锐,遇到威胁会即刻蹦跳藏匿。每遇此情,需果断出手将其逮住,否则几无捉到可能。若仍在原处,必然再复鸣叫,于是可见其踪迹,将其逮住。所有昆虫的鸣叫都是雄性的,所有昆虫的鸣叫都是在秋天,所有昆虫的鸣叫都是在求偶。让人想不明的是,雌性为什么如此深沉,它在那个看似平静的世界里,真的就心如止水吗?依然不是。雌性在聆听,它以自己的耳朵判断着自己心仪的人,然后它会沿着那条声音的路线,向着那隐秘而曲折的地方循去,只要走到那里,便永不分离,直到完成最后的仪式之后死去。

入秋对于昆虫来说生命已经走向尽头,其鸣叫之声很容易让人触景生情。一丝哀怨,一丝不舍。有一句歇后语“秋后的蚂蚱——蹦达不了几天了”就是对秋虫最完美的写照。有时候,我也会去寻觅蚂蚱的踪迹。由于当时没有专门的捕虫工具,我与小伙伴们大都是赤手空拳地上阵,用手掌快速地压住蚂蚱,而我手脚慢,总是捕得很少。捕获后,用一些草来喂养。但是每次不到几天,这些蚂蚱就死了,十分可惜。

飞蜓都是黑油油的。老衔子颜色很杂,有黑色的,灰色的,棕色的,棕红色的……黑色的看上去最为威武,但实际上最能斗的是棕红色的,那种灰白色的最羸弱。金蛉子呢,它是秋虫中的“小女子”,娇小如米粒,翅翼黄亮,毫须特长。它的窝最讲究是一只直径三厘米左右、高也相仿的圆形牛角筒,上用玻璃固定,底盖有洞,以供换食。食物以苹果、梨为主,米粒也行。金蛉子叫声细亮,清脆,频率极高,十分动听。叫的时间很长。每日天将破晓,便“叮铃、叮铃”开始吟唱。此时,也许你还在睡梦中,忽然传来一串串乐音,迷糊中也许会引导你走进童话中的美丽世界,奇妙极了。如温度适宜,几乎整个白昼都能为你尽情欢唱,这个小精灵给秋天带来了欢快的气息。

古人的认知里,蟋蟀的叫声多是凄凄切切。在许多文人墨客看来,秋虫是写的,虫草鸣是赋的。白居易《秋虫》:“切切暗窗下,喓喓深草里。秋天思妇心,雨夜愁人耳。”切切、喓喓是模拟蟋蟀的叫声,幽暗的窗伴着一盏灯,清寒袭上肌骨,其意孤清,也是心境使然。夜已凉了,秋虫正喃呢,秋意逐渐弥漫的夜里,大自然却依旧热闹而生机勃勃。

没有秋虫鸣叫的城市是寂寞的,没有秋虫鸣叫的秋天是失落的。秋虫的喃呢,把夏日里的烦恼和焦烦,所有的是非和恩怨,都抛在季节里,随那个夏日远逝。不观虫斗,只听虫鸣。在夕阳下,秋虫间,去汲取大自然的神韵,用一双慧眼去看那惬意的人生。也只有在这和谐的自然中,我们才能得到真正的休憩和放松。

人生入秋,和着舒爽的秋风,正该有好虫陪着,唧唧的叫着,为你叫出一片清凉,一片平和。更增添了一份雅致和清新。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在禾木河与喀纳斯河交汇的盆地里,马儿们在茂盛的草丛里吃得酣畅淋漓。可是,有十几匹不肯合群的马儿跑远了,已经瞧不见它们的身影。于是,牧马少年伊斯哈格决定骑马去找回它们。 伊斯哈...

我与甘肃环县深深结缘,主要是因为我曾在那里上学读书,前后有四年多的时间。那是我的一段幸福时光,虽然不算长,但对我影响至深。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离开陇东庆阳农村,来到北部的环...

两只蜜蜂立在白荷的花心,一只伏在嫩黄的莲蓬上,一只倒挂在细细的花蕊上,全然不顾镜头一再靠近,拍下它们的薄翅。另一只蜜蜂被镜头捕捉到飞离花蕊的一瞬,细细的腿上带着小小一朵金黄...

在老一辈东北人心中,家里过日子有两样东西少不了,一个是压缸石,另一个是酸菜。东北酸菜一度只为当地人所熟知、享用,近些年随着影视作品和网络文化,才逐渐流行于大江南北,成为东北...

作家,里程文学院执行院长。著有《想往火里跳》《崭新》《水下》《我快要碎掉了》等。 只是男人和女人 文/走走 所有发生过的,都是永恒。 ——题记 从哪里开始呢那个下午。从他的视角讲述...

钱红莉,安徽枞阳人,出版有散文随笔《低眉》《风吹浮世》《诗经别意》《读画记》《万物美好,我在其中》《植物记》《四季书》《一人食一粟米》《我买菜去了》《等信来》《以爱之名》《...

夏天,中国水稻研究所的钱前副所长,带着几位科学家来到我们的水稻田。在稻友葱花的牵线搭桥下,中国水稻研究所与我们一个小小的五联村,结成了对子。 钱老师自己也是一位水稻科学家。前...

大约十年前吧,王干要在《北京晚报》开美食专栏,找了几个熟人在饭馆小聚,也算是搞个小小的启动仪式。到如今,那家饭店早已改换门庭,王干先生的美食文章却越写越多,还编成了本集子。...

家乡的友人,介绍一位喜好写作的同事与我相识,我们互加了微信。他发来了一张照片,是我当年在他所居住的吴桥县城新华书店买的一本书的封面,我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到这本书。那是四十年前...

淡巴菰, 本名李冰,古典文学硕士。中国作协会员。曾为媒体人、前驻美外交官,现供职于中国艺术研究院。出版有小说《写给玄奘的情书》、“洛杉矶三部曲”(《我在洛杉矶遇见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