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溪村的百亩荷塘,是游客云集的网红打卡地。荷塘中央有两处最为醒目:一处是篆刻“山乡巨变,山河锦绣”八个大字的浅黄色巨石,巍然耸立,醒目而亲切;另一处,是一栋漂亮的农家别墅,两层楼宽阔的前庭间,常常车流涌动、人流如织。仔细一看,大门顶上镶嵌着四个大字:“立波书屋”。其实,这只是清溪村10个农家书屋中的一个。柳青、王蒙、阿来、迟子建和人民文学出版社等书屋在村里连成一片,与周立波故居一起,汇成“中国文学之乡”,已成为全国文学界的网红打卡地。

卜雪斌,人称斌哥,“立波书屋”的主人。8月18日我来看他时,他的妻子正忙着接待看书的游客,他跟我攀谈起来:“往年,如此高温季节,我的擂茶馆根本没客人。有了书屋,人们愿意在游玩中进来纳凉和看书。立波书屋从8月1日正式开放,17天间,天天有人来,周末更是忙得手脚不赢。”他把手机伸过来:看,昨天17号接待40多人的游客团队,卖擂茶393元,还卖了40多本书。

“去年这时候,我还在外地打工。现在书屋落户我家里,结束了我的三苦:在外漂泊的流浪之苦;家里老婆孩子留守之苦;全家生活的担忧之苦。利用这次文学振兴乡村的机会,我们对小康生活的需求逐步转化成对精神文化的追求。慢慢再把自己家里的民宿开起来,做网上直播,售卖与咱们益阳文化产业相关的书籍和名家大咖的精品力作。”

风过荷田,荷花朵朵飘香,香不过联排书屋散发出的浓浓书香;人游清溪,绿叶红花正艳,艳不过田园秀色里民众的张张笑脸。

三代书香梦

“我家祖祖辈辈都生活在清溪村。《山乡巨变》的书里,有个‘亭面糊’,青布棉袄上补疤驮补疤,说的就是我爷爷的当年。那时候日子苦,经常四季饿肚子。” 斌哥侃侃而谈,从他的家史说起。

改革开放前,全家7口人5亩多责任田,还是穷,就到处想办法。可接连两次劫难又全部亏空,还欠了一堆债。第一次是上世纪90年代末,他带着挖金小队伍,只顾着赚钱,没有安全意识。两次矿难,赔得倾家荡产。后来外出打工,去了辽宁丹东,到了东南亚……“第二次劫难是在印度尼西亚,我被毒蚊虫叮咬,满腿长水泡,高烧半个月不退,差点送了命。再回来,几年打工赚的血汗钱全部丢给了去广州、香港的治疗……”

家里老的老、小的小,转了一大圈,斌哥哪头都没顾上。亲人们也不准他再出门打工。可不打工,家里就缺钱。“儿子考上大学,我只能又外出,去青海打工,兼两份工作,穿越了可可西里,去了格尔木……2018年,听说家乡要大变。我回来一看,政府的提质改造力度大、真到位,这是要文旅兴村了。我赶紧把几年打工赚的钱修了两层楼,在家开了擂茶馆,比出去打工强多了。”

“2021年3月的一天,一辆观光车停在我家门口,市委宣传部李部长下车就问:‘在你家建农家书屋,你愿意吗?’不用想,我脱口而出:‘愿意愿意,我家三代人的书香梦哟,说来话长哟……’”

他介绍到,周立波回乡的1956年前后,身为“贫雇组长”的父亲与周立波一起开过会,建社积极分子的母亲也跟大作家握过手。父亲说,周立波刚来时,只知道他是大官、大作家。母亲说,周立波好随和、没架子,见到谁都打招呼。大作家不太讲究,粗茶淡饭到哪家能吃就吃,也不注意形象,有时候不刮胡子就上工,却对所有农活感兴趣,她记得周立波第一次捆柴捆不紧、扎不牢,就是霸蛮还在学……

