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步出中川机场,坐上接站车,我感觉自己在被什么注视着,偏过脸一看,一轮皓月正吊在车窗上方,含笑般的一张脸正向车内凝望——黄澄澄的,殷饱,透着淳厚。商务车一路向西行驶70公里到达兰州,这张橙黄的脸隔着车窗与我交逢,如久别的乡亲,让我强烈地感觉到一种异彩、异质。我便按下内心的热嘈,驰想:这里有黄土塬,有黄河,月亮会有什么不一样?

活了大半辈子,我还没有到过黄河边,没有踏上过黄土塬。几年前,车过万里黄河的最后一座桥梁——山东东营黄河公路大桥时,我仅仅从车窗里看到黄河入海的背影。这一次,凌晨抵达兰州,即乘商务车直奔敦煌,3天里沿历了河西走廊后,我再次回返兰州。带着夕阳下黄土高原泛起的扑扑红晕,我心中澎湃着黄河潮,迫不及待地要夜游穿金城而过的黄河,期待着在黄河上与月亮重逢。

还记得3天前的清早,一大碗热腾腾的兰州马保子牛肉面送到我手上,从司机老武嘴里蹦出一个方言土音:咥(dié)。“咥”即很过瘾地吃,吃到极致。小面馆透出兰州人的醇俗庞风,令我饱扬。老武在大西北开了一辈子车,是甘肃的活地图。去敦煌沿途一路听他讲了一个又一个熔古铸今的地名,武威、张掖、嘉峪关、酒泉、玉门……一路豪迈。我们还在返程途中夜宿张掖时一起咥过酒。

“张掖有座木塔,离天只有一拃。”

旅途劳顿,老武用民谣为我们提神儿。夜入张掖,车从“离天只有一拃”的木塔边经过,木塔被现代大厦包围,这座建于北周,高达33米的古塔被月光折成一道剪影赠送给我们。住进酒店,老武约我到房间里咥酒聊天。没有野沙葱和灰灰菜,也没有羊血肠,只有他自带的青稞酒。一个西北人,一个东北人,咥一盅,聊一阵。甘肃面食出名,武威的“五谷杂粮面”一共7道面,吃到第三道荞麦面我已咥不动,下一顿想吃米饭了。老武说甘肃有一种米和面搅拌混合的主食叫糁饭,本地人伴着沙葱、陈醋和酸烂肉咥,就像东北人大锅炖酸菜贴饼子一样传统,几天不咥就想。但因赶路,我无暇咥一顿糁饭,有点遗憾。老武一路风趣,我一路咥笑,“咥”这个字除咬、吃、笑、打,在我们嘴里有了无限的引申义。甘肃有民歌《月亮盖着白云睡》,而“要你一两星星二两月”则是东北二人转的唱词。到了我们嘴里,便有了去黄河上咥月亮的话胚。意思是,黄河上的月亮很有咬头儿。

黄河由西向东从皋兰山北麓流入初夜的兰州城,这是望夜。等了我许久的黄河深情地将我托了起来,犹如摇篮托起一个孩子。我知道,在幅员辽阔的国土上还有许许多多的人没有到过黄河,但无一例外都是唱着黄河的歌长大的,生命中有无穷大的黄河流量。游艇载着我在霓虹闪耀的夜色中畅游,我在被亮化得五彩缤纷的黄河上空寻找着初升的月亮。

哦,看到了!初升的月亮像一个来参加节日庆典的男人,理了发,刮了脸,登上岸边的摩天大厦,挂在幽蓝的天幕上,如环球卫星在拍摄,向我展示着实时同步画面。月屏上出现一望无垠的黄土塬、黄土梁、黄土峁,这是陇中黄土高原,炎黄子孙的家园。一座座黄土塬宛如一峰峰骆驼旅憩路边,驼峰凸凸凹凹,抓举着一撮撮绿树,塬上的平地更像是一条条绸带,弯曲于沟壑之间。一个个村落叠罗汉般盖到半山坡上,房屋样式一致,单坡顶,泥围墙,墙高与屋檐持平,将小院包裹成一个个抗拒风沙的长方体。在月亮的高清地图里还有绵亘的祁连山、戈壁、沙漠、草原、绿洲……我还看见有一辆车载运辎重,砥砺前行,顿感体内气节振拔,那是成功登月的嫦娥五号,“五姑娘”的月球车兑现了二人转里“我要你一两星星二两月”的夙愿,成功“咥”回2公斤月壤。

转眼间,月亮开始航拍黄河,用光芒挽起黄河两岸一座座摩天大楼上的亮化灯,把夜航的黄河变得流光溢彩。游艇犁开墨绿色的河面,劈出一路沸滚的浪花,让200多米宽的河面上凸起一条条翻腾的白色浪脊,站在游艇上就能感觉到黄河水面下龙腾蛟舞,而水面上、月光下,黄河浪脊给我气魄,令我风发、轩昂。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进入9月,新疆伊犁河谷的牧民开启秋季转场,将牛羊从夏牧场转移到秋牧场。途中,可以看见给牛羊供应草料的汽车、拖拉机、马车,还有大片大片的牛羊,它们或在牧道,或在谷底,或在山丘,...

一切妙音皆来自心灵深处。 北方的天空飘着南方的雨,淅淅沥沥,我想起了老家的竹林。 老屋后有一片老竹林。我喜欢微风穿过竹林的声音,沙沙沙沙,轻轻的、柔柔的、缓缓的,像是母亲轻轻...

到固原。河谷山野的远处,一道道丘峁随势横列,低昂烟云中。漫远的秦长城向东折去。秦人夯筑长城,宋人开浚边壕,皆沿这一线。 晋崔豹《古今注·都邑》:“秦筑长城,土色皆紫,汉塞亦然...

“走,喝羊汤去。”在我的山东老家,这是亲戚、朋友之间相互邀约一起吃便饭的口头禅。 有人专门做过考证,在鲁南地区,有文字记载的煮羊肉汤的历史超过二百年。在济宁、菏泽、枣庄、临沂...

对一个久居城市的居民来说,纯粹的黑夜是罕见的。 在上海市区,我从未肉眼见过“漫天星光”。事实上,在这个人造的琉璃球里,自140年前的夏日上海街头第一次亮起弧光灯后,便日夜通电。由...

王铁匠和叉 一 北中原生活区域内,负责“铁部”的有两个铁匠:孙铁匠孙炳臣,王铁匠王打铁。 孙铁匠一辈子只铸造鏊子,有专业精神,以不变应万变,一辈子起于鏊子落于鏊子,要不是节外生...

河东,黄河之东的缩称。 黄河天水,乳汁中国。《尚书·禹贡》最早文字记载黄河:“导河积石,至于龙门。”“积石”为黄河古源,黄河之源亦称“玛曲”,藏语之意就是“黄河”。黄河飞流巨...

家门前的那条水泥路,向西一千米就是金汇港。每晚六点左右,村里同姓爷叔背着手,弓着背,悠悠地往西边走去。我说爷叔看河去?爷叔抬眼笑笑,是的,看看金汇港,看看河里的水。身后两三...

灼热如火的语言,精妙的人物细节,再加上内蒙古草原上如诗如画的环境,或感怀抒情,铿锵畅达,坦荡爽气;或表述人生荣枯,世事纷杂,清明如水,意韵悠长…… 艾青先生生前曾称阿古拉泰是...

父亲在我的记忆里,这是第一次不讲信用。 走的时候说得好好的,下午就回来,再回到县城我这里。以后父亲他要是再想回村里,我答应他十天半月就可以回去一次。这个协议父亲是满口应承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