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知道你的名字——“当代红嫂”朱呈镕,在电视里,在报纸上,在沂蒙人的言谈话语中。

那一天我见到了你。在沂蒙,在你自筹资金兴建的“红嫂文化博物馆”里,你正在为刚刚退伍的一批沂蒙老兵讲红嫂的故事。

其实,你就是红嫂,一位坚持二十余年拥军优属、爱兵如子,被称为“兵姐姐”“兵妈妈”的沂蒙“当代红嫂”。

你喜欢红色。你说,红色象征光明,是火热,是温暖,是自己心灵的外在表白。那一天你穿的就是一件大红色上衣。穿着它,你站上天安门观礼台曾经与首都群众共庆新中国成立70周年。穿着它,你到过北疆边陲,冰天雪地中和哨所的战士们一起包饺子,过红红火火的除夕夜。也曾去新疆的阿拉山口边防,在全国四大风口之一的边防线上,你和战士们手拉着手,顶风前行,亲身体验巡逻的艰苦,飞沙走石中,你宛若一枝摇曳的红牡丹,绽放在边防战士心中。

人们说你是女强人。不!你说,那年我下岗了。我有梦想,我还年轻,该怎么办?我无助,我流泪……

你生在沂蒙,长在沂蒙,迷茫中你想起了沂蒙红嫂。对,去找她们,当面聆听她们的教诲。真是备受鼓舞和启发!是老红嫂们的高尚品质和人格为你铺垫了厚实的底气,是“沂蒙六姐妹”为你指出前路,是爱祖国爱人民的“红嫂精神”给了你力量。

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创业,艰难地创业。先是成立三轮车出租公司,特招下岗工人;继而又做冰糖葫芦,让香气飘荡在临沂大街小巷;直到以速冻饺子为主业的食品公司蒸蒸日上……从那时起,你就把公司每年利润的三分之一拿来拥军。“非典”那年,当从电视里看到进驻小汤山的解放军医疗队只能以盒饭充饥时,你心疼了,二话没说,立即开车拉上5吨速冻饺子,连夜送往那里。面对新冠肺炎疫情,你又是“逆行者”,拉上20吨水饺,送给进驻火神山、雷神山医院的解放军医疗队。临行前,家人劝说,同事阻拦:那里有危险,年逾花甲的人了,就不要亲自前往了。不!你说,我是共产党员,我不去谁去!

2003年春节,你带着水饺去临沂空军某部雷达站慰问子弟兵,并且共度春节。也就是从那一年起,你连续19个春节都是在军营里和战士们一起度过的。一路走来,你去过300多所军营慰问,做过100多场“继承和发扬红嫂精神”的报告,并且认了上千个兵儿子。

原沈阳军区某高炮团有位叫张广奇的战士,父母因病在两年内相继去世。母亲临终前,交给即将入伍的张广奇一张13万元的欠账单,叮嘱他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些钱还上。部队领导得知情况后,曾经为他捐款,为他申请特殊困难补助,但仍有大部分欠款无法解决。张广奇不辜负大家庭的厚爱,刻苦训练,多次在重大军事比武和演习中夺冠,先后被团中央和原沈阳军区评为优秀共青团员,还荣立了三等功和二等功,并且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被集团军评为十大先锋人物。

得知张广奇的事迹后,你立即联系张广奇所在部队,要认下这个兵儿子。那年中秋节,你来到了军营,在部队举行的“兵妈妈认兵儿子仪式”上,“母子”紧紧相拥。不久,你还为兵儿子还清了欠款。后来,兵儿子该休探亲假了,你就在家为他安置床铺,亲手为他做好吃的饭菜,给他家的温暖。再后来,你还为他牵线搭桥,让他与一位女会计相识、相知,喜结良缘。

“一人拥军红一点,人人拥军红一片”。你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如今,你不再把拥军仅仅看作是个人行为,而是作为一项强军铸魂的事业来做。为使拥军优属成为一种社会行动,持久地传承下去,几年前,你发起成立了“临沂市拥军优属协会”,加入协会的有献爱心送温暖的志愿者,有秉持家国情怀心灵高洁的企业家……

那天,一场生动感人的报告会在热烈的掌声中结束了。你面向听众,深鞠一躬,转身走下台。望着你离去的背影,那一抹红色仿若燃烧的火苗,又去了边防,又去了哨所,又将去照亮一个又一个战士的心灵。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不久前的一个下午,我应小顾之邀前往他的青瓷创作基地参观。小顾的创作基地在浙江上虞凤凰山考古遗址附近,那里有禁山窑址等重要考古遗存。一进创作基地,目光便被院落里摆放的青瓷作品...

从记事儿起,爷爷、大伯、二伯、三伯、五伯就常招呼一帮戏迷朋友来家唱京戏。我们这一大家子人都爱唱戏,都能演几出折子戏,虽不及专业出身,但都乐在其中。时常,业余戏迷朋友来我二伯...

那一年,高考落榜灰头土脸的我应征入伍,有幸成了时下诸多女生艳羡的女兵。 兵可不是好当的。兵的自豪是要经得起风雨吃得下苦,女兵亦然。我铆足劲,从山城阳泉来到当时北京郊区的沙子营...

离摩罗街不远,皇后大道中央戏院附近的楼梯街一带,是旧书摊云集的地方。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之交,戴望舒写过一篇《香港的旧书市》,像导游一样引着读者一家家从那些书摊看过去。他说:“...

绿光从常绿阔叶林中滑翔而下,落在临水河滩上,抖擞华美羽毛,扭转玲珑脑袋和柔软长颈,顾盼生波,人们才看清这神奇绿光化身为鸟——体型庞大,头小颈长,尾上覆羽宛如拂尘仙帚,浑身金...

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一条河流。这个比喻太通俗了,我们总是随口这样讲讲,并不能恰切地意识到其中壮阔又哀伤的行进感与终极意味。河流的最初发源,是雨水与地水的蓄积,原地打转的旋涡,所...

合欢是我国一种古老的树。它夏季开花,花期很长,花纤细似羽,绯红如云,很轻柔缠绵的感觉,远远望去,像一片薄云彩,只待微风一吹,飘飘欲仙欲飞。花的颜色是绯红,不是大红,也不是猩...

我又梦见了那条鱼。青鱼,青色的鳞甲在水中闪光,摇动的尾鳍似有一缕幽黑的光泽,那光泽来源于它身后某个幽深的洞穴。而洞穴是漂浮的,甚至只显现出一个敞开的洞口,其他,全被流动的深...

为了下一部长篇的写作,我回家乡收集素材,河南文艺出版社联系当地新华书店,请我去漯河高中为师生讲座。我问清校址,证实了这正是当年我父亲就读的那个学校。 20世纪50年代,我的父亲在...

1 插花已经被美化到一定地步,社交媒体一翻开,无论男女,无论贫富,只要是喜欢插花,立刻就能被冠以美名,主人的社会地位凭空上升,小红书上尤甚。玻璃瓶子里的绿色植物,淘宝买来的昆...