2021年3月,母亲周兰先88岁了,装修队进家门,斌哥跟老妈说:我们要建书屋,建立波书屋。老人笑了,连说:“好好,你爸爸当年看到周立波就想,我家子孙也能有点大学问就好。他一世发狠做,就想子女多读书。只是哦,家里穷做不到哇……”

“到了我这一辈,读了些书但整个都穷,能有什么造化?只能周末或农闲带他们到书店和图书馆看书,指望两个孩子能成才。书香滋润心灵,知识改变命运。我们现在已经做到了衣食无忧,我总给两个孩子讲,三代人的梦想在今天实现了,我们建书香之家,依托文化长久致富,更要服务社会……”斌哥掏心窝子对我说。

顾客盈满门

“这十多年,清溪村一年一个样。高铁站修到了家门口,柏油路通到了农家院,砖瓦房变成了小洋楼。”说这话时,斌哥带我们站在了家门口一望无际的荷塘边。“一年四季,水是绿的,山是青的,天是蓝的,云是雪白的。种田机械化,生活智能化,村里建起了清溪剧院、百亩梨园、连环画长廊、清溪里民宿,这些都成了时髦的网红打卡点。如今的清溪村就像一个大花园,门前屋后,一年四季都是花,到处喷香的,空气沁甜的,晚上的路都是通亮的。立波先生当年想‘亲手把家乡打扮成一座美丽的花园’,现在全都变成现实了!”

村里环境好了,来旅游的人就多。在中国作协打造“中国文学之乡”的活动后,清溪村的人气更旺了,看书的、恰茶的、拍照的、散步的人越来越多。

8月5日,市民陈胜辉带着一儿一女来书屋看书。一家人沉浸式看了许久,再买新书、喝擂茶、吃小吃,心满意足地走了。过两天,被他介绍的当老师的邻居,又带着一个班48名学生来了,买《山乡巨变》的连环画,斌哥顺便给他们讲起两本书:《山乡巨变》时代是自己父母一代经历的故事,《新山乡巨变》写的智慧农村,里面的人物特别真实,都是身边奋斗人的故事……那天,同学们提出要多进一些儿童文学书。他表示,会很快改进,甚至可以请儿童文学作家来为孩子们做文学公益志愿服务。

“8月9日,来了12位特殊客人,他们是市税务局的一个党小组,来这里学习交流。他们人均一本书,联系自己的工作谈新山乡巨变。最后,留下一个请求,希望下次来能在新书上盖上‘立波书屋’的书章。我满口答应的同时,又想到马上将屋后民宿腾一间大房间当会议室,供单位的小型会议用。”

“后来,连重庆、广东等外省市的游客都来了。每来一个人,我都给他们讲周立波的故事。传承立波精神,这也是我的责任。前不久,我家的民宿也开张了,周边城市的游客慕名而来,体验地地道道的乡村生活,这生意好得让我做梦都想不到。”

花香伴书香

“真正赶上了好时候啊!”斌哥发自内心地感慨。在清溪村,人人都可以在家门口就业,建在村里的国联(益阳)食品有限公司拥有6条小龙虾生产线,可解决2000多人就业;腾出手的村民,就做文旅、卖土特产。“农旅融合”精准造血,清溪村与周边村一起,年接待游客达70万人次以上,旅游综合收入超2亿元。人均可支配收入达4.2万余元。

智能化时代的到来,又给当地经济插上了腾飞的翅膀。如今的益阳,“智能机换人、大专家种地”。大数据穿针引线,三大平台“农村电子政务”“农村电子商务”和“智慧农业云平台”铺好了天上地下的巨网。云平台、大数据、物联网魔幻般打造新农村,形成村民生产、生活智能化全新体系。原来寂寞的土地,成了人们争相游览的地方。中国作协“新时代山乡巨变创作计划”“新时代文学攀登计划”在清溪村启动,是新一轮的文化激活,新一轮的文旅大发展。作家们来到清溪村,以文学助力乡村振兴,用斌哥的话说,“清溪村的天啊,一下亮了。我建书屋,观念也转变了,更讲究知识积累和文化传承。”

