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的城与村

“城市”与“乡村”是21世纪中国最关键的两个词了,它们意味着中国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中国几千年的农耕文明塑造了辉煌的中国文化,而乡村文明则是其中最成熟的结晶。费孝通先生在《乡土中国》一书中对中国乡村文明的研究,至今成为经典,对中国文学尤其是乡土小说的创作也产生不可忽视的影响,以至于当代中国许多名扬海内外的作家,无不是靠乡土、乡情、乡愁来支撑作品的。

进入21世纪之后,乡村振兴成为中国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话题,而城市的同质化与乡村的空心化也是人们亟待解决的难题,需要新的实践和新的经验。带着这样的问题,我来到了晋江,听说这里有成熟的晋江经验。

晋江是福建泉州下面的一个县级市,虽然没有去过晋江,对晋江的印象还是有的,那些著名的体育运动品牌都出自晋江,这次去参观的安踏就是其中之一。因而在我印象中,晋江是一座非常现代的城市,体育是现代社会的一个重要特征,体育用品的大量生产和出口,说明晋江作为一个现代化的城市拥有了自己独特的地位。

在晋江短短的几天,我确实领略到这座体育城的魅力,建立在江边的气势雄伟的体育馆,随处可见的塑胶跑道,还有那些方便的全民健身器材,可以说在全国县级市首屈一指。晋江的体育场馆使用率非常高,晋江每年都要举办上百场村级篮球赛、10多场国际性或全国性的体育赛事。最牛的是,晋江成功获得第18届世界中学生运动会举办权,将成为全国首个承办大型国际综合赛事的县级城市。“将超越自我的体育精神融入每个人的生活”,这是安踏运动品牌的理念,也是晋江这座城市的精神写照。

晋江既为我们展现现代化高光的一面,又拥有深厚的历史底蕴和文化积淀,那些历史遗迹和文化遗存以及保存完好的诸多美丽村落,让我很惊讶。

在晋江博物馆里,我看到明代书法家张瑞图的展览,在惊喜地看到张瑞图的书法真迹之余,没想到他居然是晋江人,一下子让我对晋江这块土地刮目相看。张瑞图在明代的书法家里地位极高,与董其昌有“南张北董”之谓。之前只知道晋江经济发达、市场繁荣,没想到历史上还出过如此功力深厚、风格独特的大文人。

惊喜还在后面,之前知道弘一法师晚年居住在泉州,在泉州多处寺庙里也看到他的墨宝,还知道他生命的最后一站也在泉州,没想到他居然三度住锡晋江草庵。草庵之名,非常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的韵味,其环境也是地如其名。李叔同作为受过现代文明教育的中国传统文人,其价值观、艺术观对后世影响很大。

草庵是全国唯一保存完整的摩尼教遗址,坐落在竹林深处,攀阶而上,便可以看到弘一法师题写的“草庵”二字,还有那副著名的对联:“草积不除,便觉眼前生意满;庵门常掩,毋忘世上苦人多。”这悲悯的情怀和入世又出世的精神,着实是一代大师的风范。一座现代化城市中,有这么一个沉入时间深处的文化遗存,能让城市不会变得轻浮而焦躁。

城中村,是很多城市的短板,容易简单地一推了之,盖上高楼大厦就算完成老城改造。晋江也有座城中村,叫“五店市”,历史悠久,房屋破旧,起初是城市建设的一块膏药,粘在城市的中心,又不能轻易地剥离。五店市历史悠久,唐开元年间就存在。这样的文化地标当然不能轻易淹没掉。晋江人的文化情怀在五店市这个城中村的维护改造中得到了充分体现。五店市如今建成一个文化街区,老房子、老街道被完整地保护下来。如今的五店市和今天日常生活、文化生活成功地对接了,在这里不仅可以看到晋江昨天的历史烟云,还可以欣赏到活着的“记忆”。那天晚上,游人如织,我目睹了掌中木偶、南音和高甲戏,虽然都是片段,但能让你觉得这些农耕文明的种子像庄稼一样依然在发芽、开花、结果。五店市,也成为名副其实的晋江的城市会客厅。

