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带着我的“童年”,千里迢迢地见到了它。

见到它之前,我的想象在故乡徘徊,像只啁啾的燕雀,看到的仅是红了的枸杞,炽了的沙棘。当然是遍野或满山的,那是它们最陶醉的时刻。

盛夏的枸杞,一串串一串串,深秋的沙棘,一嘟噜一嘟噜,把故乡的田野点燃,把山烧得湛蓝。“童年”的光景如火如荼,两种果实吃多了,就拿一枝枸杞或沙棘干仗,将枸杞汁嗞地挤到对方脸上,或者摘一把沙棘捺碎了,摔到对方身上。

它就是碱蓬草,见到它时远超乎我的想象。

从汾河之滨到辽河口,半个世纪前的我,也就是我的“童年”,一手拽着我的衣襟,面对红海滩眼瞪得老大。仿佛成年后的他,在“长亭外,古道边”,直愣愣地看着。脑后的一撮“后拽拽”,发尖上带着枸杞的甜味,带着沙棘的酸味,被围上来的风戏弄着。

8月的红海滩,“热烈”还在酝酿中,不及熟透的枸杞或沙棘火红,但已经十分壮美。风拂过的时候,像没有烈焰的柔火燃烧,折一棵碱蓬草举在面前,竟让我想到佛灯。风扬长而去后,像众口描述的“红地毯”,从脚下铺向大海,远方的蔚蓝色不见了,变成与天相衔的一线明亮。

一株株碱蓬草,远比不得枸杞和沙棘又强壮又恣意,“锋芒毕露”。

在泥泞的滩涂上,盯着一株碱蓬草看,阳光牵着一丝身影,微微摇曳着,像袖珍盆景里的树。将目光皮尺一样缓缓拉长,一身红的碱蓬草随之变淡,直到被滩涂隐没。隐没的时候很害羞,低眉顺眼的,像小花旦退到了幕后。

那弱小之躯,却如《大麦歌》中的大麦一样坚韧,经得起汹涌的海潮。潮来消失得无踪无影,仿佛不是被淹没,而是像鲸掠食一样,做了海水巨口中的美餐。潮去又出现在滩涂上,像漫游归来或在海中睡了一觉,抖一抖身上的泥水,眨一眨发涩的眼睛。

它一生聆听着蔚蓝色的涛声,在潮涨潮落中“生息”,往来于两个世界。

被淹没的时候,遥望着远方的潮头,一浪一浪地推波助澜。赶来的海水却平静,从它脚下不动声色地淹起,一寸一寸淹至腰间,最后咕噜噜地盖过头顶。

海水越来越深,一束束阳光深入水中,像雨后天边的“耶稣光”,乘潮而至的小鱼小虾,还有其他的海生物,在“耶稣光”中穿行游玩。水底的泥沙里,交配时会“婚舞”的沙蚕,能弹善跳的弹涂鱼,早蠢蠢欲动,从穴窝里滚出混浊的水泡。

碱蓬草一如既往地沉浸在水世界,细微的水流缠来绕去,小鱼小虾不时凑上来问候。水中通向远方的路,像陆上的“殊途”,一程比一程深邃,那最深邃处便是龙苑之地。

重回人间的时候,与它被淹没时一样从容,先一点一点探出头来,看着海水退至腰间,再退到它脚下,然后顺着来路远去,给滩涂留下一身海腥气。那消失之处,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万顷碧波之上的身影中,就有传说是精卫鸟化身的黑嘴鸥。

翱翔的黑嘴鸥看到,与大海紧密相连的滩涂上,被潮水抹去的红,像它消失时一样又回来了。一株株碱蓬草出浴似的,很快就恢复生机,重新“织就”红海滩。

蓝天白云下,一条条蜿蜒交错的水道,使红海滩像贴地而生的大树,又如大海的根系,那浩渺之水是大地供养出来的。搒一叶扁舟进去,撵着水中的“白云苍狗”,跟随季节款款而行,红海滩会向你展现一身“锦绣”。色彩迷人地变幻着,从初生的绿到淡红、浅红,再到粉红、大红,最后变成截然不同的紫色。

与红海滩相伴的,是广袤的芦苇荡,如果把红海滩比作妹妹,芦苇荡就是她痴情的哥哥。相传老早以前,在辽东湾的龙宫里,住着老龙王和他的女儿红袖。就一个女儿,老龙王百般宠爱,不让离开龙宫半步。

红袖十六岁的时候,老龙王赴天庭议事,丢下女儿一人在宫中。红袖正待得寂寞,盼望父王早日归来时,从辽河口传来一阵阵笛声,她便悄悄离开宫中,到水上看个究竟,看见一个帅哥正坐在滩头吹笛。帅哥名叫芦生,从小失去爹娘,独自一人度日,清晨出海打鱼,傍晚归来吹笛。折一管芦苇,对着夕阳倾诉。

红袖被吸引了,于是每晚溜出宫,躲到芦苇荡中,偷听芦生吹笛。那如泣如诉的笛声,让她有天终于无法自已,便化作红衣少女来到芦生身边。两人一见钟情以身相许,为装点芦生吹笛的滩头,红袖就把龙宫的珊瑚草拿来种上。

