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知道雪莲,是从西藏、青海和甘肃,然后到了云南,才知道这里的雪莲更美。

雪莲是美丽的,雪莲是高洁的,雪莲是软弱的,雪莲是坚强的。我被雪莲的美丽融化时,蓦然看到它的主干,充满筋骨和力度,而且根深深扎进山顶的泥土。我们看雪莲,往往被它淡紫的叶子迷惑,颈部顶端半透明淡紫色“花瓣”,透明、细腻,“花朵”飘飘欲仙。植物内在的包叶雪莲,看似平淡无奇,仿佛花蕊衬托着褐色的小花,这才是它真正的花朵。夜,流淌着溪水,溪水一滴一滴滋润着雪莲,即使天气寒冷,雪莲依然绽放。我们在这里看到,它不仅自己盛开,还以它薄如蝉翼的“翅膀”保护避寒的昆虫,昆虫无意中沾染了花粉,昆虫是幸运的,它带着花粉去造访另一株苞叶雪莲,那么昆虫就成为勇敢的使者了。静看花枯荣,淡视云卷舒。云贵高原,像它的雪莲一样,有着无穷的魅力,因为这里有精神的高地。

我们随《小说选刊》杂志社组织的云南采风团,走进西南联大旧址,这种魔力,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在高高的山巅。太阳从山巅上升起,与我们的生命一样,勇敢而浩荡。这是一种朝圣的心情,历史的面孔分别浮现,一些优秀的精英,从平凡到优秀,从优秀到卓越。理想是没有终点的,随着人的成长和不断地调整变量,一叶知秋。那是整个民族悲壮的时刻,他们以生命亲吻了大地,迎来的日出。

我们看到西南联大一间间简陋的房屋,听着西南联大的抗战救亡曲,一寸山河一寸血。五色交辉聚人杰,刚毅坚卓未央歌。八千里路云和月,南渡流难寄山河。走进教室,我们还感受到西南联大的学术风采,一张张小小的方形课桌,右边有一个小木台,就是书桌了。这样狭小的地方,却装载着超拔的理想和博大的灵魂。像一只鹰经历风雨的问候,看透世事的风景,多了汹涌飞翔的悲壮。我们问是不是雄鹰?他们比雄鹰是丝毫不差。

有时候我就想,每一个很黑的夜晚,人都入睡了,雪莲花却悄然地醒着。

很久了,我没有看到夜间里醒着的花,当我们抬头仰望天上飘来飘去的云朵,才能看见天上的雪莲,天上雪莲已入住我们的心灵。风起了,迎候一颗孤独而喜悦的心。

我们在展馆里看到了闻一多先生的照片。他不仅精于新诗创作,而且在新诗格律上的创作上取得突破性成就。当然,这都不如他那一篇最后的演讲,舍生取义的悲壮留在高山。不要害怕思考,不要拒绝演讲。

我们在昆明的剧院观看了话剧《我们的闻先生》,我感受他最后的一次讲演,这是历史上最威武、最震撼的演讲之一。这篇演讲充满着激昂热烈的情绪,自始至终洋溢着一股赤子爱国之心,顿挫起伏,激情澎湃,现在依然撞击着我们的心灵。闻一多的手势是独特的,他的眼睛就是一扇窗,即便是在黄昏,那也是永远的亮光。有爱就有梦,有梦就有理想。人渴望永恒,可是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只有闻先生的声音留在了永恒,召唤和启示,犹如预言和指引,那里闪着灵光让我们抬头仰望,高山雪莲。(历经无数次磨难,最终选择了飞翔,花朵芬芳滋养了生命,就像这雪莲,我对它曾经迷恋不已)今天,让我们重新认识西南联大,重新认识云南的雪莲。我们羡慕云南,这里获得了无数的精神资源,不屈的声音,弥漫了人民心间,在建设民族团结示范区、生态文明建设上走在了前列。

我们去了红河,红河,多么富有诗意的名字啊!那里比昆明温度高一些,在蒙自又追寻了西南联大的足迹,更加感受到了云南人民在新时代所做的贡献。我们听到了诱人的《哈尼古歌》,为之惊艳,登顶意大利米兰世博会。红河哈尼的四季调多声部民歌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温柔而淡定的平静,就像我们钟爱的雪莲一样。激动过后,就是一盏明灯,仿佛是繁华凋尽,唯剩本真。这个时候,又有英雄的灵魂闯入我们的梦想,什么声音,如此铿锵有力?那是今天云南人民奋进的脚步声。