梧林更是一个奇妙的所在,它入选了中国传统村落名录。远远看去确实是一个村落,周围还有很多庄稼地的存在,但进入村中之后发现别有洞天,村中有城。这座村庄和中国很多的乡村一样,基本以一两个大姓为主,像闽南的榕树一样,根系发达,枝叶繁茂,形成一个庞大的家族。梧林的村民几乎全是蔡姓,这里是著名的侨乡。几代人下南洋打拼,有了钱以后,回到故里盖了房子,这就形成了独特的乡村景观。周围是农田,但村子里却拥有一群西洋建筑,据说有99家之多,漫步其中,你会以为是一个都市的街头。这些建筑不仅记录了晋江华侨漂洋过海爱拼才会赢的精神,也是城市文明和乡村精神的融合。村里有一家非常洋气的咖啡馆,我在这里品尝一杯咖啡,早就忘了城市和乡村的界限,乡乎?城乎?

晋江依山傍水,背靠大山,面向海洋,传统文化和现代文明在这里交汇,现代化这头怪兽被晋江人驯服得柔顺起来,不那么张牙舞爪,而传统文明的家底子没有被扔弃,在灌注了新的气息之后,又焕发出勃勃生机,城市有了魂,乡村有了神。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不久前的一个下午,我应小顾之邀前往他的青瓷创作基地参观。小顾的创作基地在浙江上虞凤凰山考古遗址附近,那里有禁山窑址等重要考古遗存。一进创作基地,目光便被院落里摆放的青瓷作品...

从记事儿起,爷爷、大伯、二伯、三伯、五伯就常招呼一帮戏迷朋友来家唱京戏。我们这一大家子人都爱唱戏,都能演几出折子戏,虽不及专业出身,但都乐在其中。时常,业余戏迷朋友来我二伯...

那一年,高考落榜灰头土脸的我应征入伍,有幸成了时下诸多女生艳羡的女兵。 兵可不是好当的。兵的自豪是要经得起风雨吃得下苦,女兵亦然。我铆足劲,从山城阳泉来到当时北京郊区的沙子营...

离摩罗街不远,皇后大道中央戏院附近的楼梯街一带,是旧书摊云集的地方。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之交,戴望舒写过一篇《香港的旧书市》,像导游一样引着读者一家家从那些书摊看过去。他说:“...

绿光从常绿阔叶林中滑翔而下,落在临水河滩上,抖擞华美羽毛,扭转玲珑脑袋和柔软长颈,顾盼生波,人们才看清这神奇绿光化身为鸟——体型庞大,头小颈长,尾上覆羽宛如拂尘仙帚,浑身金...

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一条河流。这个比喻太通俗了,我们总是随口这样讲讲,并不能恰切地意识到其中壮阔又哀伤的行进感与终极意味。河流的最初发源,是雨水与地水的蓄积,原地打转的旋涡,所...

合欢是我国一种古老的树。它夏季开花,花期很长,花纤细似羽,绯红如云,很轻柔缠绵的感觉,远远望去,像一片薄云彩,只待微风一吹,飘飘欲仙欲飞。花的颜色是绯红,不是大红,也不是猩...

我又梦见了那条鱼。青鱼,青色的鳞甲在水中闪光,摇动的尾鳍似有一缕幽黑的光泽,那光泽来源于它身后某个幽深的洞穴。而洞穴是漂浮的,甚至只显现出一个敞开的洞口,其他,全被流动的深...

为了下一部长篇的写作,我回家乡收集素材,河南文艺出版社联系当地新华书店,请我去漯河高中为师生讲座。我问清校址,证实了这正是当年我父亲就读的那个学校。 20世纪50年代,我的父亲在...

1 插花已经被美化到一定地步,社交媒体一翻开,无论男女,无论贫富,只要是喜欢插花,立刻就能被冠以美名,主人的社会地位凭空上升,小红书上尤甚。玻璃瓶子里的绿色植物,淘宝买来的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