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逢皓月当空,尤其是拜祭月亮的中秋节来临,我总是想,应该设一个太阳节,否则愧对太阳。

后来得知,还真有个太阳节,并且在日照延续了几千年。每年农历六月十九,涛雒镇上元村的民众,拂晓前纷纷登上附近的天台山,面朝大海摆放好“三牲”“五谷”“百果”等祭品,跪地迎接日出。当太阳喷薄而出,海面洒满灿灿金光,叩拜迎日的众生便会欢跃舞蹈,唱起颂歌:“太阳一出红彤彤,照得天地喜盈盈。敬祀百果和三牲,五谷岁岁好收成……”

日照在黄海边,古人把渤海、黄海统称为东海,这是一片辽阔的海域。日照曾名旸谷。《尚书·尧典》记载:“分命羲仲,宅嵎夷,曰旸谷。”旸谷,古代也称嵎夷,属于东夷范畴、胶东地带。“乃命羲、和,钦若昊天,历象日月星辰,敬授民时。”羲仲是帝尧身边的要员,住在尧都平阳,即今日的临汾。他不远千里去旸谷观测天象,制定历法,进而传播给各个部族,指导农业耕种。据记载,宋元祐二年旸谷改称日照,取“日出初光先照”之意。可见,日照是观测太阳的最佳之地。“寅宾出日,平秩东作。日中,星鸟,以殷仲春。”可以想象,每当朝霞辉映东方,羲仲即双膝下跪,恭恭敬敬迎接太阳冉冉升起,并记下这个辉煌时刻。夕阳西下,当朱雀七宿出现在头顶正南方,这一天昼夜长短恰好相等。一次、两次、数次轮回重复,羲仲终于悟出,这是仲春,即后人所说的春分。这时气候温和,不再忽冷忽热,鸟兽开始交欢育雏,这不正是下种的最佳时节吗?那就告知众人,尽快去原野上耜田撂籽。这就是“敬授民时”的初始!红日,照亮了先民生存的天地,也照亮了先民心灵的苍穹。

为了制定历法和节气,羲仲受命奔赴海滨,他在日照观测太阳时,羲叔、和仲与和叔,分别在交趾、昧谷与幽都担当同样的使命。他们辛劳数载,带回了观测成果,据此,帝尧总结出天道法则,即中国古老的历法和古朴的节气。直到如今,历法和节气仍然是不少地方播种与收获的指南。“惊蛰不耕田,不过三五天”,是春耕的时间;“白露种高山,寒露种平川”,是小麦下种的日子。在日照,也有类似的农谚:“惊蛰春雷响,万物开始长”,马上可以耕田播种;“春分麦起身,一刻值千金”,急需施肥助长。

这就是祖辈遵行的农耕法则,而这个法则曾经是隐藏在太阳里的密码。解开这个密码后,用天道指导众生耕种田地,实现了由狩猎取食到农耕文明的跨越,而农耕文明的新业态催生出了最早的国家雏形。

数千年后,气象学家竺可桢先生回望解开太阳密码的那次跨越,在《天道与人文》一书中欣然写下:“四季之递嬗,中国知之极早,二至、二分,已见于《尚书·尧典》,即今日之春分、秋分、夏至、冬至。”毫无疑问,那时中华先祖领跑在人类文明的最前端。

地处山西临汾的陶寺遗址,发掘出了帝尧时期判断节气的观象台。而早在1934年,考古专家即在日照发现了属于龙山文化时期的尧王城遗址,面积达52万平方米。有房屋建筑,有黑陶灰陶,有石器玉器,还有10粒炭化水稻。这古老的水稻让人看到了太阳的光芒,中华文明的光芒,它们照亮了遥远的时空。

日照是一座太阳城,日照儿女祖祖辈辈给太阳过节,礼敬太阳,礼敬从太阳上放射出的人文光华。太阳文化千载传承,于今为盛,太阳节正在成为一个誉满华夏的文化旅游品牌,它将让更多中外游客一同感受悠久深远的中华文明。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禾木河与喀纳斯河交汇的盆地里,马儿们在茂盛的草丛里吃得酣畅淋漓。可是,有十几匹不肯合群的马儿跑远了,已经瞧不见它们的身影。于是,牧马少年伊斯哈格决定骑马去找回它们。 伊斯哈...

我与甘肃环县深深结缘,主要是因为我曾在那里上学读书,前后有四年多的时间。那是我的一段幸福时光,虽然不算长,但对我影响至深。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离开陇东庆阳农村,来到北部的环...

两只蜜蜂立在白荷的花心,一只伏在嫩黄的莲蓬上,一只倒挂在细细的花蕊上,全然不顾镜头一再靠近,拍下它们的薄翅。另一只蜜蜂被镜头捕捉到飞离花蕊的一瞬,细细的腿上带着小小一朵金黄...

在老一辈东北人心中,家里过日子有两样东西少不了,一个是压缸石,另一个是酸菜。东北酸菜一度只为当地人所熟知、享用,近些年随着影视作品和网络文化,才逐渐流行于大江南北,成为东北...

作家,里程文学院执行院长。著有《想往火里跳》《崭新》《水下》《我快要碎掉了》等。 只是男人和女人 文/走走 所有发生过的,都是永恒。 ——题记 从哪里开始呢那个下午。从他的视角讲述...

钱红莉,安徽枞阳人,出版有散文随笔《低眉》《风吹浮世》《诗经别意》《读画记》《万物美好,我在其中》《植物记》《四季书》《一人食一粟米》《我买菜去了》《等信来》《以爱之名》《...

夏天,中国水稻研究所的钱前副所长,带着几位科学家来到我们的水稻田。在稻友葱花的牵线搭桥下,中国水稻研究所与我们一个小小的五联村,结成了对子。 钱老师自己也是一位水稻科学家。前...

大约十年前吧,王干要在《北京晚报》开美食专栏,找了几个熟人在饭馆小聚,也算是搞个小小的启动仪式。到如今,那家饭店早已改换门庭,王干先生的美食文章却越写越多,还编成了本集子。...

家乡的友人,介绍一位喜好写作的同事与我相识,我们互加了微信。他发来了一张照片,是我当年在他所居住的吴桥县城新华书店买的一本书的封面,我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到这本书。那是四十年前...

淡巴菰, 本名李冰,古典文学硕士。中国作协会员。曾为媒体人、前驻美外交官,现供职于中国艺术研究院。出版有小说《写给玄奘的情书》、“洛杉矶三部曲”(《我在洛杉矶遇见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