无限敬仰的神情,如何惊呆了我们幼稚的眼睛,我们面对历史上英烈的献身,为什么不让那盏灯再亮一点?其实所有的夜晚如同白昼,我们会珍惜那一束光,深埋在心里。我们为真实信仰而快乐。

最后一站,我们到了查尼皮村,这是共产党云南省委的第一个会议召开地,同样像雪莲一样充满了圣洁之光。我在这里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说了一句话,这个小村庄,看历史上的照片,看到今天的生态文明建设、乡村振兴的成果,感觉到这就是一个山乡巨变的典型,为什么有这样的感知?这些画面是多少年来奋斗者的身影。历史与现实叠堆起来,关于乡村的认知,一个从青涩到饱满绽开的雪莲。小小的村庄有我们的梦想,被绿树和鲜花打扮起来,美化起来,使它变成一座美丽的花园。这里的巨变,还注入了新科技,数字山村,智能化新技术走进了山庄。

深入到历史深处,飘荡着馥郁的芬芳。我们想到闻一多先生,想到西南联大的志士,他们洒下的鲜血,如同播下了种子,在新时代的山巅结出奇崛美丽的硕果。

怎么能够忘记啊?云南的雪莲!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进入9月,新疆伊犁河谷的牧民开启秋季转场,将牛羊从夏牧场转移到秋牧场。途中,可以看见给牛羊供应草料的汽车、拖拉机、马车,还有大片大片的牛羊,它们或在牧道,或在谷底,或在山丘,...

一切妙音皆来自心灵深处。 北方的天空飘着南方的雨,淅淅沥沥,我想起了老家的竹林。 老屋后有一片老竹林。我喜欢微风穿过竹林的声音,沙沙沙沙,轻轻的、柔柔的、缓缓的,像是母亲轻轻...

到固原。河谷山野的远处,一道道丘峁随势横列,低昂烟云中。漫远的秦长城向东折去。秦人夯筑长城,宋人开浚边壕,皆沿这一线。 晋崔豹《古今注·都邑》:“秦筑长城,土色皆紫,汉塞亦然...

“走,喝羊汤去。”在我的山东老家,这是亲戚、朋友之间相互邀约一起吃便饭的口头禅。 有人专门做过考证,在鲁南地区,有文字记载的煮羊肉汤的历史超过二百年。在济宁、菏泽、枣庄、临沂...

对一个久居城市的居民来说,纯粹的黑夜是罕见的。 在上海市区,我从未肉眼见过“漫天星光”。事实上,在这个人造的琉璃球里,自140年前的夏日上海街头第一次亮起弧光灯后,便日夜通电。由...

王铁匠和叉 一 北中原生活区域内,负责“铁部”的有两个铁匠:孙铁匠孙炳臣,王铁匠王打铁。 孙铁匠一辈子只铸造鏊子,有专业精神,以不变应万变,一辈子起于鏊子落于鏊子,要不是节外生...

河东,黄河之东的缩称。 黄河天水,乳汁中国。《尚书·禹贡》最早文字记载黄河:“导河积石,至于龙门。”“积石”为黄河古源,黄河之源亦称“玛曲”,藏语之意就是“黄河”。黄河飞流巨...

家门前的那条水泥路,向西一千米就是金汇港。每晚六点左右,村里同姓爷叔背着手,弓着背,悠悠地往西边走去。我说爷叔看河去?爷叔抬眼笑笑,是的,看看金汇港,看看河里的水。身后两三...

灼热如火的语言,精妙的人物细节,再加上内蒙古草原上如诗如画的环境,或感怀抒情,铿锵畅达,坦荡爽气;或表述人生荣枯,世事纷杂,清明如水,意韵悠长…… 艾青先生生前曾称阿古拉泰是...

父亲在我的记忆里,这是第一次不讲信用。 走的时候说得好好的,下午就回来,再回到县城我这里。以后父亲他要是再想回村里,我答应他十天半月就可以回去一次。这个协议父亲是满口应承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