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篇五十年前的文章,保持旧貌,原汁原味,没有删改。提供给人们了解那个年代,那个地方发生的事情。

上山日记数则

1972年9月20日

凌晨3点起床,打好行李,吃过早饭,5点多在团部挤上卡车出发。赶到沾河林业局,在那里换乘开往深山老林的小火车,大家席地而坐。一路走走停停,直到晚上6点多才来到一个叫做“七十公里”的地方,再往前走就没有路了。我们由一名“背山”的林业工人带领向目的地进发。每个人肩上扛着几十斤重的大行李,手拎着各种用具,走在看起来还算平坦的沼泽地上。我们只能踩在那软软的经得住人的塔头草上,小心翼翼地前进,稍不注意,就会连人带行李栽倒在泥水里。有些地方深可没膝。做为排长我走在队伍最前面,不时掉在水里,两腿湿淋淋的,冰凉冰凉的,可是身上却出了汗,头上冒着腾腾的热气。好艰难的路程啊。在夜色笼罩下,我们好不容易来到林业一队。

我们踏着无路的泥泞来到这里,志愿为他人修一条路。

1972年9月21日

今天休整。我了解了这里的情况。

山上,树高林密,松柏参天。林业一队的驻地设在林中的一片空地上,仅有两座帐篷。一座是我们昨晚居住的单身职工宿舍,另一座是久居林中的老职工住房。我去“串门”,看到帐篷内,两侧是大通铺,中间的走道上砌着十多个做饭用的炉灶。大通铺上用席子分割成十多个小“包间”,外面用报纸或布单子糊裹得严严实实,留着一个可供出入的门洞,挂着个门帘。工人们告诉我,每一个“包间”住着一户人家,有新婚夫妇,也有四五口人家的大户。他们的“房间”仅仅是一席之隔。晚上睡觉一户人家有动静,隔壁几户人家都能听到。

山上的生活格外艰苦,柴米油盐及其他日用品都靠“背山”的供应。所谓“背山”,是指专门背着大筐篓往返山上与林场场部之间运送食用品的人。一个林业生产队有三四个“背山”,每人每月往返三四次。山上人所需物品全靠他们运送,价钱自然也就贵些。有家眷的自己起火做饭,单身职工就得吃食堂了。今天午饭那一点点熬大头菜和干豆皮就要两毛钱。这里的职工很少吃菜,他们熬苞米碴子,蒸高粱米饭就咸菜。白面是定量的。我看见不少职工铺位的墙上挂着一串串干的小狗鱼,听说那是他们夏天在小河沟里捕捉后晾晒的,等到逢年过节就用火爆烤着吃,算是改善生活。山上要吃一顿肉,那可是难上难啊,不过有时能打些野味开荤。没有交通工具,上下山极不方便。有的小孩子五六岁了,还没离开过这几座帐篷。消息闭塞,长年看不到书报。整个山上仅有一台半导体收音机,还是那个“右派”分子的。据说这个右派分子是北京的大学生,自上山来,十多年了,就未曾下过山。

我们原以为,兵团连队生活就够艰苦了,可跟这儿一比,那还是“天堂”哩。

1972年9月25日

为让大家休息好,也便于管理,队里决定我们自己另搭建一座帐篷居住,再建一个小食堂,也由我们自己管理。经过两天的努力劳作,今天搬进了新帐篷。好多窗户上没有玻璃,两扇大门也不严实,关不上,从顶棚上不少地方的破洞可以看见天。山上气压低,早晚很凉,许多人没有带足衣服,遍地泥泞却没有雨鞋,这些都给我们生产劳动带来了困难。

利用早上“天天读”的时间,我向大家简单地动员了一下,准备明天投入修小铁路的战斗。

1972年10月1日

今天是国庆节。我们的祖国在党和毛主席的正确领导下,豪迈地走过了23个年头。我们由衷地祝福伟大的祖国欣欣向荣,蒸蒸日上。

上山已经十多天了,天气一直阴沉沉的,不时地下起雨来,有时还飘落几片雪花。老职工说,今年天气反常。每年这个季节都是天高气爽的。

修筑铁路一直没有开工,不知何故?大家闲得慌,心里惦记着连队。

1972年10月8日

修筑铁路,看来是难以进行了。由于雨水过多,道路泥泞,交通受阻,必要的修路设备、工具和材料等运不上山来。这几天,我们跟林业工人们一起伐木,割草,扛运木头。由于没有雨靴,我们穿着湿球鞋,整天在冰冷的水洼里泡着,走着。大家的脚和小腿被冻得发紫,且有麻木感,但干劲还是大的。我们学习电台里播送的经验,实行“小段计划”,明确每个班在规定的时间,完成一定的任务,调动了大伙的积极性。一天的任务,有的班到下午一两点就完成了。

由于交通的原因,“背山”的人好几天没见到。我们吃的蔬菜快没了,菜的价钱更贵了;白面都吃光了,只能吃苞米和高粱米;加上帐篷漏,没有窗帘,大风直往里灌,帐篷内又冷又湿又潮……人们怨声载道,条件太差了。尽管和这里职工相比我们的困难是暂时性的,可吃不好睡不好,影响大家的情绪呀。

下午突然下起了大雪,鹅毛一样。天白了,地白了,一会儿的功夫整个深山老林全白了。但我们没有交白卷,按时完成了任务。

1972年10月12日

灰暗的云团缓缓地向北移动,阴沉沉的天象一口铅锅罩着大地。上山的二十多天,一直是这种鬼天气,时而雨,时而雪的和我们寻开心。修路的任务一直没开展,大家就等待指挥部的指示吧。

