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听一个有想法的设计师聊房屋装修,他之前经手的大都是大窗、大门,天生丽质的房子,每次装修顺风顺水,感觉在锦上添花,留下的厚厚一摞波澜不惊的美屋照片,时间久了,渐渐习以为常。

唯有一次,他接手了一套暗房,因情形糟糕,各种周折,至今难忘。

房子近200平方米,大宅,也是老人遗留下来的旧宅。设计师第一次进去时,满屋堆满杂物和废品,光线昏沉,浑浑噩噩,阴潮中混杂着霉味,仿佛走进古墓。

这暗潮的、不受待见的怪屋,激发了他的斗志,他做了好多预想,小心搬开杂物,丢弃废品,几番查找,确定房子并非先天不足,症结是内部构造不合理,还有多年来增加的阻隔过多,露台隐性渗水了不知多少年,地坪下几乎被泡成了泥水塘。

他大刀阔斧,留下承重墙,将其余乱七八糟的隔断一一敲掉,让亮光透了进来,暗房子一点一点明媚、好看起来。设计师不肯停歇,要令房子格外透亮。一点一滴推进,渐渐地,全屋的条线越来越流畅,变戏法似的,成为了一所敞亮的,仿佛在呼吸的房子。

执着的设计师逆袭一回,让蒙尘这么多年,憋屈于人为枷锁的房子阳光普照,豁然开朗,如同新生一般。

除风尘,返璞归真,还原真貌,这是人心所向,也让人心旷神怡,这个设计师仿佛是决战桎梏,摒弃黑暗的追光人。

最佩服骑马渡船,乘风破浪,成就一件件美事的人,追光是极美好的寓意,令我的脑海里跳出“读书和追光”这些字样。

人心有向善向美,努力追光的内在呼唤,读书就是一个追光的旅程。生命的旅程只有一次,谁不向往自己的旅程敞亮、有光、幸福自在?可局限无处不在,不仅有每个时代的局限,人类社会发展的局限,人性的局限,作为个人更难免认知的局限,各种偏见、谬误、受蒙蔽。成长不容易,人们往往会像孙悟空陪唐僧似的,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才取到真经。

功德圆满的人,还有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人性中有高尚,有卑微,某些时段也有危机,生出灰暗和犹疑、心结,往往还要历经各种消磨,心仿佛一点一点被人为阻隔的房子,需要依靠社会约束、道德约束、教育系统的洗涤,自身的觉醒、提升,拆旧、拓宽、维新。

社会教育,学校教育如此重要,还有自我教育,而提升自我,升华智慧的最好的办法是读书。

读书激发人去想,去悟,勉励人打破局限和阻隔,让内心敞亮而充满正能量。保持能够“想”,能静心,能“悟”,是巨大的精神财富。好的、高级的文学书,好的儿童文学,都有哲学思考,仿佛具象化的哲学书,是人生旅途中最好的精神导师、友好伴侣。

我童年时有个忘年交,是年长我约四十岁的阿婆。她说话得体,眼神清亮,在周围的阿婆中是一股清流,她很器重爱书如命的我。

阿婆本身特别喜欢看书,在闹书荒的那些年,每次她借到书,迅速地看了,还会偷偷地塞给我,给我一天或半天时间,等我看好再匆匆去归还。有时我从爸妈在开明书店工作的同学家借到藏书,也会悄悄匀给她看。

我们之间不间断的书籍交换,仿佛一只只彩色的漂流瓶,温暖我的童年,给予我永久爱书的信念,和我尔后成为作家也有莫大的关联。我特别感激阿婆的童心,她从不介意自己跟一个小孩子看同样的书。

有一年我过生日,阿婆送了我三条人生锦囊,说是她从书海里总结出来的,能做到的话,一生有好命,人生路程少是非,受尊重。这三条锦囊,第一条是做事要认真,第二条做人要随和,第三条交友要谨慎。

处在儿童时代的我,对她所说的前两条很是信服,牢记心间,对于第三条却存疑,那个年龄感觉朋友多才光彩。多年后,我在书中看到一条经典的谚语,说朋友是另外一个自己,已忘却的第三条锦囊忽而漫上心头,抹不掉了。

阿婆不是高学历,文化也不算高,但长期读书的她超级静心,通过文字,找到文字底下的东西,努力去悟大千世界。在我心目中,她不是一个普通读者,转化为高明的读者,我想这得益于她在读书中对生活阅历进行了提炼,荏苒岁月中所积攒的对人的认识。优美的认知结晶和书产生了共鸣,她和彼时年少的我,自然悬殊。

我敬佩阿婆无功利地爱书,我想她也许出于兴趣,或想独善其身,爱惜自己的羽毛,或者因了一个求美的信念。作为一个爱书,爱清雅的人,她果然有淡定的气质,翩翩风度,通透的眼光,还有闪耀诗意的包容的心。

这些让我觉得美,也让我相信追光是人性的普遍需要,也是促使人类进步的最妙的阶梯。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禾木河与喀纳斯河交汇的盆地里,马儿们在茂盛的草丛里吃得酣畅淋漓。可是,有十几匹不肯合群的马儿跑远了,已经瞧不见它们的身影。于是,牧马少年伊斯哈格决定骑马去找回它们。 伊斯哈...

我与甘肃环县深深结缘,主要是因为我曾在那里上学读书,前后有四年多的时间。那是我的一段幸福时光,虽然不算长,但对我影响至深。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离开陇东庆阳农村,来到北部的环...

两只蜜蜂立在白荷的花心,一只伏在嫩黄的莲蓬上,一只倒挂在细细的花蕊上,全然不顾镜头一再靠近,拍下它们的薄翅。另一只蜜蜂被镜头捕捉到飞离花蕊的一瞬,细细的腿上带着小小一朵金黄...

在老一辈东北人心中,家里过日子有两样东西少不了,一个是压缸石,另一个是酸菜。东北酸菜一度只为当地人所熟知、享用,近些年随着影视作品和网络文化,才逐渐流行于大江南北,成为东北...

作家,里程文学院执行院长。著有《想往火里跳》《崭新》《水下》《我快要碎掉了》等。 只是男人和女人 文/走走 所有发生过的,都是永恒。 ——题记 从哪里开始呢那个下午。从他的视角讲述...

钱红莉,安徽枞阳人,出版有散文随笔《低眉》《风吹浮世》《诗经别意》《读画记》《万物美好,我在其中》《植物记》《四季书》《一人食一粟米》《我买菜去了》《等信来》《以爱之名》《...

夏天,中国水稻研究所的钱前副所长,带着几位科学家来到我们的水稻田。在稻友葱花的牵线搭桥下,中国水稻研究所与我们一个小小的五联村,结成了对子。 钱老师自己也是一位水稻科学家。前...

大约十年前吧,王干要在《北京晚报》开美食专栏,找了几个熟人在饭馆小聚,也算是搞个小小的启动仪式。到如今,那家饭店早已改换门庭,王干先生的美食文章却越写越多,还编成了本集子。...

家乡的友人,介绍一位喜好写作的同事与我相识,我们互加了微信。他发来了一张照片,是我当年在他所居住的吴桥县城新华书店买的一本书的封面,我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到这本书。那是四十年前...

淡巴菰, 本名李冰,古典文学硕士。中国作协会员。曾为媒体人、前驻美外交官,现供职于中国艺术研究院。出版有小说《写给玄奘的情书》、“洛杉矶三部曲”(《我在洛杉矶遇见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