新山乡巨变,文化是核心动能;家风改变了,以前的老观念旧思想,被冲刷得一干二净;文化让子孙后代视野更开阔,这里的书香气息更浓了。

“周立波《山乡巨变》留下来的精神遗产,我们传承着,正努力续写自己的新山乡巨变。党和政府始终关心我们农民。书屋是政府装修好、还发工资请我们农民经营。我知道,用文化提升、引人流帮扶,书屋才有好生意,农民才有好光景。”斌哥说。

乡村振兴既要塑形,也要铸魂。走清溪、看振兴,让农村有乡愁,让农业有奔头,让农民尝甜头,清溪村乡村振兴的民生答卷都写在田间地头。被斌哥感染,我似乎也看见了一支饱蘸墨水的妙笔,在这片古老而又年轻的土地上正徐徐绘就一幅“生态美、文化兴、产业强、百姓富”的壮丽画卷。

“滴滴——”一阵汽车喇叭声,我往外一看,一连四台车停在前坪,斌哥顾不上我了,直接跑出去迎客。看着兴奋的一家人忙里忙外,我走出来,看百亩花海,绿色原生态,花香伴书香。再细看,小蜜蜂正在花间叶处飞舞采蜜。它们聚天地之灵气、集万物之精华,多像游客、村民正忙碌又开心地嗅着卷卷书香……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进入9月,新疆伊犁河谷的牧民开启秋季转场,将牛羊从夏牧场转移到秋牧场。途中,可以看见给牛羊供应草料的汽车、拖拉机、马车,还有大片大片的牛羊,它们或在牧道,或在谷底,或在山丘,...

一切妙音皆来自心灵深处。 北方的天空飘着南方的雨,淅淅沥沥,我想起了老家的竹林。 老屋后有一片老竹林。我喜欢微风穿过竹林的声音,沙沙沙沙,轻轻的、柔柔的、缓缓的,像是母亲轻轻...

到固原。河谷山野的远处,一道道丘峁随势横列,低昂烟云中。漫远的秦长城向东折去。秦人夯筑长城,宋人开浚边壕,皆沿这一线。 晋崔豹《古今注·都邑》:“秦筑长城,土色皆紫,汉塞亦然...

“走,喝羊汤去。”在我的山东老家,这是亲戚、朋友之间相互邀约一起吃便饭的口头禅。 有人专门做过考证,在鲁南地区,有文字记载的煮羊肉汤的历史超过二百年。在济宁、菏泽、枣庄、临沂...

对一个久居城市的居民来说,纯粹的黑夜是罕见的。 在上海市区,我从未肉眼见过“漫天星光”。事实上,在这个人造的琉璃球里,自140年前的夏日上海街头第一次亮起弧光灯后,便日夜通电。由...

王铁匠和叉 一 北中原生活区域内,负责“铁部”的有两个铁匠:孙铁匠孙炳臣,王铁匠王打铁。 孙铁匠一辈子只铸造鏊子,有专业精神,以不变应万变,一辈子起于鏊子落于鏊子,要不是节外生...

河东,黄河之东的缩称。 黄河天水,乳汁中国。《尚书·禹贡》最早文字记载黄河:“导河积石,至于龙门。”“积石”为黄河古源,黄河之源亦称“玛曲”,藏语之意就是“黄河”。黄河飞流巨...

家门前的那条水泥路,向西一千米就是金汇港。每晚六点左右,村里同姓爷叔背着手,弓着背,悠悠地往西边走去。我说爷叔看河去?爷叔抬眼笑笑,是的,看看金汇港,看看河里的水。身后两三...

灼热如火的语言,精妙的人物细节,再加上内蒙古草原上如诗如画的环境,或感怀抒情,铿锵畅达,坦荡爽气;或表述人生荣枯,世事纷杂,清明如水,意韵悠长…… 艾青先生生前曾称阿古拉泰是...

父亲在我的记忆里,这是第一次不讲信用。 走的时候说得好好的,下午就回来,再回到县城我这里。以后父亲他要是再想回村里,我答应他十天半月就可以回去一次。这个协议父亲是满口应承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