此时连队又怎么样了呢?大豆还没有收完吧?谷子该不会在雨水中发芽吧?土豆都拉回来了吗?还有苞米,青割和水坑里沤的麻杆……我们都惦记着连队的战友们。

你们可能是在冒着蒙蒙细雨割大豆,雨水合着汗水往下淌……

也可能是在土豆地里,你们用双手在那如泥浆似的黑土地里刨捡土豆,还得不顾手脏去轰赶那可恶的蚊子和小咬……

也许你们正在修地窖,用脸盆,用水缸子去淘舀地窖的积水……

或者你们在连队的后山上捡橡子,采蘑菇,摘木耳,在搞小秋收……

连队的战友辛苦了,我们思念你们。

1972年10月15日

上午接到指挥部的命令,由于天气不好,大地即将封冻,今年修铁路工程无法进行,暂时停工。我们排的任务是援建,当然要立即返回连队。

我们急不可待,下午整队出发。大家扛着铺盖,拎着书包等物品,走在积水没脚的塔头甸子上。9里路程,我们走了将近两个小时。突然下雪了,狂风卷着漫天大雪拽向我们每一个人,大家引吭高歌:“大雪呀纷飞呀,为我洗征尘……”

我们到达指挥部时,已经快天黑了。今夜只能在此度过.指挥部的帐篷只有不到20个床位,突然来了一个35人的加强排,根本不能躺下睡觉,只能轮流休息。大家互相谦让。班长让战士,身壮的让体弱的。夜过大半,劳累的战友们酣然入睡,那时还静坐着4个人,他们是班长:杨大明、杨学荣、王铁良、张德龙。他们围着火炉在为战友们烤鞋袜,烤棉袄棉裤,有的在烛光下为战友缝缀衣服。此情此景我被感动了。

1972年10月16日

早晨出发时,雪小了,稀稀落落地飘着,落在已经上冻的路上,显得非常滑。过一会儿起风了,雪又变大。横飞的雪花抽打在我们的脸上。虽然身子冷,肚子饿,涉冰水,踏泥塘,大家还是勃勃兴致,劲头十足。杨其林的脚被冻僵了,连鞋子丢掉了都不知道,在雪地里赤脚走了500米才发现自己光着脚。当我们给他揉搓时,那脚和腿已经紫红,冰一样的凉。我们帮他找回鞋子后,他依然坚持走到目的地。

“七十六公里”处有一座帐篷,中午我们暂时在那里休息。大家吃着炒面,就着白雪,如同志愿军在上甘岭战场上一样。帐篷里只有一名工人负责在此看管道路,并且接待歇脚的行人。在这步行几十里都不能见到一个行人的山坳里,他终年坚守岗位,真是可敬可佩。对他来说没有什么“艰苦”“困难”,在他的字典里当然也找不到“畏惧”“退却”的词了。

经过再次行军后,我们坐上了小火车,至此,走出了深山老林。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进入9月,新疆伊犁河谷的牧民开启秋季转场,将牛羊从夏牧场转移到秋牧场。途中,可以看见给牛羊供应草料的汽车、拖拉机、马车,还有大片大片的牛羊,它们或在牧道,或在谷底,或在山丘,...

一切妙音皆来自心灵深处。 北方的天空飘着南方的雨,淅淅沥沥,我想起了老家的竹林。 老屋后有一片老竹林。我喜欢微风穿过竹林的声音,沙沙沙沙,轻轻的、柔柔的、缓缓的,像是母亲轻轻...

到固原。河谷山野的远处,一道道丘峁随势横列,低昂烟云中。漫远的秦长城向东折去。秦人夯筑长城,宋人开浚边壕,皆沿这一线。 晋崔豹《古今注·都邑》:“秦筑长城,土色皆紫,汉塞亦然...

“走,喝羊汤去。”在我的山东老家,这是亲戚、朋友之间相互邀约一起吃便饭的口头禅。 有人专门做过考证,在鲁南地区,有文字记载的煮羊肉汤的历史超过二百年。在济宁、菏泽、枣庄、临沂...

对一个久居城市的居民来说,纯粹的黑夜是罕见的。 在上海市区,我从未肉眼见过“漫天星光”。事实上,在这个人造的琉璃球里,自140年前的夏日上海街头第一次亮起弧光灯后,便日夜通电。由...

王铁匠和叉 一 北中原生活区域内,负责“铁部”的有两个铁匠:孙铁匠孙炳臣,王铁匠王打铁。 孙铁匠一辈子只铸造鏊子,有专业精神,以不变应万变,一辈子起于鏊子落于鏊子,要不是节外生...

河东,黄河之东的缩称。 黄河天水,乳汁中国。《尚书·禹贡》最早文字记载黄河:“导河积石,至于龙门。”“积石”为黄河古源,黄河之源亦称“玛曲”,藏语之意就是“黄河”。黄河飞流巨...

家门前的那条水泥路,向西一千米就是金汇港。每晚六点左右,村里同姓爷叔背着手,弓着背,悠悠地往西边走去。我说爷叔看河去?爷叔抬眼笑笑,是的,看看金汇港,看看河里的水。身后两三...

灼热如火的语言,精妙的人物细节,再加上内蒙古草原上如诗如画的环境,或感怀抒情,铿锵畅达,坦荡爽气;或表述人生荣枯,世事纷杂,清明如水,意韵悠长…… 艾青先生生前曾称阿古拉泰是...

父亲在我的记忆里,这是第一次不讲信用。 走的时候说得好好的,下午就回来,再回到县城我这里。以后父亲他要是再想回村里,我答应他十天半月就可以回去一次。这个协议父亲是满口应承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