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秋风,我从小就很是敏感。敏感于它的浩荡、悲壮、无私情态。每当第一波秋风吹向大地,我便会感受到它的来临,无论醒着,还是睡着。那是一种慈爱的抚摸,犹如生母第一次的抚摸。这种感觉,往往使我迅即回到婴儿状态。我写过一篇散文《秋声起处是故乡》得到了众多读者的肯定与好评,全国几十座大中学校,作为试题或范文。它的创作灵感,便是来自秋风。秋风与我,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亲近感。

今年入秋,当第一波秋风吹来,给我的感受尤其深刻。它不仅依时而至,而且柔美又清凉。它是吹过山野,吹过燕山南麓这古老京城,吹过我散乱的白发,才吹到我久违而渴求的内心的。它的来临,不仅让我感慨,更让我双目湿润。也许有人问,至于吗?至于。因为我是一位白发之人,与心爱之物,在特殊环境下重逢,当然情不自禁。何况,我与它是见一次少一次的。于是,隔空对杯,默默相视,却无言以对。这一年的酷夏,太过热情,而又久长。那种被上蒸下煮的感受,让人发怵,也让人胆战。在这样的时候,对于凉爽秋风的期待和渴求程度,可想而知。

今日清早,曙色还未展露,我便在楼下水岸独自闲步了。风微寒,衬衣加薄外套,也未觉得暖和。猛然想起,南方各地,尤其在川渝,仍有高温作祟,心便沉了一下。重庆市的北碚等地燃起山火,川渝全境动员全民灭火,英雄的云南森林消防总队千余名官兵也迅即前来助战,终于把山火扑灭了。当他们凯旋之时,北碚民众自发相送,人山人海,挥泪而别,那个感人的场面,撼动了千万国人的心。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是我们古老国度和人民大众的光荣传统。危难时刻见人心,此话不假。良知在,情怀在,国家就有希望,人民就有福祉。何谓明星?当国家和民众遭遇危难时,冲在前面,甘洒一腔热血,一身盔甲、赴汤蹈火者就是。他们是国家的卫士、栋梁。明星者,除了他们还有谁?人心,就是最高的奖牌,得人心者,得天下,谁能怀疑这话的分量?危难时刻,挺身而出,是勇者行为,绝无虚言。纸上谈兵者,读不懂它。疫情中的白衣使者,烈火中的红衣战士,都应是我们崇敬的人,不但要为他们诚心点赞,还要关心他们的生存状态。

现在,丝丝秋风,轻轻柔柔地抚摸着面颊,也吹拂着水岸金丝垂柳那长长的枝条,让人想起灵动这个词汇。动者有灵,是也。中央气象台有报:近日,川渝高温,会渐次消退。这就说明,在高朗的天空,会有秋风慈爱地吹拂。凉爽前来慰藉万物,并说,各位辛苦了。好吧,任何灾难总会过去,用不着长吁短叹,重要的倒是,我们人类该反躬自省:要善待大自然,善待我们的山山水水,这就等于善待了我们自己和子孙后代。

秋风吹拂的大地,有福了!

说到秋风,我猛然想起,李白名作《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中的两句:“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

这是我有关秋日记忆最为深刻的诗句,就像“秋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一样。没错,李白是个豪放之人。他心里藏有千山万水,天地乾坤。他的志向大如天,总给人以豪迈之情。你瞧,在他的笔下,秋雁南归,竟然有浩荡长风来相送,而且吹动千里万里。即便心有悲秋之情,也不会用悲悲切切的语言来表述,这是他的独特人格所致。天空浩阔,长风万里,雁群南飞。这是大背景下的动态描摹,雁群成为让人羡慕的物象。看到如斯场面,李白心获慰藉,让悲壮思绪,化为老酒,一杯又一杯地饮了下去。一个酣字,内涵足够丰富。

有秋风的天空,辽阔而高朗。

记得童年的秋深之日,家乡的田野显得五光十色。高粱是红彤彤的,像万千火烛在燃烧。而苞谷和谷子是金黄色的,随风摇曳时,幻为一片片的金箔。荞麦乃晚秋作物,它开白色的花,纯洁如皎美的月光,花五瓣,极美,像一枚枚仙子遗留的胸饰。家乡的秋风,是有情有意的,它一吹拂,庄稼便成熟了,饱满得让人想含进嘴里。家乡的秋风,是有节奏的,吹拂得秋庄稼,一浪推着一浪,一直推向天边。这时候,昆虫们的叫声最为响亮,似乎在与秋天作最后的告别。叫一阵儿,停一阵儿,此起彼伏,与田野波浪相呼应,形成一种交响曲,可以叫做——天籁。