老龙王从天上回来,发现女儿竟跟一个穷小子跑了。顿时龙颜大怒,趁芦生出海打鱼之际,掀起滔天巨浪,将芦生葬身大海,然后把女儿带回龙宫。红袖得知是父王害死了芦生,就夜夜到种满珊瑚草的滩头哭泣,最后哭得双眸生血,如流干了的滔滔泪水,把原本翠绿的珊瑚草染红。

据说直到今天,半月在云中徘徊的晚上,仍能听到红袖的哭声。听到她缥缈的哭声时,芦苇荡就会风起云涌,像大海波涛起伏,从天边涌来,又向天边涌去。

看着那绿浪,听着那掀起的喧哗,大块大块的,从地上抛向天空,又从天空落到地下。在传说的无边凄美中,你会像风卷走的一枚苇叶,不着边际地想起洛尔迦的诗:

绿啊,我多么爱你这绿色。

绿的风,绿的树枝。

船在海上,

马在山中。

盘锦的“红滩绿苇”,已成为众鸟的乐园,每年呼朋引伴,于此欢聚的鸟类多达260余种,数十万只。有不少是珍禽,对环境非常挑剔,非锦绣之地不睬,比如“湿地仙子”丹顶鹤,比如“红海滩绅士”黑嘴鸥。每年光顾这里的丹顶鹤近600只,黑嘴鸥有11000只,占世界黑嘴鸥总数(20000只)的1/2多。

丹顶鹤在叫:ko-ko-ko。

黑嘴鸥在叫:eek-eek。

那天,在它们的呼唤声里,在我匆匆道别的回首中,盘锦“花团锦簇”的盛秋,正挥手致意地赶来:“火红的碱蓬草,金黄的水稻,绿色的芦苇,蓝色的大海,黑色的滩涂,构成一幅五彩斑斓的油画。”

【作者简介:黄风,山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山西作家协会散文专业委员会主任,《黄河》杂志主编。主要作品有中篇小说集《毕业歌》,散文集《走向天堂的父亲》,长篇纪实《静乐阳光》《黄河岸边的歌王》《滇缅之列》《大湄公河》等。作品多次被转(选)载,其中《黄河岸边的歌王》入选《中国新世纪写实文学经典》(2000~2014珍藏版),《大湄公河》被加拿大《渥京周末》、美国《华夏时报》、日本《中日新报》连载。曾获《中国作家》鄂尔多斯文学奖、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奖、第16届华北十五省市文艺图书一等奖、山西出版奖、山西省“五个一工程”奖、赵树理文学奖等奖项。 】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进入9月,新疆伊犁河谷的牧民开启秋季转场,将牛羊从夏牧场转移到秋牧场。途中,可以看见给牛羊供应草料的汽车、拖拉机、马车,还有大片大片的牛羊,它们或在牧道,或在谷底,或在山丘,...

一切妙音皆来自心灵深处。 北方的天空飘着南方的雨,淅淅沥沥,我想起了老家的竹林。 老屋后有一片老竹林。我喜欢微风穿过竹林的声音,沙沙沙沙,轻轻的、柔柔的、缓缓的,像是母亲轻轻...

到固原。河谷山野的远处,一道道丘峁随势横列,低昂烟云中。漫远的秦长城向东折去。秦人夯筑长城,宋人开浚边壕,皆沿这一线。 晋崔豹《古今注·都邑》:“秦筑长城,土色皆紫,汉塞亦然...

“走,喝羊汤去。”在我的山东老家,这是亲戚、朋友之间相互邀约一起吃便饭的口头禅。 有人专门做过考证,在鲁南地区,有文字记载的煮羊肉汤的历史超过二百年。在济宁、菏泽、枣庄、临沂...

对一个久居城市的居民来说,纯粹的黑夜是罕见的。 在上海市区,我从未肉眼见过“漫天星光”。事实上,在这个人造的琉璃球里,自140年前的夏日上海街头第一次亮起弧光灯后,便日夜通电。由...

王铁匠和叉 一 北中原生活区域内,负责“铁部”的有两个铁匠:孙铁匠孙炳臣,王铁匠王打铁。 孙铁匠一辈子只铸造鏊子,有专业精神,以不变应万变,一辈子起于鏊子落于鏊子,要不是节外生...

河东,黄河之东的缩称。 黄河天水,乳汁中国。《尚书·禹贡》最早文字记载黄河:“导河积石,至于龙门。”“积石”为黄河古源,黄河之源亦称“玛曲”,藏语之意就是“黄河”。黄河飞流巨...

家门前的那条水泥路,向西一千米就是金汇港。每晚六点左右,村里同姓爷叔背着手,弓着背,悠悠地往西边走去。我说爷叔看河去?爷叔抬眼笑笑,是的,看看金汇港,看看河里的水。身后两三...

灼热如火的语言,精妙的人物细节,再加上内蒙古草原上如诗如画的环境,或感怀抒情,铿锵畅达,坦荡爽气;或表述人生荣枯,世事纷杂,清明如水,意韵悠长…… 艾青先生生前曾称阿古拉泰是...

父亲在我的记忆里,这是第一次不讲信用。 走的时候说得好好的,下午就回来,再回到县城我这里。以后父亲他要是再想回村里,我答应他十天半月就可以回去一次。这个协议父亲是满口应承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