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打开《诗经》时,我十分惊讶在以往岁月里对它里面那么多蓬蓬勃勃的植物竟然视而不见。

单《国风》一百六十篇,涉及到的植物就达百余种,“诗经”时代的诗人们大多从植物开始他们的抒情:“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置彼周行。”“南有樛木,葛藟累之,乐只君子,福履绥之。”“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我宁愿认为,没有植物就没有“诗经”时代诗人们的歌唱。

遥想“诗经”时代,水草丰茂,树绿花红,植物构成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人面桃花相映红”绝不是一种联想,而是两者近在咫尺的真实风景,那种人与植物的关系是我们所不能理解的。《东门之枌》写了一位怀春少女放下手中的纺织活儿,来到南原的榆树下,与一位男青年翩翩起舞终得所爱的故事。诗的第三节写到:“榖旦于逝,越以鬷迈。视尔如荍,贻我握椒。”这样的场面真让我意外,我们会把姑娘比作红葵花(荍)吗?我们的情人会以赠我们一把花椒(椒)来表达情意吗?

这大概不仅仅是民俗学意义上的隔膜,而是作为整体意义的“诗经”时代的植物、尤其是植物与人的关系已离我们十分遥远,不可再及。在反复咏诵《诗经》的日子里,我悲哀地发现《诗经》里的植物我大都无法指认,连想象力也无济于事,蕨、朴樕、萚、葑、苓、茹、枢、栩、杜、防、苌楚……谁能准确而有自信地告诉我这些植物到底是什么呢?它们当中哪些正生活在我们身边呢?可惜后世的注家纵然旁征博引,也大都闪烁其辞,似是而非,只能约略而言之。

在“诗经”的时代,几乎没有什么植物不可以进入诗歌、不可以抒情,像麦、稻、禾、茅、栗、漆、荼、艾、蒲、棘、桐、梓、榛、藻等,后来的诗人已很少提及了,后代的诗人们的植物拥有量每况愈下,他们拥挤在梅、兰、松、竹、菊等几种有限的植物里,而且,经过他们反复地描摹和咏唱,这些植物早已不复是植物,而只是一种想象性的存在,一种人文意指的借代罢了。

关键在于“诗经”的年代,人与植物、与自然的同一,他们就生活在植物之中,他们如鱼儿一般在植物的海洋里穿游不息,他们耕作于植物之中,结庐于植物之间。而后代的诗人们却因为雕栏玉砌和金丝玉帛隔断了与大自然的联系,植物作为意象的存在只能是某种臆想,偶尔的徜徉山水也因为长久的疏离只能与植物怅然相望而不能欣然和答。作为补偿,诗人们通过移植的方式,使一部分植物来到楼阁庭院,它们只能生长在后花园,只能在杯土之中,而且,这样的植物只能是很少一部分,因而除了梅兰竹菊,确实不能让才子们再吟绘什么了。

其实,我们是不配嘲笑“诗经”以后的才子们的,他们还可以拥有自己的庭院,拥有自己的后花园,甚至拥有自己的山庄,而我们却被一步步赶至四壁水泥的高层建筑之中,只有在节假日,才能挤到公园,越过摩肩接踵的人群,向点缀在假山乱石之间的植物投去匆匆的一瞥,或者从花店中购得一枝两枝插在瓶中,或者干脆置办一些或塑或绢的模型聊以自欺。有关植物的词汇正在从我们的言谈中消失,而诗歌中,就更难找到植物的姿影了。

合上《诗经》,我想,我们会有重返植物世界的那一天么?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进入9月,新疆伊犁河谷的牧民开启秋季转场,将牛羊从夏牧场转移到秋牧场。途中,可以看见给牛羊供应草料的汽车、拖拉机、马车,还有大片大片的牛羊,它们或在牧道,或在谷底,或在山丘,...

一切妙音皆来自心灵深处。 北方的天空飘着南方的雨,淅淅沥沥,我想起了老家的竹林。 老屋后有一片老竹林。我喜欢微风穿过竹林的声音,沙沙沙沙,轻轻的、柔柔的、缓缓的,像是母亲轻轻...

到固原。河谷山野的远处,一道道丘峁随势横列,低昂烟云中。漫远的秦长城向东折去。秦人夯筑长城,宋人开浚边壕,皆沿这一线。 晋崔豹《古今注·都邑》:“秦筑长城,土色皆紫,汉塞亦然...

“走,喝羊汤去。”在我的山东老家,这是亲戚、朋友之间相互邀约一起吃便饭的口头禅。 有人专门做过考证,在鲁南地区,有文字记载的煮羊肉汤的历史超过二百年。在济宁、菏泽、枣庄、临沂...

对一个久居城市的居民来说,纯粹的黑夜是罕见的。 在上海市区,我从未肉眼见过“漫天星光”。事实上,在这个人造的琉璃球里,自140年前的夏日上海街头第一次亮起弧光灯后,便日夜通电。由...

王铁匠和叉 一 北中原生活区域内,负责“铁部”的有两个铁匠:孙铁匠孙炳臣,王铁匠王打铁。 孙铁匠一辈子只铸造鏊子,有专业精神,以不变应万变,一辈子起于鏊子落于鏊子,要不是节外生...

河东,黄河之东的缩称。 黄河天水,乳汁中国。《尚书·禹贡》最早文字记载黄河:“导河积石,至于龙门。”“积石”为黄河古源,黄河之源亦称“玛曲”,藏语之意就是“黄河”。黄河飞流巨...

家门前的那条水泥路,向西一千米就是金汇港。每晚六点左右,村里同姓爷叔背着手,弓着背,悠悠地往西边走去。我说爷叔看河去?爷叔抬眼笑笑,是的,看看金汇港,看看河里的水。身后两三...

灼热如火的语言,精妙的人物细节,再加上内蒙古草原上如诗如画的环境,或感怀抒情,铿锵畅达,坦荡爽气;或表述人生荣枯,世事纷杂,清明如水,意韵悠长…… 艾青先生生前曾称阿古拉泰是...

父亲在我的记忆里,这是第一次不讲信用。 走的时候说得好好的,下午就回来,再回到县城我这里。以后父亲他要是再想回村里,我答应他十天半月就可以回去一次。这个协议父亲是满口应承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