而此刻,正是雁群南飞的季节。家乡内蒙古的秋日,一般都是晴晴朗朗的,天高云淡并非形容词。望断南飞雁之说,被我们一再地证明着。大雁在天空的队形,常有变化。有一字形横飞的,有箭头形直飞的。飞动中的雁群,十分守规矩,很少见散漫和掉队的情况发生。群雁的叫声,是空空的,柔柔的,有点空穴来风的意思。每当听到大雁空空的叫声,母亲总是仰首而望,并自言自语:嚯若嘿!嚯若嘿!(可怜!可怜!)为什么那么说,我从未问过,必有她的忧心之处。很多的时候,雁群飞累了,就落于家乡的湿地或草地。一般是夕阳西下时刻,安静地过夜,很少发声,第二天,黎明即起,留得几声鸣叫,便又飞远了。这样的时候,心里便产生一些淡淡的离愁,也不知为了什么!我们把大雁叫做:鸿嘠鲁。它体形硕大,飞翔时,伸着长脖,蹬着长腿,扇动硕大的双翅,借以风力而腾空飞行。家乡传有很多有关移雁的故事,歌唱移雁的歌曲,不断翻新,并且总与秋风有关。如今,我人老了,总把童年的秋风与大雁联系起来去想,这大概与长风秋雁共一天的旧时印象有关吧。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进入9月,新疆伊犁河谷的牧民开启秋季转场,将牛羊从夏牧场转移到秋牧场。途中,可以看见给牛羊供应草料的汽车、拖拉机、马车,还有大片大片的牛羊,它们或在牧道,或在谷底,或在山丘,...

一切妙音皆来自心灵深处。 北方的天空飘着南方的雨,淅淅沥沥,我想起了老家的竹林。 老屋后有一片老竹林。我喜欢微风穿过竹林的声音,沙沙沙沙,轻轻的、柔柔的、缓缓的,像是母亲轻轻...

到固原。河谷山野的远处,一道道丘峁随势横列,低昂烟云中。漫远的秦长城向东折去。秦人夯筑长城,宋人开浚边壕,皆沿这一线。 晋崔豹《古今注·都邑》:“秦筑长城,土色皆紫,汉塞亦然...

“走,喝羊汤去。”在我的山东老家,这是亲戚、朋友之间相互邀约一起吃便饭的口头禅。 有人专门做过考证,在鲁南地区,有文字记载的煮羊肉汤的历史超过二百年。在济宁、菏泽、枣庄、临沂...

对一个久居城市的居民来说,纯粹的黑夜是罕见的。 在上海市区,我从未肉眼见过“漫天星光”。事实上,在这个人造的琉璃球里,自140年前的夏日上海街头第一次亮起弧光灯后,便日夜通电。由...

王铁匠和叉 一 北中原生活区域内,负责“铁部”的有两个铁匠:孙铁匠孙炳臣,王铁匠王打铁。 孙铁匠一辈子只铸造鏊子,有专业精神,以不变应万变,一辈子起于鏊子落于鏊子,要不是节外生...

河东,黄河之东的缩称。 黄河天水,乳汁中国。《尚书·禹贡》最早文字记载黄河:“导河积石,至于龙门。”“积石”为黄河古源,黄河之源亦称“玛曲”,藏语之意就是“黄河”。黄河飞流巨...

家门前的那条水泥路,向西一千米就是金汇港。每晚六点左右,村里同姓爷叔背着手,弓着背,悠悠地往西边走去。我说爷叔看河去?爷叔抬眼笑笑,是的,看看金汇港,看看河里的水。身后两三...

灼热如火的语言,精妙的人物细节,再加上内蒙古草原上如诗如画的环境,或感怀抒情,铿锵畅达,坦荡爽气;或表述人生荣枯,世事纷杂,清明如水,意韵悠长…… 艾青先生生前曾称阿古拉泰是...

父亲在我的记忆里,这是第一次不讲信用。 走的时候说得好好的,下午就回来,再回到县城我这里。以后父亲他要是再想回村里,我答应他十天半月就可以回去一次。这个协议父亲是满口应承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